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夜魅姑娘,需要焱侍寝吗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北辰邪焱既然能料到,背后有人会做手脚,并且自信到建议自己不必去拦着那几名黑衣人,那么他心中应该有底,知道是谁做的。

北辰邪焱看她一脸正经,也收起了可怜的姿态,慢声道:“夜魅姑娘猜呢?”

他眸中含着笑意,看着夜魅,显然是认为她也能猜到。

夜魅顿了顿,吐出了三个字:“北辰翔!”

不等北辰邪焱开口,夜魅便继续道:“很显然,北辰皇朝没多少人敢惹你,那些将士们看见你,吓得站都站不稳,就更别说是主动来招惹你了。所以唯一的解释,就只有北辰翔,他对你的看不惯,就差没写在脸上。你们之间还有皇位问题!”

夜魅很快地分析出理由。

北辰邪焱闻言,眸中有笑:“夜魅姑娘分析得不错,大皇兄是典型的实力不足,愚蠢有余。心思恶毒,善于自作聪明。所以焱建议,夜魅姑娘日后不要与他来往,他恶劣的品行,都不配与高贵的夜魅姑娘说一句话!”

建议她远离其他美男子的同时,他也不忘记拍一句她的马屁。

让刚刚走回来的钰纬,一脸的无言以对,并且忍不住又翻了一个白眼。

钰纬默默地认为,最近殿下已经让自己忍不住翻了太多的白眼,要是经常这样下去,会不会哪天一个不小心,白眼翻过去了,却翻不回来,他很忧愁……

夜魅却对北辰邪焱的话,很是受用,赞同地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不错,他的确不配与我说话!他毕竟是你大皇兄,你准备怎么对付他?”

北辰邪焱思索片刻,薄唇扬起一抹恶劣的笑意,优雅地道:“就将这有毒的米送到厨房,不允厨房之人声张,日后专门将它们做给大皇兄吃,夜魅姑娘你看如何?”

……

城门之外。

司马蕊诧异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来人,正是欣悦雁。

欣悦雁脸上露出几分喜色:“你都来了我不能来吗?想必你来是为了你义兄?”

“不错!”司马蕊点头,“我在等人与我一起去大漠打探消息,我以为先来会是钟若冰,没想到竟然是你,毕竟我看得出来,你不喜欢我义兄。”

欣悦雁的脸上,浮现出尴尬,摸了摸鼻子:“就是因为不喜欢,他现在生死不明,才更要找到他,这样才好退婚,免得人家说我还没嫁过去,就把他克死了!”

司马蕊嘴角一抽,顿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。

欣悦雁却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城楼:“你为什么会留在这里?按理说你既然先来了,该打听的事情,也应该打听完了吧?”

她这话一出,司马蕊细细解释了缘由。

欣悦雁顿时大惊失色:“你是说那个宗政曦?”

欣悦雁这一声出来,立即噤声,宗政皇朝已经覆灭,北辰皇朝的人,未必愿意听到这个人的名字。

好在她们离得远,侍卫们都没听见。

欣悦雁往远处看了一眼,司马蕊会意,两人都走到更远的地方,远离了士兵们的耳目。

司马蕊沉着一张脸:“我总觉得阿曦没有死!如果她真的就是阿曦……”

欣悦雁忽然也沉了脸,低声道:“她也许想复仇!”

谁都不会忘记,当年那个被誉为“上天赐给人间最珍贵礼物”的善良公主,在临死之前立下的血咒。

即便北辰皇朝的当今皇帝,据说那时候,也常常在午夜梦回,被她当年几句含恨的话惊醒。

也曾经有一段时间,不少术士都说,亡北辰皇朝者,必定是宗政曦,弄得整个京城人心惶惶,直到在河中找到她的尸体,皇帝才以妖言惑众为由,杀掉那些术士。

司马蕊的脸色,也狠戾了下来:“如果真的是她,她想报仇,我必定生死追随,这是北辰皇朝欠宗政家的!”

向来不正经的欣悦雁,这时候倒严肃起来:“倘若她真的是宗政曦,你不能明着认她!否则北辰皇朝的人,一定不会放过她。皇帝是个宁可杀错,也不会放过一人的秉性!”

司马蕊愣了一下,也反应过来,攥紧了拳头:“你说得对!”

欣悦雁摸了摸下巴:“这下我都有点好奇,那个姑娘是什么样子了,能让你这样不惜一切!我现在真的急缺一个优秀的姑娘……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司马蕊防备地看了欣悦雁一眼,“难道你不喜欢我义兄,是因为你喜欢女人?”

欣悦雁险些没栽倒:“你想什么呢!我义弟孤月无痕,你知道的,他性子孤高,谁都看不进眼里。我得帮他找个优秀的姑娘,解决婚姻大事!不行,这个姑娘,不管是不是你的阿曦,我也一定要见见!”

欣悦雁说着,就风风火火地要往城内去。

司马蕊连忙伸出手拉着她:“得了你!都什么时辰了,要见也明天再说!”

“也行!”欣悦雁应下,又得意地道,“我手里有一本从师伯那里偷来的武功秘籍,要是她符合我对弟媳的要求,我就把秘籍送给她,助她成为武林高手,正好讨好她,帮无痕拉好感!”

这倒是让司马蕊一惊:“你说的师伯,莫不是……”

欣悦雁得意地眨眨眼:“正是!”

司马蕊深呼吸了一口气,佩服地看了她一眼:“他的东西你也敢偷,不过要是夜魅姑娘真的能练成他的秘籍,一定能成为不世高手!”

“她的名字是夜魅?”欣悦雁看了她一眼。

司马蕊点头:“不错!至少现在是。她明天就要去大漠,跟左翼王谈条件!”

欣悦雁一脸算计:“你试图说服她,让她带上我。我看看她有多少能耐,配不配得上我这本秘籍!”

“好!”司马蕊干脆地点头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。

夜魅听了北辰邪焱回敬北辰翔的意见,果断地点头,冷声赞同:“好!”

反正是他的亲哥哥,他都不怕毒死了北辰翔,也轮不到她一个外人来操心。

处理完这一切,夜魅倒把北辰邪焱在她床上放毒蛇的事情,给忘记了。

明天还有正事,她打了个哈欠,转身就准备回去:“我先回去睡觉了,明日让卢相桦带着换出去的米,来找我!”

没想到,她才刚走出两步。

他优雅的声,从她身后传来,带着致命诱惑:“你要睡了?夜魅姑娘,今夜需要焱侍寝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