第二十八章 反正我死得不会比你们惨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说罢,打开大门。

几乎是光速到孩子们身边,抱起那五个孩子,将他们放到门外。那四个男人,都没看清楚她是如何出手,孩子们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内。

“砰!”的一声,夜魅将门关上。

她凝眸看向那四个男人,冷声道:“接下来的场面太血腥,我不希望他们看见。”

那四个男人,见她身手这样利落,心里已经渐渐不安起来。

看夜魅的眸光,也越发警惕。

其中一个人开口:“我……我们……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?”

夜魅闻言,冷笑出声:“我正觉得是你们的家人没教育好,才养出了你们这一群畜生。如果你们想害死自己的家人,尽管告诉我你们是谁!”

“你……”一人开口。

她话音一落,不等他说完,就飞快近身。

手起刀落,便是一阵一阵血光飞溅,四个男人的惨叫之声,不绝于耳。

她回头,扬手扯下不远处柱子上,绑着窗帘的绳子,对着他们走去……

……

短短三分钟的时间过去。

那四个男人,已经全部被她削断了手和脚,躺在地上流血、苦嚎、惨叫,并被她用是绳子捆绑在一起,动弹不得。

夜魅的面色冰冷,冷声道:“忘了告诉你们,对待畜生,我喜欢虐杀,你们很幸运,是我来到这个皇朝,第一批体验这种感觉的人!”

一个男人,面色因为疼痛而扭曲。

看着夜魅的方向,切齿开口:“你……你这个疯子,你,这个……”

夜魅冷笑,走到他身边,冷声询问:“我是疯子?你不好奇,我接下来准备再怎么对你们吗?”

那男人一听这话,顿时面色惨白。

就算已经被她削断了肢体,但人总是有求生的本能,他心中顿时生出了更多的恐惧。

看着夜魅对自己走来,他连忙忍着痛开口:“别……啊……杀我!我……我们不是罪魁祸首,罪魁祸首是……是知府的儿子,他才是,你,你去杀他吧……”

夜魅面色一沉,扫了他们一眼,随即盯着他们的眼,冷声询问:“知府的儿子?他不在你们当中?”

另外一个男人,血已经染了一身。也早已因为疼痛而面色扭曲,他哭着道:“他不在……他家里有事,完事了就先走了……我……我们,我们只是随便跟着玩玩,你放过……放过我们吧!”

夜魅没说话,盯着他们恐惧的神情,也知道他们没撒谎,那个知府的儿子,怕是真的走了。

不然按照这些人怕死的秉性,现在就已经将知府的儿子是谁,招认出来以求保命了。

她看了他们几分钟之后,忽然笑出声,冷声道:“随便玩玩?随便玩玩就要毁了几个孩子?”

“你……”那四个纨绔子弟,看着迦夜的神情,有两个因为疼痛完全说不出话,另外两个说得出话的,此刻更是面色惨如丧尸。

终于有一人,忍着痛,憋出来一句:“你想……你想杀我们?”

夜魅扫了他们一眼,冷声道:“我怎么舍得杀你们?”

她说话之间,缓步走到了边上桌案前。

桌案上面有一只燃着的蜡烛,现在虽然是白天,但这个房间的光线,并不是很好,所以点着一根蜡烛。

那四个男人看着她走过去,拿起蜡烛,他们顿生了不好的预感,神情更加恐惧。

夜魅眸中掠过一抹趣味,语气依旧冰冷而温柔,低声道:“我不仅不会杀你们,还会给你们机会逃命,你们一定要珍惜我难得的宽容!”

她拿起蜡烛,随后将屋内所有可燃的东西,全部丢在那四个男人身上。

棉被,窗帘,衣物……

做完这一切,她蹲下身,慢腾腾地点了一把火,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下,将他们身上的可燃物点燃。

火很快蔓延起来,越烧越大。

火光之下,夜魅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,扯起了一抹良善到堪称慈祥的笑,却透着嗜血的味道,如地狱里出来的鬼魅。

她冷眼看着这火,还有这一地被削断了手脚,动都动不得的人,温柔开口:“这火马上就要烧死你们了,你们赶紧逃命去吧!”

那四个男人闻言,狠狠盯着她,眸中有愤怒,有恐惧,面色也因为疼痛扭曲。

他们被削断了手脚,动都动不得,如何逃命?

“啊……救命……”

“啊!好疼,我身上着火了,啊……”

“啊,救命啊……”

他们鬼哭狼嚎。

夜魅就站在他们跟前,似乎看不见他们眸中的愤怒,也听不见他们的声音。

夜魅声线冰冷:“嗯?怎么都不逃命?活着太辛苦,还是觉得死了比较好?既然你们决意寻死,我一向成人之美,就不做干涉!好好享受这大火一点一点将你们烧尽,让火焰洗涤你们肮脏的灵魂,再见!”

她说罢,转身离开。

那四个人气得呕血,她这样虐杀他们,还说她自己成人之美!

一人撑着最后一口气,对着她的背影嘶吼:“贱人,你不得好死!”

夜魅打开房门,回头看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无所谓,反正我不会死的比你们惨。还有,你不用急,那个知府的儿子,我会很快送他去见你们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