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殿下,夜魅姑娘肯定想打您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这话一出,九魂眸中再一次染上凶光。

夜魅也无语地瞟了一眼北辰邪焱,冷声提醒:“我觉得我们的关系,只是朋友,你不要总是夫纲、妻纲的自作多情!”

她这话一出,九魂的神色立即缓和下来,方才那种要拿刀砍人的架势,顿时没有了。

钰纬原本以为自家殿下听见这句话,顿时就变脸,甚至会生气。

却没想到,北辰邪焱听了,倒是云淡风轻的一笑,那般可怜兮兮的样子,也顿时消失不见,深情的眼眸看向夜魅,慢声道:“是不是自作多情,现在定论还太早,焱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,得到夜魅姑娘的认可!”

夜魅懒得回话,直接收回了眼神。

现在定论也的确是太早,因为她现在虽然对他没到喜欢的份上,可多少的确是有几分好感。

夜魅看了卢相桦一眼,冷声道:“盯着大漠的人,顺利的话,我们今晚就突袭!”

“是!”卢相桦立即应下。

这时候,司马蕊走了进来,也听到了夜魅对卢相桦说的话。

她看向夜魅,开口道:“夜魅姑娘,倘若你们打算今晚便动手,那我和欣悦雁,就趁乱进入军营,去找大漠的右翼王,问我义兄的下落。不知姑娘能否容许我们今夜去?”

夜魅扫了她一眼,冷声道:“你们想去任何时候都可以,并不会扰乱我的计划。”

“好!”司马蕊立即点头,看了一眼欣悦雁。

欣悦雁也颔首,看着司马蕊道:“回去准备一下,就今晚!”

夜魅又看了一眼欣悦雁,点了点头,冷声致谢:“多谢你的秘籍!我先回去休息了!”

晚上还有一场仗要打,她现在要回去养神。

“不客气!记住你答应我的事儿就行!”欣悦雁对着夜魅眨眨眼,一脸得色。

司马蕊诧异地看了一眼夜魅,又看了一眼欣悦雁,完全没想到夜魅竟然这么快,就得到了欣悦雁的认同。

北辰邪焱却是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欣悦雁,眸中掠过一缕妖光,让欣悦雁哆嗦了一下,她二话不说,高声道:“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!”

话毕,拉着司马蕊,飞奔而去。

夜魅也没在意,转身离开,并对众人道:“除了吃饭,其他事情都别叫我!”

话音落下,却看见北辰邪焱的眼神,在她脸上认真打量。

夜魅脚步顿住,回头看向他,纳闷地伸出手,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冷声询问:“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

“没什么!”北辰邪焱慢声一笑,优雅地道,“只是忽然发现,夜魅姑娘其实容貌一般,远不及焱的美貌!”

众人:“……?”

钰纬诡异地扭头,看了一眼自家殿下。难不成殿下,反省了自己上次放蛇的行为不对之后,这回打算用这种方式来……

夜魅的眉心跳了跳,其实心里已经有点冒火。

打量了一下北辰邪焱那张俊美魔邪的脸,带着神祗的俊美,和上古妖魔的邪气,纵然她自己的确已经算得上是绝世美女,可摸着良心说,的确是比他差了许多。

于是,秉承着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,她内心纵然非常不爽,却到底还是没有当场发作。

深呼吸了一口气,盯着他,语气不太好地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想表达什么?你的用意是什么?”

说起来这件事,夜魅还想起来他往自己床上放毒蛇的事情。

想着,夜魅又冷声补充道:“或许你也打算一起交代一下,为什么要往我的床上放毒蛇!”

看着她语气不善,神态不善,甚至问出来的话,用排比句式,明确表达她的不满。

四皇子殿下眉心一跳,顿时有了不好的感觉。但他还是优雅一笑,云淡风轻地坦诚:“夜魅姑娘这都看不出来吗?焱做这些事,说这些话,其实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!”

钰纬:“……!”果然,他就知道!就算经过了上次毒蛇事件的教训,殿下在引起女人注意这方面,还是丝毫没有长进。他翻着白眼,默默伸出手,擦了一把额头的巨汗……

众人:“……?”

看着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片空白,尤其钰纬不断翻白眼,并一直伸出手擦额头的汗水。

北辰邪焱到底也不傻,顿时明白自己恐怕又用错了方式。

果然,夜魅听完之后,只看着他冷笑了两声,眼神冰冷如刀:“是吗?你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?我差点就以为,你是为了引起我的敌意!”

她话音落下,转身就走。

不得不说,作为一个女人,她真的很讨厌别人说自己长得一般,或者是长得不如谁美,哪怕是事实,她也不爱听。只想呵呵他一脸!

不过,让她觉得奇怪的是,她为什么听完非常生气,却没直接出手打他?想到这里,她都走远了,也不好再回去打,只好先憋着。

九魂也回头,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那眼神带着不可思议,最终慢慢转化为放心的神情,就差没直接说出一句,“看见你这么蠢,我就放心了”。

其他围观的所有人,也都用一种宛如看“奇才”的眼神,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各自咽了一下无语且恐惧的口水,纷纷拱手:“属下退下了!”

“属下告退!”

众人作鸟兽散,很快走了个干净。

钰纬用一种惨不忍睹的神情,看了一眼自家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殿下,抚着额头道:“殿下,您为夜魅姑娘教训了大皇子,在她心中留下的好感,恐怕都被您刚刚那句话败干净了!”

北辰邪焱闻言,俊美魔邪的面上,带着深思和费解,并没说话。

钰纬又继续道:“恐怕不止如此,她现在肯定很想打您,说不定还仇视您!”

钰纬说着,自己都有点想为自家殿下的追妻之路,痛哭一场。

北辰邪焱顿了顿,扫了一眼钰纬,慢声询问:“焱方才的话,当真很愚蠢,不能引起她的丝毫注意吗?”

“不!”钰纬摇头,他简直想哭,“真的愚蠢是没错,但还是能引起注意的,只是引起的都是恶意!试想,怎么会有女子喜欢别人说自己长得一般?您真是……您还是想想怎么补救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