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以后我们只谈妻纲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!”士兵一脸欢喜的领命,带着大米出去了。

……

眼见北辰翔已经离开。

卢相桦走到夜魅的跟前,弯腰开口禀报:“夜魅姑娘,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,想必大漠的人听说您因为失策,被大皇子刺杀,一定会幸灾乐祸,愉悦之下放下防心,说不定今日就将大米给吃了!”

夜魅点头,冷声道:“陆绾绾被救回去,就足够她愉悦,对大漠王说些有利于我们计划的话。再把北辰翔刺杀我的事情,解读为对我领兵能力的不满,也足够令他们放松警惕。”

“姑娘高见!”卢相桦立即出言,表达自己的崇拜。

九魂顿时也明白了,自己要追杀陆绾绾,夜魅为什么不同意。

然而。

他这时候还是突兀地插了一句:“她的命,寄在我剑上。”

夜魅愣了一下,回头看了一眼。却见这小子说完这话,就低下头。就这样垂首的姿态,也是美绝,可态度却十分坚决。

她伸出手,拍了下他的肩膀,冷声道:“我明白你的心思,也不阻拦你的作为。不过陆绾绾仇视我,其实正常,我气量还好。”

她不会阻拦九魂动手,但也希望九魂知道,她懒得为陆绾绾动气。

九魂眼角的余光,扫了一眼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眼神有些局促的左右看了看,脸也红了红。

他低着头,闷声回了她一句:“我的气量不好。”所以,你不生陆绾绾的气,你懒得跟她计较,但是我计较。

后面的话,他没说,但他相信夜魅明白。

夜魅的嘴角顿时一抽……

而四皇子殿下,看着她放在九魂肩膀上的手,不动声色地走过去。优雅地伸出手,将夜魅放在九魂肩膀上的手挪开。

并将她的手,深情地握着。

随后,北辰邪焱伪善地看了九魂一眼,慢条斯理地扫向夜魅,语气诚恳而温柔地道:“他还是个孩子,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你不宜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会影响他发育!”

夜魅:“……?”

众人:“……!”

九魂凌厉的眼神,立即放到了北辰邪焱的身上,那眼神宛如看一个死人。看那样子,要不是夜魅还在边上站着,他早就出手了!

而北辰邪焱,丝毫不在意九魂看他的眸光,却是扫向夜魅,温柔问询:“陆绾绾是做了什么,让夜魅姑娘不高兴了吗?焱很愿意为夜魅姑娘效劳,关爱一下陆绾绾,让她深感存活太苦,也好使她早日自尽!”

这下,在场不少人都哆嗦了一下。

这些年……四皇子殿下实在……已经让他们数不清楚,他把多少人逼得生无可恋,选择自尽了,这样折磨人心的手段,比杀人更可怕。

夜魅无情地将自己的手,从他掌心抽出来,冷声道:“不用了!”

她又看了一眼九魂,继续道:“其实你们没必要这样,我想杀谁,我自己会动手。”

她从来不需要别人为她出头,相反,她习惯了为别人出头。

北辰邪焱优雅一笑,慢条斯理地道:“需不需要帮助,在你。要不要帮你出气,却在焱自己!倘若焱不为你出手,那如何能看出,焱对夜魅姑娘的一片真心?”

他话说到这里,九魂终于忍无可忍。

他猛然拔剑,直指北辰邪焱:“你的真心,你自己留着就好,若再多话,我就砍你。”

北辰邪焱眸中掠过红色的妖光,回眸扫向他,手中真气运转,云淡风轻地道:“既然你如此坦诚的表示你的恶意,那便不瞒你说,焱看你不顺眼,也早非一朝一夕!”

欣悦雁也看出了这两人的剑拔弩张,心中顿时惆怅,看来要是真的找夜魅给自己做弟媳,情敌真的不少!

夜魅这算是第二次看见他们两人杠起来了。

她回头看了一眼一样似乎很无语的欣悦雁,有些纳闷,冷声问了欣悦雁一句:“自古美男子多暴力吗?”

“呃……”欣悦雁立即为自家义弟说了一句话,“不!我弟弟也是绝世美男子,他与世无争,云淡风轻,轻易不动手,丝毫不暴力。”

欣悦雁说着,还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没想到话刚说完,那两个即将就要打起来的男人,同仇敌忾地偏头,看向欣悦雁。

北辰邪焱温柔一笑,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,优雅问询:“姑娘口中的弟弟,是指孤月无痕?”

九魂手中的刀也偏转了半分。

这架势,让欣悦雁吓得背后的冷汗,都流了出来。她纵然武功已经不低,但是也没有蠢到以卵击石,以为自己能对抗这两人的地步。

她立即识相的摇头: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我并没有丝毫要给夜魅介绍我弟弟的意思!”

才怪!

夜魅看他们两人,莫名其妙地对战就罢了,竟然还波及欣悦雁这样无辜的路人,也是忍无可忍。

走到他们身边,伸出手。

九魂一直记得她上次拎自己,让自己不跟北辰邪焱打的动作,所以早有防范。

然而,这一次。

夜魅的手,拎上的竟然是北辰邪焱的衣领。

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钰纬眼尖的看见,自家殿下的脸,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。

北辰邪焱固然可以避开,但到底不想惹她不快,没避。

于是,被拎出了半米远。

夜魅瞟了他们一眼,冷声道:“没事别天天无缘无故地抬杠,就算是为沾我身上的仙气,你们也没必要如此!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所有人都以为,北辰邪焱被这么拎了一下,会生气。

却万万没想到,他们从来恶魔一样,让众生吓得抖腿的四皇子殿下,竟然探出头,将脑袋伸到夜魅脸侧,一脸的可怜兮兮:“夜魅姑娘,焱不管,你必须要补偿焱!你方才那一拎,焱将从此夫纲不振!”

钰纬默默地抚上自己的额头。

殿下,您在夜魅姑娘面前,有过夫纲吗?

夜魅回头扫了他一眼,眼神冰冷:“你希望我怎么补偿你?”

这半点看不出要补偿的意思,反而好像要打人。

四皇子殿下还算善于察言观色,他立即后退,俊美魔邪的脸上,带着明显的委屈:“好好好!不补偿!就让夫纲见鬼去吧,以后我们只谈妻纲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