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爱还是圈套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撩人的气息涌动,空气中有一股诡异的电波。

夜魅的手在他胸口贴了几秒,她忽然笑了起来。她一贯使用冷漠的神情,在笑起来那一瞬间,倒是有种冰花绽开的美,极为冷艳慑人。

下一瞬。

她将自己的手,从他掌心抽出。犀锐的眼神,看向自己面前这俊美魔邪的男人,嘴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味道:“我应该谢谢你提醒我,你不是一个好人,并且又凌虐人心的习惯!”

扒拉在窗口偷听的钰纬,这一瞬间,眉心也跳了一下。

其实吧……

说真的,自家殿下这段时间对夜魅姑娘的种种,他也没看懂,完全没撸明白,殿下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夜魅姑娘了,或者说他也看不出殿下这么轻易爱上一个人的理由。

这时候听夜魅这么一说,嗯……

北辰邪焱闻言,脸色倒慢慢沉了下来,温柔含笑的神情,在这一秒变得冷硬,像是冰山里终年不化的雪,透着几分寒意,等着夜魅的下文。

夜魅坐起来,将他推开。

这一回他倒是没有跟她对着干,老老实实的被推到一边。

她冰冷的眼神看向他,又看了一眼地上这随着箱子,摔落了一地的诸多物件,似他拿来献殷勤的东西,冷声开口:“我来猜猜,你在想什么?先获得我的真心,然后踩踏它,再一次达到你凌虐人心的目的?而你这么做,是因为什么?”

夜魅不等他开口,又点点头,自顾地道:“如果说是因为你对我不满,不太可能。你这种虚无主义者,做任何事情,应该都只是为了自己寻开心,我推测你心中都不会对谁有仇,有怨,对不对?”

他沉默着,并不说话。

最终,夜魅对自己的话,做了总结:“所以,你想这么做的理由,也就是为了看我为爱伤心,让你自己体会到几分凌虐人的乐趣罢了,是不是?”

话说到这里,窗口的钰纬,都忍不住扭头去看了一眼自家殿下,冷若冰霜的神情。

要是殿下是真心的,那夜魅姑娘这话……

可以说得上是诛心了!

北辰邪焱听到这里,面上冰冷的神情,竟然顿时消失不见。恢复了那一分漫不经心,云淡风轻的优雅调调,他凑近了夜魅,慢声询问:“夜魅姑娘既然会这么看,那不妨告诉焱,你认为焱对你说的所有话,为你做的所有事。哪些是真,哪些是假?”

“全部是假!”夜魅很快地回复了四个字,冰冷的眼神,再一次扫向他,那眼神里面看不出丝毫感情,“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出,你出于什么理由,会愿意为了我,不惜改变自己!哪怕我的确是如此优秀,但事实上,你也不差。”

这句话,也算是夜魅对面前男人的肯定,他的确不差。

北辰邪焱轻笑了一声,慢慢站起身,维持着自己优雅的风度。魔邪的眼,扫向夜魅,慢声道:“你很聪明,那就是这样吧。焱先回去了,祝你晚上的行动顺利!”

话音落下,他大步离开。

钰纬蹲在窗口,表示完全没看懂,但是看见他家殿下出来了,他二话不说,赶紧跟了上去。

这一瞬间,夜魅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受。

他承认了自己猜测的所有说法,她却丝毫高兴不起来,还有原本那丝在她心头萦绕的,狡猾的,令她分辨不清是什么的情绪,竟也从丝丝的甜,变成苦,令她心头酸涩。

她无意识地走到了门口,目送那个人的背影远去。

刚入冬的这一夜,下起了雪。从他走出房门的时候,雪花从天空中飘落,她远远看着,渐渐发现一切都被模糊,可她以为自己冷硬,毫无感情的心脏,这一刻绞得生疼。

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,都有些困难。

最终她慢慢闭上眼,再睁开眼就是一片清明,冷漠如斯。

房间之中有他留下过的痕迹,这一秒她竟然如此庆幸,幸好自己足够聪明,即便这几日里,无意识的迷失在他的温柔中,但并没有陷得太深。

……

她不知道。

两百多米之外,钰纬跟在北辰邪焱的后头,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殿下的侧颜。这么多年来,他第一次从殿下的脸上,看到这样的神情,冷若冰霜,骤失了以往的那一份恶意与优雅。

雪花落在他身上,落到他肩头,看似毫无重量,却似压在心头。

仿佛令人看到,这世间所有的情绪,爱也好,恨也好,全部失去了重量。

钰纬低声道:“殿下,夜魅姑娘的话……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抬手,打断了钰纬。优雅的声,缓缓地道:“焱方才已经承认了,她说的都对!”

话音落下,他脚步更快。

钰纬却猛然道:“属下不信!说您原本想折磨她,这一点属下是信的。但后面……属下不信了,因为您即便想折磨一个女子,您不会跟对方有肢体接触的!”

更何况是吻?

而且不止一次!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的脚步,顿时顿住。雪似乎更大了一些,他魔邪的眼,看向远处,眼底都是一望无际的白。

旋即,他优雅的声,缓缓响起,带着几分自嘲:“从初见这个张狂,而过度自信的女人,焱的确如她所言,是想凌虐她,凌虐一个冷漠的女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?那就是让一贯冷漠的她,烈火一般灼热的爱上一个人,然后兜头撕开,让她明晰一切都是骗局。可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钰纬也慢慢低下头,知道自己的猜测可能是对的。

北辰邪焱慢慢笑起来,缓声道:“可最终,我真的动心了。她身上有我一样喜欢凌虐人的影子,却又跟我如此不同。我看着她为孩子们讨公道,看见她杀去漠北,看见她谋算用兵,看着她一路走来。也看见了她外表冷漠,内心却火热正义,看见她聪明而且刚做刚当,她一举一动,慢慢可以真正牵引我的眸光。要确切的说喜欢她什么,我也说不上来,其实焱自己都不确定,是不是真的喜欢!”

说到这里,他又是一笑:“可若说以前不确定,可现在心口这疼,这绞碎了一样的疼,却骗不了人。你知道吗?她不信,她一点都不信!这是我一生里第一次如此无力,我甚至后悔从前喜欢凌虐人心,才在她心中留下这样的印象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