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抓住那个女人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陆绾绾颤抖着四下看了一眼,咬牙道:“我可是耶律将军的爱妾,你若是敢动我,敢……”

夜魅冷声打断:“你大可以试试,我敢不敢!”

夜魅说完,直接就往营帐里头闯。

陆绾绾上来挡路,尖锐的指甲扬起,对着夜魅扑来。夜魅脚下一转,侧身而过,陆绾绾摔倒在夜魅脚边。

陆绾绾仰头怒骂:“你这个贱人,你……”

夜魅眉心皱起,手中的匕首举起,耐心已经被用尽,刀锋正对着那女人的头顶!

陆绾绾眸中露出惊恐,却还是嘴硬:“你要是敢杀我,你要是……”

夜魅的手中的匕首,对着她狠狠扎下!

陆绾绾瞳孔瞪大,顿时失声,等着死亡降临。

而几乎是同时,营帐之内,传出来一阵婴儿啼哭。夜魅一怔,她电光火石之间,一脚将陆绾绾踢到一边,刀子扎入了地面,没伤到陆绾绾。

但陆绾绾还是被她这一脚,踢得肩胛骨剧痛,含泪惨叫了一声:“啊……”

这下,她看夜魅的眼神,仿佛看着一个魔鬼,再也不敢说出任何话来刺激夜魅。

夜魅瞥了她一眼,蹲下身将插入地面的匕首捡了起来,冷声道:“我是为被毁了人生的孩子们讨公道,无意毁掉其他孩子的人生。你该感谢你幼子的哭声救了你!否则就凭你一再骂我,你也活不到天黑。”

她话音一落,掀开帘帐,走进了帐篷。

陆绾绾刚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,哪里还说得出旁的话,顿时声都不敢吭,只眼睁睁地看着夜魅,走进了自己的帐篷,惨白了脸却又说不出话……

……

二十里之外。

大军之下,一名士兵飞快地跑来:“报!”

众军士严阵站立,站在最前面的男人,约莫三四十岁的年纪,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,回头看向那名士兵。

士兵上来之后就跪下:“右翼王,不好了!出事了!”

完颜洪顿时皱眉,看向那名士兵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北辰邪焱杀了耶律将军,还打伤了耶律将军的副将,眼下他对着我们扎营的地方去了,目的似乎是耶律善将军的营帐!”士兵飞快禀报。

完颜洪皱眉:“什么?”

话音刚落,又是一名士兵跑来:“报!右翼王,军营出事了!一名姑娘擅自闯入,我们防守的数千人,都不是对手。有人去找耶律将军求救了,不知道援兵去了没有……”

这下,完颜洪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蹙眉询问:“大军不是已经都出来了吗?军营里还有什么人?”

士兵立即回话:“军营里只有耶律将军的妾室,听说是妾室娘家的人要来探望,为了方便见面,耶律将军就将她带来了!大军的确都出去了,耶律将军留下了一千亲卫保护!”

完颜洪沉眸,表示明白。

来不及想清楚这其中的关联,他便翻身上马:“去军营!我们离军营比较近,应该能在北辰邪焱之前赶到!那名女人敢来我大漠的营帐撒野,必要把命留下不可!还有北辰邪焱,本王也想会会他!”

“是!”

大军跟着完颜洪,飞快策马往营帐而去。

……

陆绾绾的营帐中。

陆子峰看着夜魅走进来,吓得脸色一白,后退几步,一屁股就坐在了板凳上!

他恐惧地盯着夜魅,颤抖着开口:“别!别杀我……”

外头的情景,他虽然没敢出去看,但是听着外头的声音,他已经都知道了,那么多人都打不过这个女人,那他今天还有活路可言吗?

夜魅在屋内扫了一眼。

不远处的婴儿,此事已经停止了哭泣,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已经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睡着了。

夜魅回头看向陆子峰,根本懒得跟他多说一句话,抽出了腰间的扇子,对着陆子峰抛了过去!

扇子在半空中几个回旋。

极光一样的线条,于扇子的旋转之下,在半空中交错,将陆子峰的身体狠狠切割!片刻之后,扇子回到夜魅手中。

陆子峰在这过程之中,只来得及瞪大眼惨叫了几声!

做完这一切,夜魅一句话都没说,也懒得再看陆子峰一眼,将扇子插到腰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走到门口,陆绾绾还趴在地上,没爬起来,脸上已经沾染了地面的尘土,整个人看起来很狼狈。她用一种恐惧的眸光,目送着夜魅走出去……

夜魅翻身上马,扬鞭而去。

陆绾绾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掀开自己帐篷的门,看了一眼帐篷内的场景。

地上全是断臂残肢,自己的侄儿已经被分尸在帐篷内,而且陆子峰正瞪大眼,显然是活着的过程中,被活生生地分尸的。

这一幕顿时令她心如刀绞,也恐惧万分,白眼一翻,就晕了过去……

……

夜魅策马刚走出军营。

不远处便是大军飞马而来,为首的完颜洪,远远地就看见了夜魅,还有营帐中倒了一地的士兵。

他马鞭一挥,指着夜魅,切齿道:“抓住她!抓住那个女人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