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不要欺负柔弱的焱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北辰邪焱扬眉,眉宇中掠过一分难掩的怒。

还有几分嗜血的味道,扫向那名黑衣人,温柔问询:“他派出的人马,已经出发了吗?”

黑衣人飞快地开口:“启禀殿下,因为大皇子是从其他军队里面调来人马,行动极为隐秘,所以事情发生了之后,我等才知晓此事!”

北辰邪焱闻言,幽绿色的眸中,掠过红色的妖光,极为慑人。

那名黑衣人瞅着他神情不对,飞快地继续道:“不过那些人没能将夜魅姑娘怎么样,他们上去包围了夜魅姑娘之后,就被夜魅姑娘给……吓跑了?”

应该算是吓跑了没错吧?

杀了两个人而已,其他人就全跑了,并且是一副人人尿急,逃跑的路上都能随时尿裤子的状态。

钰纬倒是一点都不奇怪,道:“殿下,其实您不用担心。那位姑娘的能耐,很难吃亏!”

想想他们遇见夜魅之后,那女人都做了一些什么事儿?

殴打完郡主,从千人包围的大军中跑了。救了几个孩子,杀了四个人还翻了知府家的门槛。孤身一人,闯入大漠的军营里面杀人。凡此种种,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吃亏的!

北辰邪焱一听这话,倒很是认同,扫了钰纬一眼,慢声道:“你说得也是,夜魅姑娘实力卓绝,举世无双。寻常人的确无法伤到她!大皇兄眼下在何处?焱想去关心关心他!”

钰纬立即道:“大皇子中了毒还躺在床上呢,就在他自己的房间!”

说完,钰纬顿了顿,继续道:“对了殿下,那位姑娘现在不在,您不用这样无时不刻地拍马屁,拍了她也听不到!”

还夜魅姑娘实力卓绝,举世无双?

北辰邪焱闻言,举步往北辰翔的房间走,优雅地慢声道:“谁告诉你这是马屁?这是焱发自内心的称赞!焱只有无时不刻地称赞夜魅姑娘,她才会发现焱的真心,真诚,不做作,无虚伪。认为焱是值得信任的美男子,是难得的好夫君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

随您的便!

瞅着北辰邪焱走向北辰翔的房间,钰纬也不好再说什么,赶紧跟上……

……

北辰翔的房间之中。

不知为何,从听说夏侯谌招呼都没跟自己打,就离开了之后,他心头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,就像是一大片阴云笼罩。

这让他很有些惶恐不安。

正在这时,门外霍然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很快地,一名侍从匆忙地进门来,开口禀报:“大皇子殿下,不好了,四皇子来了!”

他话没说完,北辰邪焱的靴子,已经踏入了北辰翔的房间。

北辰翔抬头看向北辰邪焱。

而此刻,北辰邪焱的嘴角,含着一抹优雅如波斯猫的笑靥,扫了一眼北辰翔身边的侍从,霍然抬手,手中的内息幻化成,强大的吸力,将对方的脖子掐入了掌心。

北辰邪焱当着北辰翔的面,温柔地询问那名侍从:“不好了?焱作为皇弟,过来关心一下大皇兄。你为何要说是不好了?你是否用你阴暗的内心,恶意地揣度了焱?”

那名侍从的脖子,这会儿就在北辰邪焱的手里,他原本就怕北辰邪焱怕得要死,这时候听见对方的话,更是吓得瑟瑟发抖。

侍从哆嗦着道:“是……是属下失言,四皇子殿下恕罪!属下……属下知道自己错了,属下……”

北辰翔看着这一幕,堪称是怒不可遏。

盯着北辰邪焱,切齿道:“北辰邪焱,打狗也要看主人!他是我的侍从,你岂能在我的地盘,这样放肆!你别忘了,我可是你的皇兄!”

北辰翔当然不在乎一名侍从的死活,他在乎的是北辰邪焱当着自己的面,这样欺辱自己的侍从,显然就是没有给自己留丝毫颜面,他当然无比愤怒。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倒是兴味地扫了北辰翔一眼。

旋即,四皇子殿下再次看向北辰翔的侍从,温柔地道:“你听到了吗?大皇兄为你求情了。他似乎很在乎你,为了给大皇兄一个面子,焱只好轻微地教导你一下,就放了你!”

他话说完,手下一个用力,那侍从脖子一歪,顿时就没了气。

一出手就杀了一个人,这样的行为,他还好意思说,轻微地教导一下?并且还是为了给他的大皇兄一个面子?

北辰翔顿时气得发抖,怒指北辰邪焱,厉声道:“北辰邪焱,你欺人太甚!”

他话音一落,北辰邪焱松手,侍从的尸体掉落在地,随后他漫不经心地走向北辰翔。

他俊美魔邪的脸上,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,慢声道:“欺人太甚吗?这世上从来都是强者说话,弱者不仅容易被践踏,还容易成为强者宣誓实力的祭品,大皇兄,你说是吗?”

北辰翔立即就听出了北辰邪焱的话,意有所指,他登时便脸色一白,眼神四下乱看:“你说什么?我……我不懂你的意思!”

“不懂?”北辰邪焱说着,已经到了北辰翔跟前。

北辰翔强撑着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两人对视,北辰邪焱温柔一笑,慢声道:“大皇兄出兵,对夜魅姑娘出手,不也是为了向焱宣誓你的实力吗?倘若她跟你的侍从一样无能,现在她也会变为一具尸体,躺在路上。大皇兄,你说是不是?”

北辰翔顿时眼神左右飘移,不敢看他。

北辰邪焱说的没错,他想杀了夜魅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生气,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北辰邪焱一个教训,让这个无法无天的皇弟,知道他北辰翔也是有脾气的。

却没想到,事情这么快就被对方知道了。

他脸色青了青,切齿道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那我就不再伪装!北辰邪焱,你想怎么样,你就直说吧!”

总之这件事情,想要狡辩逃过,一定是不可能的,那不如就直接应下,他就不相信,北辰邪焱真的敢将他怎么样。

然而。

他话音一落,便见北辰邪焱抬手,红色的妖光起。

下一瞬,北辰翔感觉到一阵吸力,狠狠扯上他的身体,他整个人被内力抛起,撞到了屋内的柱子上,又砸落在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北辰翔抬头,警惕地看着北辰邪焱: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北辰邪焱一步一步地逼近他,语气十分温柔,非常温柔,神情却宛如魔鬼:“焱想干什么?焱只是希望,跟大皇兄友好的沟通,让大皇兄不要再欺负焱了,答应焱,好吗?”

北辰邪焱话音一落,手一抬,北辰翔的身体又被他散出内力扯起,再次撞上了柱子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