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焱与夜魅联手欺压人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点头,冷声道:“你的确具备一个公正司法者该有的品质!”

在场的众人:“……”你们两个能不要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吗?

你们当我们是傻子呢,还是傻子呢,还是傻子呢?

钰纬瞟了一眼夜魅,终于明白殿下为啥对这位姑娘如此不同了,他是发现了,这两个人根本是臭味相投!

钰纬也不说什么了,直接往外走,去处理那些所谓证人……

……

知府顿时感觉一阵天昏地暗,也算是明白了从前那些在自己的统治下,几乎就活不下去的那些人的绝望,这真是报应不爽,他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,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下一瞬,北辰邪焱看向知府,慢声问罪:“知府,你这么多年来,鱼肉百姓,你知罪吗?”

夜魅也冷声接话:“你需要我将那些被你儿子伤害的孩子,那些孩子的父母们,都请到这里,还有所有被你徇私枉法蒙受冤屈的百姓们,请到这里,指责你的罪过吗?”

林城主这时候都忍不住看了北辰邪焱和夜魅一眼,他只觉得这两个人组队在一起,简直是要命!这一人一句话下来,再顽强的人也要受不住了。

知府欲哭无泪,百口莫辩,这显然就是一场被碾压的战局。

北辰邪焱和夜魅,这两个人根本已经是明摆着了在欺负他。知府含泪看向边上此刻不知道是姓陈还是姓李的监军,哭着道:“陈大人,您真的就不管吗?你的腰间可是佩戴着皇上御赐的尚方宝剑啊!”

陈大人一听这话,顿时想把自己腰间的尚方宝剑,并自己的臭鞋一并甩到知府的脑门上!四皇子好不容易不折磨他了,这该死的知府又把四皇子的眸光,引到自己身上来。

北辰邪焱闻言,倒是看向陈大人,慢声道:“陈大人,能把你的宝剑借给本殿下一观吗?”

陈大人哪里敢说不敢,立即把宝剑递了出去,如同丢掉一个烫手的山芋。

宝剑落入北辰邪焱的手中,他上下打量片刻,慢条斯理道:“一把破烂的剑,因为赋予了御赐的含义,带有了所谓权威。只是这权威,陈大人,你敢用在本殿下身上吗?”

陈大人顿时哭了:“殿下,您才是北辰皇朝的权威!”

北辰翔一听这话,顿时怒了,瞪着陈大人道:“陈大人,你这话是将父皇放在何处?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回眸扫向他,温柔询问:“大皇兄这时候说话,是想试试这把破剑的刀锋,是否锋利吗?”

夜魅看到这里,倒面无表情地接了一句:“他也许觉得,这把剑根本没有开锋,所以才敢插嘴!”

这么一会儿,这殿中的局势她已经看明白了。

没人敢招惹北辰邪焱,那么她自然就想说什么说什么,不用担心给北辰邪焱惹麻烦,毕竟这个人之前也算在万军中救了她,而且他说喜欢她,她一向对有眼光的人,特别维护,所以为了避免给他惹麻烦,她一直没吭声,不过现在显然不用怕。

北辰翔顿时气得脸色发青,狠狠瞪着夜魅,他万没想到再次见到这个女人,她竟然跟北辰邪焱在一起,同气连枝,气自己。

北辰邪焱却是因为夜魅的话,眸中染上了愉悦的笑意,显然很喜欢他和夜魅两人共同创造的节奏,他魔邪的眼看向北辰翔:“大皇兄认为呢?焱和夜魅姑娘对你的解读,是否准确?”

“你们……”北辰翔气得不得了。

夏侯谌立即扯了一下北辰翔,低声道:“大皇子,我们只是为了战局而来,没有必要为了无关的事,跟他硬碰硬!”

毕竟北辰邪焱的实力摆在那里,跟他硬着来没有好结果。

“哼!”北辰翔再一次忍辱,没有吭声。

下一瞬,北辰邪焱看向林城主,询问:“林城主,知府这么多年来,枉顾百姓,徇私枉法,包庇其子……”

“最过分的是,他还污蔑正义优秀善良完美的我,说我杀人是无故的,将我英勇正义的行为,解读为疯人院的疯子发疯的行为,这是他不可被饶恕的罪过!”夜魅在边上,面无表情的接话。

众人:“……”优秀善良完美?咳咳……好吧!

北辰邪焱对夜魅的话,却是一副认同的模样,缓缓点头,并看向林城主:“你都听见了,知府的行为,简直是丧心病狂,即便善良如焱,也不愿意原谅他!”

众人:“……”现在显得比较丧心病狂的,是您和那位姑娘吧?

林城主咳嗽了一声,怀着对北辰邪焱的恐惧,开口道:“四皇子殿下,如此罪过,他已经不配为知府了,下官认为当立即撤职,给百姓和深受冤屈的夜魅姑娘,一个交代!”

林城主这时候,已经站队了,为了自己的性命的前途,果断地站到了北辰邪焱和夜魅这边。

北辰邪焱闻言点头,扫向知府:“你听见了,林城主是你的顶头上司,他认为应当将你撤职,本殿下也如此以为!这么多年来,你鱼肉百姓,家中的钱财,也一并充公吧,以免你拿着贪污的钱财度日,给天下父母官一个错误的示范!”

知府气得有苦说不出,看着北辰邪焱一边说话,还一边玩弄着那把尚方宝剑,也担心对方随时一剑劈了自己,这下竟是不敢开口。

夜魅扫了一眼北辰邪焱,又看向知府,冷声道:“知府和知府的夫人,教子无方,才导致这一系列事件。我认为将他撤职,财产充公之后,应该找几位教书先生,教他们每次熟读四书五经一百遍,抄写三字经两百遍,给天下父母一个正确的示范!”

他们这两人,一个提错误的示范,一个说正确的示范,总之都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就是了。

众人看得一阵同情。

北辰邪焱扫了知府一眼,慢声询问:“对于焱和夜魅姑娘的判决,你们服气吗?”

知府哆嗦着不敢说话,半天没吭声的知府夫人,却是忍无可忍,抬起头瞪着夜魅,可先前被夜魅拔了舌头,说不出来。

北辰邪焱率先拔出了尚方宝剑,云淡风轻地道:“如果不服气的话,不如就用这把剑切断手脚,割下头颅挂在门外示众,以让你们明白,顺利公义才是行事的准则!”

夜魅冷声道:“还可以把脑仁挖出来,做一道腌菜,拿去喂狗,以儆效尤!”

知府夫人顿时不想说话了,低下头不敢再瞪视,险些吓出了眼泪。

夜魅冷眼看向他们,冷声问:“所以你们夫妻服气吗?”

“服……服气!”知府哭着说出了这句话。

夜魅满意点头,扫了一眼大殿上的众人,又看向知府:“那很好,希望在座的各位大人以你的事情为示警,好好管教自己家中的孩子,以免步你的后尘!”

她这话一出,在场不少大人都抖了一下,并且在心中提醒自己回家一定要好好管教子女,不能再让他们欺压百姓了,这个女人太可怕了。

见大人们都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,夜魅满意地收回了眸光,盯着知府,冷声道:“好了,现在开始读:养不教,父之过!就在这里,读给各位大人听,读一百遍!”

知府抬头看了一眼夜魅,咬牙不吭声。

夜魅盯着他,问:“不想读?”

知府立即哭着道:“养……养不教,父之过!养不教,父之过!养儿不教,是父是过啊,呜呜呜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最近评论区开启读者求客串之旅,铺面都是这种评论看着有点懵,不过大家有心互动,不应全盘拒绝,所以实在想客串的读者,在评论区写上自己希望客串的人物名、性别、身份,注:并不一定写了就能客串成功,客串成功也不一定能满足大家所有要求,比如你希望客串正面人物,但大纲要求我用了你的名字却客串了负面人物,也没按照你要求的性格身份进行,这都有可能,一旦在评论区写下客串要求,视为接受我为大纲所做的一切安排,大家慎重,毕竟一不小心客串了恶毒反派,是会挨读者骂的。为评论区画风正确,每人只限写一次,选中后会出现在后文中,我不会回复,也不会告知将出现在后文什么地方,要大家自己去看。最后,正版读者客串成功的几率更大,么么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