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用一条命来换,都很值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回头看了他一眼,冷声询问:“你就这么想投怀送抱吗?”

他们两个人认识的时间并不长,她这时候不禁好奇,他是对所有感兴趣的女人都会这样,还是只有对她会这样。

这么一想,夜魅自己心头一跳。

她会开始注意这种问题,可不是什么美好的现象。难道她真的对他有点想法?

北辰邪焱闻言,眸中染上笑意,温柔地笑道:“夜魅姑娘,对喜欢的女人,焱自然想将自己的全身心都交付给她。男欢女爱是最正常不过的欲丨望,焱只是比一般人直白罢了,这种事情,何必回避?”

钰纬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,看向天空,殿下又开始歪理邪说,强行洗脑了。哪个姑娘没名没分的,能接受被您全身心地交付?

然而,夜魅并不是一般的姑娘,她从来不需要别人给名份,来证明她的价值。尤其,北辰邪焱的话并不错,男欢女爱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只是……

“哦!”夜魅点头表示明白,冷声道,“虽然你说的有点道理。但是不用你侍寝,我至少目前,对你还没有到期望与你欢爱的地步!”

钰纬嘴角一抽……什么?这位姑娘居然觉得殿下的话有道理?

好吧,他顿时感觉殿下和夜魅姑娘才是一类人,自己跟了殿下这么多年,都白跟了。

夜魅冷冷地看着他,说完自己想要说的话,便转身离开。

她看似镇定,实则脚步飞快,她还真的有点怕自己走慢了,这个男人要强行侍寝,面对这种长得比自己还好看的男人,她即便不是一个颜控,但对她而言也是致命的诱惑。

北辰邪焱听了这话,倒也不恼,却是悠悠笑出声,目送夜魅走远。

等她的背影消失在作坊,下一瞬。

钰纬便看见他们家殿下,修长的手伸出,拂过自己的唇畔。

钰纬顿时明白,殿下八成是在回味方才那个吻,他一脸麻木地询问:“殿下,一个吻换了一巴掌和一拳头,您觉得值吗?”

殿下八岁之后,可就没有任何人能对殿下动这种手了。

尤其那一拳头,还是打在鼻子上,简直血腥!

北辰邪焱闻言,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,慢条斯理地笑道:“用一条命来换,都很值!”

话音落下,他心情愉悦的离开。

钰纬眼角一抽……

好吧,看来殿下虽然在献出初吻后挨了打,但是他个人对此还是很满足,很得意,很开心的。

……

夜魅大步走出作坊,没多久就看见了步履匆忙的九魂。

九魂看见她之后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夜魅看着他的神色,也渐渐冷静下来,被北辰邪焱撩拨出涟漪的心湖,也慢慢归于平静。

她看向九魂,冷声道:“你是出来找我的?”

九魂点点头,没出声。

夜魅知道他不喜欢说话的性格,直接便道:“我是去作坊看看,出门的时候没看见你,就直接走了。我没什么事,我们回去吧!”

她也没问他方才是去做什么了,出门的时候才没见到他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,哪怕他决定跟着她,她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盘问别人的动向。

“好!”九魂乖巧的点头,也没多问。

可下一秒,他很快地看见,北辰邪焱和钰纬,也从作坊里面走了出来。

夜魅没注意他的神情,在他说“好”之后,她就率先举步离开,然而走出去几步之后,却发现九魂并没跟上。

这令她奇怪地回过头,看了一眼。

接着,就看见九魂似乎看见了北辰邪焱,而北辰邪焱也看见了九魂。

更令她感到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是,两个男人在看见了彼此之后,竟然莫名其妙地对视了许久。

北辰邪焱扫向九魂,优雅的嘴角有一丝笑意,但是那笑,怎么看怎么像是冷笑。

九魂盯着北辰邪焱没说话,但是那神情,怎么看怎么令人觉得阴沉。

夜魅的内心顿时有点迷……

她无语地往回走了两步,瞟了九魂一眼,冷声询问:“你们两个有私仇吗?怎么每次见面,都剑拔弩张的?”

没想到,她的话问完。

九魂霍然转过头,瞟了她一眼,那眼神宛如丈夫看出轨的妻子,低声道:“他刚才也在作坊?”

“啊?”夜魅一时间不能领会他古怪的眼神,懵逼地冷声回话,“是啊!”

她很少有这么懵逼的时候,九魂这种奇怪的表情……

九魂一听这话,仿佛是生气了。

接下来他根本不搭理夜魅了,双手抱剑,大步离开。

夜魅顿时从懵逼变成了愣逼……

而不远处,那恶魔般的男人,看见九魂愤愤离开的背影,却仿佛心情很好,有礼地对着夜魅一笑,那是在打招呼。

夜魅眉头一皱,点了点头,纳闷地率先转身离开。

怎么回事儿?

北辰邪焱这样她可以理解,毕竟自己这么优秀,这么出色,这么迷人,他喜欢自己,这很正常。

可九魂,还是个孩子啊。他在计较什么?

难道是弟弟对姐姐的占有欲?

是的,虽然夜魅到现在也没捋清楚这个早就过了一米八,绝美少年九魂的年纪,但是看着他空灵干净的面孔,她下意识地还是觉得……

他只是个小弟弟。

她怀着一种纳闷的心情,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刚到门口,就看见九魂正虎着一张脸,蹲在她门口,那小模样看起来可委屈了,就像被人抢了心爱的糖果。

夜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走到门口,询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九魂低下头,也不答话,却是提醒夜魅:“他往你床上扔了毒蛇。”

夜魅眼角一抽。

是啊,她刚刚怎么把这一茬忘了?她还没问北辰邪焱到底想干嘛呢!

她冷声点头:“我知道了,这笔账,我迟早会与他算的。”

九魂抬头看了夜魅一眼,平日里宛如一潭死水的眸子,在这一刻看起来无比可怜,讷讷地低声问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

那样子,可爱的就像一只小兔子。

他那整个状态,仿佛就是在问她: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兔子了?

夜魅顿时眉心一跳。

一个强行装可怜乖巧的北辰邪焱,已经让人无法抵挡,九魂还是个天然萌的乖宝宝。

怎么最近大家都看出来了她吃软不吃硬吗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哎呀哎呀,强行萌和天然萌,哪个比较可心呢,奸笑ing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