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相信母后不会激怒她孝顺的儿子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漠王顿时一颗心软成泥,开口道:“你先起来吧,有什么话好好说!”

陆绾绾站起身,哭着开口道:“大汗,妾身的侄儿来投靠妾身,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个贱人,不由分说地杀了妾身的侄儿。如今将军……将军他也……只留下我与刚出生的孩儿,孤儿寡母,孤苦无依!侄儿的大仇也无可得报,绾绾还不如带着孩子,随将军去了罢!”

她说着,扭头就要去撞营帐的柱子……

大漠王赶紧伸出手,将她拉住,这一拉一扯,陆绾绾就撞进了大漠王的怀里。

温香软玉在怀,大漠王的心顿时更软。

而陆绾绾干脆就不出来了,直接扑在大漠王的怀中,痛哭失声。

大漠王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你放心!即便你不说,耶律将军的大仇,本王也一样会报!至于你说的那个女人,竟然胆大包天,敢来闯我大漠的军营,还行凶杀人,本王也不会放过她!”

武将在边上看着这一幕,也并未说什么。

在他们大漠,男人死了,儿子将父亲的妻妾都收房,也算不得什么,部落之间的互相征服,也会以占有对方部落首领的女人为荣。所以即便大汗要将陆绾绾收房,也很正常。

陆绾绾一听这话,当即含泪点头:“多谢大汗!”

此刻,一名大漠将领,从不远处走来。

他身上穿着军装,黑色的披风衬得他英武无比,伴随着他的到来,不少大漠的士兵,都弯腰行礼:“左翼王!”

大漠的左翼王,与右翼王完颜洪,堪称是大漠王的左膀右臂,只是这么多年,都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他的封号。

他上前之后,弯腰行礼:“大汗!”

大漠王扫了他一眼,放开了陆绾绾。陆绾绾看了一眼左翼王,也赶紧站到后面去,不知道为什么,她嫁来大漠多年,每回看见左翼王她都下意识的害怕。

“起来吧!”大漠王语气有些沉。

左翼王站直。

大漠王开口道:“左翼王,今日发生的噩耗,你应该都知道了!”

左翼王点头,看了一眼大漠王,沉默了几秒:“大汗,臣都知道了!只是大汗,臣曾经说过,能为大汗统一大漠,却不能为大汗攻打中原,所以这件事……”

大漠王盯着左翼王的头顶,语气忽然沉了起来:“左翼王,你应该知道,右翼王和耶律将军出事,本王现在能用的人,也只有你了!”

左翼王皱眉:“可……”

大漠王的语气加重,点了左翼王的姓名:“骁钦,你不要忘了,当初你犯下大错,中原所有人都在追杀你,是本王给了你一个栖息之所!本王甚至改了祖宗的规矩,让你一个中原人,在我大漠担任重位,难道这些,还不足以换取你绝对的忠心?”

这让陆绾绾侧目,骁钦?

看骁钦不说话,大漠王继续道:“本王只需要你帮本王一次,只要你破开了北辰皇朝的边城,剩下的事不必你再管!”

骁钦的脸色有些沉重,半晌之后,终于还是点头:“好!只是大汗,只有这一次!并且,臣希望大汗满足臣一个条件!”

大漠王冷声道:“你说!”

骁钦继续道:“臣认为,右翼王已经成了眼下的样子,无法继续担任要职,请大汗将右翼王撤职!”

大漠王顿了片刻,开口道:“准了!”

“谢大汗!”骁钦说完,转身欲走。

陆绾绾看着他的背影,忽然开口:“骁钦?左翼王叫骁钦?”

陆绾绾说着,脸色忽然惨白:“难道是四年前,那个在暝河下毒,毒杀了北辰皇朝十万大军,还害死二十余万无辜百姓的医圣骁钦?不,现在是世人眼中的医邪,听说当年这么做,是为了丧生在暝河的宗政皇朝公主……”

骁钦脚步一顿,回头看了陆绾绾一眼。

那是刀子一般凌厉的眼神,陆绾绾当即一颤,骁钦冷声问:“她是谁?”

大漠王立即开口:“她是耶律将军的遗孀!”

骁钦眼神冰冷,扫向大漠王:“大汗应该知道,我不喜欢多嘴的女人!”

大漠王扫了陆绾绾一眼,又看向骁钦,开口道:“如果她再多嘴,本王会杀了她!”

骁钦满意点头,转身离开。

陆绾绾吓得惨白了脸,不敢说话……

待到骁钦离开,大漠王看了陆绾绾一眼:“你的仇本王会为你报,那个杀你侄儿的女人,本王也会剥了她的皮。但你既然猜到了左翼王是谁,就应该知道,他不是你能得罪的!”

陆绾绾立即低下头:“妾身知道了,大汗,妾身不是故意的,妾身……”

陆绾绾说着,又一副担心受怕的模样,啜泣起来。

大漠王顿时眸光一软:“好了,别哭了……”

……

钰纬的话说完,北辰邪焱立即问询:“母后派了人来抓夜魅姑娘?那些人走到哪里了?”

钰纬开口道:“正经过凉州!”

北辰邪焱点头,慢条斯理地吩咐:“你去让陈将军,带上一万人马,去将那些妄图捉拿夜魅姑娘的士兵,围剿了,再回来见我!”

“啊?”钰纬嘴角抽搐,“如果他们知道您要围剿他们,逃了……?”

四皇子殿下漫不经心地道:“那就让他们逃,也好逃回去让母后知道焱的态度,相信母后如果是个长了脑子的女人,就不会再派人来激怒她孝顺的儿子!”

钰纬抽搐着嘴角:“是!”

他反正是没听说过哪个孝顺的儿子,会用是否是“长了脑子的女人”来推测自己的母亲。

夜魅在边上听着,倒也没吭声。

钰纬又想起来一件事,开口道:“对了,殿下。三天前,有人抓到了宗政皇朝的余孽,那些人当中有人栽赃您,只是他们还没说完,就被陛下下旨杀了……”

夜魅听着钰纬的话,后脑猛然一抽,熟悉的头痛感袭来。

她盯着钰纬:“你刚刚说什么?宗政皇朝?”

她一直做的那场梦里,似乎也隐约听到过宗政皇朝这四个字。诡异的是,听见这四个字,她顿时觉得一只手狠狠攥紧了她的心脏,令她有些透不过气。

钰纬点头:“是啊!”

北辰邪焱也看出了夜魅的异常,幽绿的瞳孔扫向她,慢声问询:“夜魅姑娘怎么了?”

夜魅冷静了片刻,那种不适的感觉很快过去,她也慢慢冷静下来。

心里也觉得自己神经质了,为啥要把梦和现实联系在一起。她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没事!”

见她面色恢复正常,北辰邪焱也没有再问。

他回眸看向钰纬,云淡风轻地道:“既然父皇都杀了,焱就原谅几个死人对本殿下的污蔑了,善良的人总会比一般人承受更多的诬陷与磨难,本殿下早就已经习惯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善良的人……在哪里呢?

钰纬无语之下,还是道:“是!”

话刚说到这里,一名士兵匆忙跑来,看了一眼夜魅,开口道:“殿下,城中知府听说朝廷派了监军来,他带着家眷,闹过来了。说是要让新来的监军做主,杀了这位无法无天的姑娘,并制裁您对这位姑娘的包庇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