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焱只是欺人罢了,没有太甚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北辰邪焱,你……”耶律善手下的副将,立即跑到耶律善身边,扶起自家将军,并怒指北辰邪焱。

四皇子殿下凝眸,扫向他,神情优雅,等着他的下文。

副将看着他优雅的神情,却不知道为毛,直接就吓出了冷汗,但他强行镇定着,伸出手探了一下耶律善的鼻息,却发现已经没气了。

他顿时就怒了:“北辰邪焱,你欺人太甚!”

北辰邪焱闻言,嘴角淡扬,那是妖邪优美的弧度,扬手一挥,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抬手,内息却是重重一掌,将副将打飞!

那副将摔倒在地,呕出一口鲜血,顿时动弹不得。眸中都是愤怒,狠狠瞪着北辰邪焱,他知道这个恶魔的实力,否则绝不会两招就让耶律将军命陨,可将军对自己有大恩,他实在忍不住!

他愤怒的神情,四皇子殿下丝毫不在乎。

只见北辰邪焱慢条斯理地回眸,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武将:“去,把耶律善分尸!”

武将:“……啊?”

武将看了一眼耶律善的尸体,心里有点诧异,不明白为什么要分尸,殿下跟耶律善真的有深仇大恨吗?

耶律善的副将,顿时也气懵了,指着北辰邪焱道:“你……”

却见那恶魔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你们也听见了,他说焱欺人太甚!可焱到现在,只取了一条人命而已。焱只是“欺人”罢了,根本没有“太甚”。不过焱很善良,为了不让他担上虚假夸大的恶名,焱只好将耶律善分尸,以免他被世人议论说话不够中肯!”

“噗……”副将直接气出一口血,脸色气得爆红,并感觉自己不用酝酿情绪,马上都可以再气出一口血来!

这个恶魔,要分尸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将军,这还能说成是为了周全自己的名声?

武将犹豫了片刻,心里琢磨着分尸是不是太过分了,但猛然想起来大漠之人来北辰皇朝烧杀抢掠,死了多少北辰皇朝的百姓!

他顿时眸中掠过血光,气不打一处来,想把这些人碎尸万段了才开心!

他翻身下马,过去分尸。

副将重伤在地,动弹不得,此刻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,气得眼睛布满血丝,也无可奈何!

几十名有血性的大漠男儿,实在看不惯,尽管心中恐惧,也站了出来,想要去阻止那名武将。

可,他们刚刚走出队列,忽然一阵强大的罡风扬起,从地面扯住了他们的脚面,让他们举步都不能!

他们不必看,都知道是北辰邪焱出手。

扭头看向北辰邪焱,切齿道:“北辰邪焱,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有本事你就把我们都杀了,你……”

“砰!”的一声。

这几十名士兵的身躯,竟就这样被从地面而起的内息缠住,而后爆炸!

血流了一地,地上都是断臂残肢。

那士兵说让北辰邪焱有本事就把他们都杀了,话刚说完就真的全杀了……所有人再看北辰邪焱的眼神,都十分恐惧,就连北辰皇朝的士兵,看着如此血腥的一幕,也觉得头皮发麻。

而出手的恶魔,手都没动一下,好整以暇地看着大漠的士兵,微笑道:“难道这个荒谬的世间,还有蠢辈认为,焱没本事杀人吗?”

就在这当口,耶律善已经被分尸,无可挽回。

大漠的士兵气得要命,可看了一眼满地的鲜血,心知自己上去也都是白白送死,于是一个都没敢动。

分尸完毕的武将也硬着头皮,回到北辰邪焱身后,他心中满是惊恐……大漠士兵一向以血性闻名,按理这种时候,早就命都不要的全部冲上来了,可眼下……

四皇子殿下,真的就是一个,让别人连不要命的表现一下自己的血性,也没勇气的人。

幸好,目前不是敌人!

下一瞬,北辰邪焱看向大漠的一众士兵,语调温柔:“你们现在可以走了,当然,你们如果愿意留下……”

“告辞!”

“再见!”

“后会无期!”

大漠的士兵们,早就被这恶魔吓得神志不清,甚至忘记了对面的是敌军,临走还拱手行礼,打招呼表示自己要走了。

众人说完,扭过头一阵风一样刮走了,有的人骑马,有的人跑走,只留下漫天烟尘……

忽然有几名大漠士兵,想起来他们的副将,被打伤了,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。他们飞速跑回来两个人,像拖死猪一样,把副将拖着跑了……

四皇子殿下,看着那名副将被在地上脱出了巨大痕迹,看了一眼钰纬,慢声询问:“钰纬,你说,他们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副将,安排一匹马?”

钰纬一脸麻木:“因为都被您吓傻了!”

北辰邪焱身后的武将,开口道:“殿下,为什么不将他们都杀了?他们群龙无首,这时候放他们走……”

北辰邪焱优雅回话:“因为本殿下对世人充满爱与宽容啊!”

众人:“……?!”

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瞟了一眼那一地的断臂残肢,还有耶律善被分尸的身体,那就是殿下的爱与宽容?

钰纬仰天翻了一个白眼:“是怕耽误了迎接那位姑娘的时间吧……”

他这话一出,简直等于是拆台,所以人都以为北辰邪焱会收拾他。

却没想到四皇子殿下闻言,赞赏地看了一眼钰纬,优雅地道:“很客观!”

钰纬:“……!”

众人一脸麻木,却抖着腿,啥也不敢说。是的,他们只要看见四皇子,不管在什么时候,都会忍不住恐惧的抖腿,他们已经抖了好几天了……

很快,大军浩浩荡荡,在北辰邪焱的“光芒”下,恐惧地抖着腿。一起往夜魅所在的方向而去……

……

耶律善的营帐门口,数千士兵都倒了一地。

而夜魅就站在正中间。

所有人看夜魅的眼神,都满是恐惧,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么一个看似美艳柔弱的女人,竟然这样厉害!只凭借一把匕首,就将他们打成这样!

陆绾绾的眸中,也掠过恐惧,焦急地看了一眼西南方,也没看到一名援兵,她顿时慌了,后退了两步。

夜魅冷着一张脸,走到她面前,刚刚收拾完士兵的匕首,还在她手中把玩。

她盯着陆绾绾,冷声道:“现在打算滚开了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