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铭感五内便可,不必磕头致谢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……”

这下,莫说是北辰翔不敢置信地看着夜魅了,在场所有的男人也都奇怪地看了夜魅一眼。

这……

要不要这么狠?!

万年不举已经是对一个男人无比巨大的考验,还要掉坑吃屎,最可怕的是还要被男人睡?!大皇子自己也是个男人啊。

这是让大皇子赌咒自己成为娈童吗?

关键是,这样的赌咒要求,在正常情况下,是一个女人能提出来的吗?啊?!

一个女人,一开口就说,你被男人睡到哭……

即便是北辰邪焱和九魂,这时候眼角都有点略微的抽搐。北见歌和钰纬也都认为这个姑娘,咳……豪爽得过分。

北辰翔憋着一口气,瞪着夜魅,因为憋气使得面部变成了紫色。

他深呼吸了几口气,开口道:“万年不举可以,掉坑吃屎也没问题,但是被男人睡到哭,本殿下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夜魅就已经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,夜魅冷着一张脸,打断了他的表达:“我提出条件,不是为了让你讨价还价的。”

北辰翔的脸色,顿时更加难看了。

而夜魅看着北辰翔的脸色,冷声继续道:“你现在不过是发誓而已,只要你以后不惹我,你赌咒的内容都不会发生,所以你在抗拒什么?还是……今日放了你,你日后还会与我为敌?”

夜魅说着这话,语气已经逐渐冷了下来。

那张冷艳的面孔上,也透出了杀气。

北见歌立即看向北辰翔,开口道:“大皇子,您身为一国皇子,属下认为,您以后也没有与一名女子为敌的必要!”

夜魅的眼神,瞟向北见歌,冷声警告:“注意你的措辞!”

措辞?!

北见歌愣了一下,他的措辞有什么问题吗?

钰纬顿时对着北见歌一阵挤眉弄眼,并用嘴型告诉北见歌两个字:马屁。

北见歌顿时明白过来,脑后顶着一滴无语的冷汗,抽搐着嘴角,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大皇子,这位美丽的姑娘如此出色,您以后与他为敌也实在不智。所以属下认为发誓,也并无不妥!”

北见歌只觉得内心特别地迷。

他这出门来,为了完成一个任务还要拍马屁,这是多年来他职业生涯里的第一次,他真的希望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下一次。

夜魅满意点头,冷睇了北见歌一眼,冷声教育道:“你不清楚我的出色,会说错话也不奇怪,我今天让你纠正措辞,是为了帮助你提高情商,你铭感五内便可,不必磕头致谢了!”

北见歌:“……?!”

他可是君上坐下第一人,寻常王爷和皇子见着他,也都是客客气气的,当然四皇子除外。如今拍了这诸多的马屁,还要被一个女子帮忙提高情商?

对了,她还说了什么来着?

铭感五内便可,不必磕头致谢?!

钰纬默默地扭过头,看了一眼天上的烈日,忽然觉得夜魅就跟这烈日似的,太过耀眼,真的能把人眼睛照瞎。

北见歌纵然非常的无语,但是大局为重,到底还是没有吭声。

北辰翔看了一眼北见歌都被噎了,顿时也知道对方能做的已经做到了极致,因为夜魅似乎并不会给神慑天面子。

他脸色铁青,可身上被北辰邪焱打出来的伤,这时候却是已经越发疼痛。他深知自己的伤势继续拖下去,最后后果也许会更加严重。

最终,他犹豫了一会儿,瞪着夜魅,切齿地道:“好!本殿下发誓!”

“嗯!”夜魅点头,冷眼瞧着他。

在场的卢相桦等人,全部低着头,眼神都不敢往北辰翔的身上看。大皇子殿下身为一个男人,身为一个皇族的皇子,今天要是真的按照夜魅的意思,发了这种誓……

什么都不必说了,这件事情必然成为大皇子一生的污点。他们心里真的是既同情,又……兴奋啊。

北辰邪焱也好整以暇地看着北辰翔,等着他的下文。

北辰翔狠狠地瞪着夜魅,伸出三只手指对准天空,一字一顿地道:“我北辰翔在此立誓,终身不得再与夜魅姑娘为敌。如有违背,万……万年不举,掉坑吃……屎,被男人……被男人睡到哭!”

不少男人这时候都已经低下头,肩膀一耸一耸,在憋笑。

艾玛,别怪他们没出息,只是看见大皇子一个大男人,这样一本正经地赌咒发这种誓,他们是真的很想笑。

夜魅满意点头:“看来你对我的意思,领会得很清楚。”

夜魅说罢,扫了一眼北见歌,冷声道:“我宽容地决定饶了他一次,你带他走吧。”

在场的众人:“……?”

让堂堂一国皇子,当众发这样的“毒誓”,她还觉得自己宽容?!

北见歌这时候也不想说什么了,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,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迈着步伐走过去,将北辰翔扶起,随后二话不说地带着对方飞速离开。

北辰翔的眼神里面含着两个明显的大字:屈辱!

单单从神情来看,他这时候简直是喝夜魅的血,他都能一口喝下去。

他被北见歌搀扶着,走出去之后。

忽地听见北辰邪焱的声线,从他身后优雅传来:“大皇兄,听说管不好自己眼神,喜欢乱瞪的人,容易失去一双眼珠!”

北辰翔顿时脸色一青,扭头看向北辰邪焱: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你在威胁我?”

北辰邪焱慢声一笑,云淡风轻地道:“你可是焱最亲爱的皇兄,焱怎么会威胁你呢?焱这是善意的提醒,大皇兄大可以再瞪视一下夜魅姑娘,那大皇兄很快会明白,焱此刻的提醒,是多么善意!”

这话,言下之意就是我提醒你了,你就别瞪了,我对你很善意了,你再瞪我就得挖出你的眼睛了。

北辰翔的脸色青了又白,他忽然后悔自己跑到边城来自找羞辱了。

一个北辰邪焱已经够恶魔,再加上这个夜魅,老天爷是在玩他吗?还是准备玩天下人?!

他冷哼了一声:“哼!”

不再说话,也不再瞪视,在北见歌的搀扶下离开。

……

而此刻,大漠王帐。

大漠王坐在主位,骁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眼神盯着那些大米,眸中透出惊疑和不敢置信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