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这对本殿下来说,太虚伪了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这话一出,门口的百姓们,顿时都听不下去了。

一个一个气得脸色通红,可却又莫敢奈何,站在门口不敢吭声,那毕竟是知府,自古民不与官斗。

夜魅听到这里,脸上冰冷的神情,倒顿时为之一敛。

为畜生生气,不是她的作风。她点点头,冷声道:“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这样吧,既然狗嘴永远吐不出象牙,那么我建议你从此不要再说话。”

她话音一落,左手一转,袖中的匕首到了掌心。

右手掐住知府夫人的喉咙,使得她在疼痛之中张开嘴,她刀锋一转,刀子插入……

“啊,啊……”知府夫人想要惨叫,却惨叫不出来。

血流了知府夫人一脸。

夜魅收回了自己手里的刀子,冷声道:“拔了你的舌头,以后不要再说些恶毒的话,伤害善良的人了。”

知府吓得脸色惨白,他甚至忍不住后退了几步。

想转身逃命。

这时候他根本顾不得自己的结发妻子,只想自己能平安无事,好好活着。

然而,才后退了两步,夜魅就扭头看向他:“怎么?不想救你夫人吗?她可是看见你被我踩在脚下,才出来挥斥方遒,发表这些足以下地狱的废言的。”

知府惨白着脸,哆嗦着道:“这……我……”

他也不想大难当头各自飞,但是他真的怕死。

门外的百姓们看着这一幕,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心里对夜魅钦佩无比,可也真的觉得这个姑娘胆子太大了,居然把知府夫人的舌头拔了……

这姑娘可是犯大罪了,可他们看见知府一家子遭报应,为什么这么开心呢?

知府夫人疼的咿咿呀呀,没了舌头也说不出完整的话,杀人般的眼神看向夜魅。

夜魅瞥了她一眼,冷声道:“如果你继续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影响我友好的心情,我就把你的眼睛也挖了。”

说着,她手中的匕首又转了转。

那知府夫人一听这话,竟白眼一翻,直接给吓得晕了过去。

夜魅嗤笑了一声,眼神都不愿意再施舍在这个女人身上。

她瞟向知府,冷声问询:“我最后问一遍,你儿子去哪里了。你应该不想因为自己不肯友好的回答我,导致你们夫妻死在这里吧?”

知府顿时一哆嗦,咬牙道:“刁妇,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?你这是杀头的死罪,你到朝廷命官的家中行凶,还敢……”

夜魅不说话,只缓步靠近他。

一直到走到距离知府一步之遥,死亡的恐惧,终于令知府崩溃,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,哭着道:“他出关了!我儿子出关了!他小姑姑四年前嫁到大漠,如今大漠与我们北辰皇朝交战,所以我们不敢与他姑姑联络,正逢他姑姑的儿子出生,所以我们派他偷偷潜伏出关,去大漠探亲了!”

他这话一出,夜魅怀疑地冷睇着他,人也已经走到他脚边。

知府见状,顿时吓得一阵尿意上涌,直接给尿了裤子,慌忙摆手道:“别……咳咳,你别杀我!我说的都是真的!”

他被夜魅踩出的内伤和断裂的骨头,此刻令他疼得话都说不顺畅。

夜魅嫌恶地看了一眼脚边漫延出来的尿水,退后一步,将其避过!冷眼看着知府:“他什么时候去的?”

那会儿那四个被自己烧死的人,也说知府的儿子有事先走了。

知府赶紧道:“两个时辰之前!”

夜魅算了算时间,自己送那几个孩子回家,约摸用了一个半时辰,知府的儿子先离开了别院,半个时辰也说得过去,时间对得上。

再看这知府都吓成这样了,应该也不可能说假话。

她继续问:“你儿子叫什么?”

“陆子锋!”知府赶紧回答。

夜魅继续问:“他姑姑是谁?”

知府也赶紧哭道:“他姑姑是大漠右翼王麾下第一大将,耶律善的妾室,因为受宠,所以两国交战,她没受到波及……”

她冷声道:“如果你的话是假的,你会知道欺骗我的下场!”

“不敢欺骗姑娘,咳……姑娘,咳咳……姑娘你就饶了我们吧!这都是那个逆子惹的祸,姑娘你要什么我们都给你,姑娘……”知府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夜魅脚扬起,将那知府一脚踢倒在地。

她面无表情地从知府的身上,踩了过去。每一步看着都不重,但步步都带来一声知府的惨叫,和骨头断裂的声音。

她冷声道:“这是给你们这些熊父母的教训,你们的儿子接下来的结局,也都是你们纵容的结果。”

她说罢,又从知府夫人的身上,踩了过去。

轻轻松松的几步路,活生生地把知府夫妇二人,踩了一个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,至于能不能治好,能不能活下来,那就要看他们的命了。

知府疼痛之间,抬眼看向夜魅:“你准备对我儿子做什么?”

夜魅头也没回,冷声道:“杀了他,不管他在哪儿!”

她话音一落,知府脸色一苦,他原本以为这女人听说儿子已经出关去了大漠,就会就此摆手,可没想到……

想着也许会因为自己交代了儿子的下落,害死自己的儿子,使他们陆家绝后,他顿时痛不欲生,悲从中来,直接晕了过去!

夜魅走到大门口,那几个带她来的小喽啰,都在哆嗦,看都不敢看她。

他们本以为夜魅也会教训他们,却没想到,夜魅直接从他们身前走过,看都没看他们一眼。

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。

就听得夜魅冰冷的声线传来:“相信你们的知府,知道是你们带我来的,会亲自收拾你们,我就不动手了。”

这下,那几个小喽啰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,哭了。

以知府和知府夫人的心狠手辣,他们还有活路吗?

……

夜魅走出知府大门,看着路边有卖马的,掏钱买下一匹,策马飞驰,直接往关外追去。

北辰邪焱在僻静处,远远看着,也示意钰纬去牵来马。

他方才跨上马背,一名武将,就带着几个士兵过来,到他跟前跪下:“四皇子殿下,我们已经与大漠对阵三日,战事不可耽搁,末将请命出兵!”

四皇子殿下闻言,睨了他一眼,慢条斯理的问询:“对阵不好吗?为何一定要出兵厮杀?你怎么就不能学学焱,对大漠之人,多一些爱与宽容?”

武将嘴角一抽,大漠的人来他们北辰皇朝烧杀抢掠,可从没宽容过!

钰纬一脸麻木,在边上提醒道:“殿下,那位姑娘如果要去耶律善那里杀人,怕是要对战千军万马,倘若我们出兵,也许会帮到那位姑娘!”

他这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闻言,优雅侧目,看向那名武将,开口道:“现在就去准备,出兵攻打大漠,本殿下将亲自领军,击杀耶律善!”

武将:“殿下,您刚才不是说,要对大漠的人多一些宽容?”

四皇子殿下闻言,慢条斯理地道:“宽容大漠之人,对本殿下来说,太虚伪了!”

众人:“……?!”

钰纬翻着白眼,小声嘀咕:“根本就是因为那位姑娘好吗……”

武将抽搐着嘴角,也不多话,赶紧道:“是!末将立即去准备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嗯……我们家四皇子殿下,在面对有关夜魅的事儿的时候,有一个外号,叫“自打脸小皇子”……笑哭……大家记得关注朕的新浪微博“大山寨帅裂苍穹帝尊”,更新时间有变动会在微博通知哦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