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来睡我吧,我愿意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正在思虑之间,男人已经开始扯她的衣带。

夜魅的内心,这时候也就只剩下一个感觉,那就是日了狗!

她二话不说,伸出一只手,把他推开。凝眸看向他,眼神是冰冷的,嘴角是丝毫没有笑容的,神情是毫无感情的,语气是带着明显嫌恶的:“不想,请滚!”

你想不想得到我的身体?

不想,请滚。

要献身的目的如此坚决果断而明确,拒绝的也是毫不拖泥带水。

北辰邪焱闻言,倒也不恼,压住她,没让她推开。嘴角噙着一抹优雅笑意,慢声道:“这样的话,那就只能我来得到你的身体了!”

说话之间,他埋入她颈窝。

男人的气息就在耳畔,夜魅几乎是无意识地颤了一下,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几分,旋即软了半分,盯着自己面前的男人。

她伸出手,掐住他的肩头,用的力气还不小,若是一个没有武功的人,足以被她这一下,掐的肩胛骨都断裂。

“哎呀,疼疼疼……”四皇子殿下,倒是丝毫不假装自己无所谓,以一副饱受摧残的态度,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夜魅,知道她吃软不吃硬,他很会卖萌。

看他终于是老实了,不再往自己颈窝里面瞎埋。

夜魅身体的异样,也终于恢复正常,冷眼瞧着他,盯着他那双魔邪的眼,冷漠询问:“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?”

昨天晚上,她问他的目的,他其实已经算是承认了。

既然承认了,那么今天这又是哪一出?

北辰邪焱闻言,倒只轻笑了一声,低下头靠近她的唇畔,轻轻“嘘”了一声,示意她安静。

夜魅不知道他想搞什么,便真的没动,看他靠的越来越近,似乎是想吻她。

这令她的眉峰,也渐渐皱了起来。

好在,他到底是知道分寸的,在将要碰上她的唇的时候,停了下来。夜魅不明所以地盯着他……

片刻之后。

他嘴角淡扬,露出一个笑容。那笑容俊美魔邪,极为蛊惑人心。旋即,他吐出一句话:“还好,没中毒!传闻大漠的左翼王,身份成谜,但可知的是他用毒的功夫无人能及,你与他交手,没中毒,看来他也知道你不好算计。”

夜魅一怔。

而他说完这话,便乖巧的起身,不再压着她。

夜魅诧异地看他一眼,冷声问询:“你专程来,是为了看我中毒没有?”

北辰邪焱闻言,倒是笑了,偏头扫向她,温柔却又不正经地道:“不,我专程来,是为了献身。希望你能狠狠占有焱,满足焱内心对你渴望!”

夜魅:“……你说这种话,真的可能被睡,你知道吗?”

她这话一出,她自己嘴角也抽搐了一下。

北辰邪焱似也愣了一下,魔邪的眸子掠过一丝光亮,有一丝笑意在眼睛里面晕开,旋即那笑意越来越浓。

下一瞬,四皇子殿下毫不犹豫地往侧边一躺。

他今日穿了一身火红色的锦袍,随着他躺下,衣襟微开,胸口的肌肉透着张力,浮现在夜魅眼前。

他看夜魅的眼神,透着浓浓的勾引。

修长玉指伸出,理顺他胸前的墨发,每一个动作,无不勾人。优雅的声,也缓缓地道:“来吧,来睡我吧,我愿意!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……

大漠之中。

完颜烈的帐篷,时而不时,发出一阵一阵惊天惨叫。

“说!萧瑟炀到底在哪里?”欧阳涛的长剑,横在完颜烈的脖子上。而右翼王的肩头,都是伤口,鲜血如同泉水,从里头涌了出来,那是欧阳涛方才刺出来的伤痕。

完颜烈的脸上,都是痛不欲生的神情,心里更是将夜魅和北辰邪焱恨到了骨子里。

而营帐之外,都是大漠士兵们的尸体。右翼王重伤,他们按照大漠王的意思护送右翼王先回王庭,谁都没想到,会在半路遇袭。

完颜烈痛得呼吸都已经不顺畅,眼睛里头更是翻出红血丝,盯着欧阳涛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!”

“你还不说!”欧阳涛又是一剑,刺入了完颜烈的肩头。

肩头的伤口一个挨着一个,就跟一个个血窟窿似的,看起来极为吓人。

“啊——”完颜烈痛得又惨叫了一声。

司马蕊在边上,拿出袖中银针,冰冷的眸光,扫向完颜烈:“你已经是一个废人了,你最好说出我义兄的下落,否则我们不介意将你变成一个死人!”

即便是医仙,面对自己在意的人出事,要出手杀人,也可以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完颜烈看着司马蕊手中的银针,顿时瑟瑟发抖起来。

欣悦雁在边上,无聊地扯了扯自己手中用来做武器的缎带,云淡风轻地开口:“跟他说这些废话干什么?不如先切了他的命根子,其他的我们再慢慢谈!”

“你——”完颜烈不敢置信地瞪着欣悦雁。

一下子也算是明白了,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。

正在这时,帘帐的门被掀开。一袭白衣的女子,大步踏入,面色冷若冰霜:“听说你们早就来了,问题处理完了吗?”

众人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
司马蕊的脸上露出一分喜色:“冰冰!”

钟若冰,天下第一侠女。向来冷若冰霜,但这都是不了解她的人看到的表象。

钟若冰点头,抽出腰间的佩剑,顶着一张无比美艳的面孔,姿态却如屠夫一般,准备杀猪似的走向完颜烈:“看来你们是没处理完了,他不说算了!我看他不说八成是一点线索都没有,不要跟他浪费时间了,等我把他切成一块一块。”

欧阳涛在旁边看着这三个女人,脑后流下了一滴冷汗。

也不知道这个世道是怎么了,咳……

女人比男人都凶。

完颜烈顿时也被这三个女人的架势吓到了,原本被欧阳涛戳了半天肩膀,就已经戳得受不了了,这会儿还来这么一出,他当时也不想做什么隐瞒了。

他哆嗦着开口道:“我说!我说!但是我有一个条件!”

“还敢提条件?”欣悦雁顿时拔高了声音。

完颜烈哽着自己的脖子,高声道:“我当然要提条件,我的条件就是,你们不能杀我!如果……如果你们同意,我就告诉你们所有的线索。如若不然,你们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!”

完颜烈也是拼了。

总归就是一条命,对方若是不肯放过自己,那他为何要告知他们线索?

他这话一出。

欧阳涛等人对视一眼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最终,欧阳涛点点头,看向完颜烈:“好!我们可以答应你,毕竟你全身的经脉能断的都已经断了,活着也是生不如死。但是你最好不要跟我们玩什么花样,否则你会死的很惨!”

完颜烈立即开口:“我说!在凌波山,我抢了……抢了他的秘籍,还给他下了毒,他逃到凌波山就失踪了,后来怎么样了,我就不清楚了!”

他这话一出,欧阳涛二话不说,看了众人一眼:“我去找!”

凌波山离这里不远,萧瑟炀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本事还是很有一些的,要想躲进去布个阵骗过这些人,不是不可能。

但众人不能理解的是,萧瑟炀为什么会失踪四年之久!

欣悦雁点头:“那你去吧,我们在北辰皇朝的边城,等你消息!如果需要帮助,就传信给我们求援!”

“好!”欧阳涛转身,准备出门。

司马蕊这时候,忽然看向他的背影:“欧阳涛,你先等等!”

欧阳涛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司马蕊:“有事?”

司马蕊直接便道:“借一步说话!”

欧阳涛看了一眼其他人,点了点头。转身出去,司马蕊很快跟上。

欣悦雁和钟若冰也没出声,纵然她们跟司马蕊是朋友,但是她们也都清楚,司马蕊和欧阳涛这些人,牵扯着宗政皇朝的是非,她们不便参与。

欧阳涛跟司马蕊,一起走出去之后。

欧阳涛看向司马蕊,开口道:“你有什么想说的,说吧!”

司马蕊扫了欧阳涛一眼,也不转弯抹角,直接便问:“我问你,宗政皇朝准备复国的那笔宝藏,你是不是知道下落?”

欧阳涛一怔,旋即矢口否认:“什么宝藏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“明人不说暗话!”司马蕊神色一正,看着欧阳涛道,“你应该知道,当年我为了帮阿曦付出了什么,为宗政皇朝做了什么!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骁钦的下落,甚至不知道他是生是死。”

她这话一出,欧阳涛眼神闪躲,有些不敢看司马蕊,当年司马蕊为公主作出的牺牲,外人不知道,但是他们知情人都明白。

而司马蕊的语气,又冷了半分,开口道:“所以你应该清楚,我是不可能出卖你们的,也不可能背叛阿曦。告诉我,算我求你了,你是不是知道宝藏的下落?”

欧阳涛闻言,神情挣扎了半天,犹豫矛盾了很久,最终狠狠咬牙,看向司马蕊,点头道:“应该是说,知情者是我跟萧瑟炀。我们两家当年,各掌握了一半的宝藏地图。所以不管是出于兄弟情义,还是为了宗政皇朝的大业,我也一定要找到萧瑟炀!”

他肯说实话,司马蕊得知了自己想知道的,也松了一口气:“你愿意承认就好,不然这些东西,我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!”

欧阳涛却是奇怪地看了司马蕊一眼,开口道:“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?说实话,谈及复仇大业,即便是我也不敢多想。皇子殿下当年死在皇宫里,公主又坠入暝河而亡。即便我们这些宗政皇朝旧部的后裔想复国,也无从谈起!”

司马蕊看向欧阳涛,忽然问:“如果皇子还活着呢?”

“那我们一定鞍前马后,誓死效忠!”欧阳涛语气坚决,他们家族当年对宗政皇朝忠心耿耿,这些年隐姓埋名,甚至行走江湖,也都是为了大业。

司马蕊却忽然话锋一转:“可,若活着的是公主呢?”

“公主?”欧阳涛一时间愕然,“你是说宗政曦?”

司马蕊点头,继续追问:“如果活着的是公主,你和我义兄萧瑟炀,是不是依旧愿意帮她复国?”

“一个女人……”欧阳涛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倒不是我瞧不起女人,只是女流之辈,难以号召宗政皇朝的军队,尤其……你知道的,当年宗政皇朝兵败,她……”

司马蕊打断了他的话,只盯着他道:“我只问你,如果阿曦还活着,你和萧瑟炀愿不愿意帮她复国?我只问你们,不问其他人。至于当年的事情,相信你也清楚,阿曦也不想!”

欧阳涛深呼吸了一口气,他其实觉得司马蕊真的有点莫名其妙,宗政曦已经死了,这是不争的事实,尸体都已经找到了,葬在北辰奕的王府。

司马蕊这个态度……

他有些恼怒地平复了一下心情,看着司马蕊道:“你说的不错,公主也不想,她也没有预料到北辰奕……其实,许多人都还惦记着公主当年的好,她的确是个心中放着黎民百姓的帝姬,如果她回来,我会效忠她。哪怕她只是一介女流,我相信萧瑟炀也会!”

“那好!”司马蕊点头,并提醒道,“记住你今日说的话!”

欧阳涛诧异地看了一眼司马蕊,皱眉问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忽然问我这些,宗政曦她早就……”

“这些你不必问,如果需要你知道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的!”司马蕊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欧阳涛觉得云里雾里。

而司马蕊又很快地道:“你先去找我义兄吧,早一天找到他,我们也能早一天放心!”

“嗯!”欧阳涛点头,怀着一种莫名奇妙的心情,转身走了。

司马蕊站在原地,目送欧阳涛走远。

她回头看了一眼北辰皇朝边城的方向,低声道:“阿曦……如果夜魅真的是你,那么我今日为你铺的路,就不会白费。我知道,你一定会报仇的。你和我受过的苦,失去的人,北辰皇朝和北辰奕,必须还给我们!”

她话音落下,片刻之后,欣悦雁和钟若冰,都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。

司马蕊回头看向她们,神色已经恢复正常,她看向她们两人,又瞥了一眼帐篷里头:“处理完了?”

欣悦雁点点头:“处理完了,我们给他喂了点蛊毒,如果他敢说谎,欧阳涛也没找到丝毫萧瑟炀的下落,他一定会生不如死!”

“嗯,那好!”司马蕊点头,旋即看向欣悦雁,“我打算回夜魅身边,你呢?”

欣悦雁立即扬声道:“我当然也是回她身边了,我方才都让欧阳涛有事传信到边城了,且不说还没找到萧瑟炀了,就是没把我弟媳妇拐回去之前,我也不会走的!”

司马蕊笑了一声,点头:“好!”

钟若冰这时候,倒忽然插了一句:“正好,我也想去会会那个夜魅!”

她话音落下,抱着长剑率先往边城走,姿态看起来冰冷,但也令人感觉到杀气腾腾。

司马蕊和欣悦雁对视了一眼,都不是很明白,钟若冰这态度是为了什么。

心里觉得有古怪,但也没说什么,很快地跟了上去。

……

夜魅的房间里头。

在北辰邪焱那番勇于献身的话说出来之后,夜魅果断地伸出手,粗暴地将他从床上扯起来:“请你立即滚出去!”

“不滚!”北辰邪焱果断地躺在原地,坚决不下床。

一双魔邪的眼,带着勾魂夺魄的味道,看着夜魅:“你今日若是不睡我,我是不会走的!”

夜魅的脑后,出现了一面黑线墙。

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,偏偏他耍无赖的时候,气度还是优雅卓越,是完美男人的代言人。

夜魅深呼吸了几口气,盯着他的眼睛,冷声开口道:“我知道自己很美,让你迫不及待想把你自己扒光了来伺候我,但是北辰邪焱,你现在是不要脸了吗?”

他到底想怎么样?

是不是认为她傻?觉得就算是他已经坦然承认,他一直都存着不好的心思,一直都只想算计凌虐她,想令她感到痛苦,但是她还是会被他撩动心弦?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倒是笑了。

反手抓住她打算将他拖下床的手腕,将她扯到他身前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脸?只有不自信的人,才会在意这种东西。夜魅姑娘说的没错,焱不要脸了!”

夜魅闻言,倒只是盯着他,不说话。

眼神冰冷,似乎是想透过他的神情,透过他的话,透过表象,来看清楚他心中真实的想法。

但这眼神很冷,看得北辰邪焱竟生平第一次,觉得心里发慌。

对视之间。

他忽然意识到自己,喉头都有几分干涩。最终,他盯着夜魅的脸,慢声询问:“可以……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他神情认真,看不出丝毫恶意,看不出从前那番恶魔般的态度。

无比诚恳。

这世上最能打动人心的是什么?无非就是真心与诚恳。

他这话问出来了,她却没回答,看她不答。他竟有了心慌的感觉,生命中第一次,担心会听到否定的答案。

不可否认的,这一瞬间,听到他的话,夜魅心头阴霾的情绪,竟在这一秒钟,散开很多。

她盯着面前这张俊美魔邪的脸,冷声开口:“再给你一次机会?”

“不错!”北辰邪焱颔首,优雅的声,缓慢而又坦诚地道,“你猜的没错,从一开始,我的确是想凌虐你的心。可后来,一切都变了,变到超出我的预料。昨夜焱说愿意为你改变自己,的确发自真心,只是起始抱着不好的心思,所以昨夜也没有辩解。现在焱只希望,我们能有机会,从头开始!”

话必须说清楚,不然她心中永远怀着质疑和芥蒂。

夜魅看着他,冷声询问:“你说你喜欢我,那么你喜欢我什么?聪明,出色,优秀,重情重义?还是我高洁而且谦虚的良好品质?”

窗口偷听的钰纬:“……!”

夜魅姑娘这是抓不住重点呢,还是在她心里,这才是重点呢?

北辰邪焱似也顿了顿,最终他笑了,慢声道:“都有!不仅仅如此,夜魅姑娘还美艳动人,冷艳无双,如高岭之花令人不敢攀折,焱眼下追求夜魅姑娘,其实内心都在担心自己高攀不上!”

钰纬默默抚了一下额头……又来了,马屁焱上线。他从来都不知道,殿下这么能拍马屁,以前根本没看出这方面的潜质啊……

北辰邪焱的话,无疑说得很合夜魅的心意。

夜魅看了他几眼。

最终点点头,冷声道:“你刚刚的话,我可以考虑一下!”

“嗯?”四皇子殿下愣了一下,有点不敢置信。

窗口的钰纬也愣了一下,他也觉得不敢置信,他本来以为殿下要花不少心思,并且甚至要跪下道歉,夜魅姑娘才会考虑原谅他呢。

北辰邪焱一愣之后,倒很快地笑起来,慢声询问:“此话当真?”

夜魅盯着他,坦然回答:“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,除了谦虚,就是不矫情。我不否认我对你有点好感,否则昨天你那么说,我心里不会感到失望,甚至失落,以至于到现在心情都不是很愉快。大概也是因为昨晚那么一出,我才意识到,我的确对你有点好感。”

话说到这里,夜魅继续冷声道:“我一向不喜欢为难自己,既然对你有好感,这些问题你能解释清楚,并且我能接受你的说词,那就可以考虑原谅。就是这么简单!”

夜魅作为一个钢铁直女,虽然思维模式是男性化了一点,但这样的好处,就是足够理性。

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她也敢于承认,没有一般女人那种矫情、作、说反话,浪费时间、影响心情的习惯。有好感就是有好感,不为难自己就是不为难。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的面上,浮现出明显的愉悦。

他觉得,他真的该死的,爱死了她这样简单干脆,明了利落的性格。

而且,她说,她对他也有好感。

话说到这里,夜魅开口道:“好了,该说的已经说完了。今天大漠的军队吃了这么大的亏,想必很快就会准备反扑,我要立即休息一下,准备应敌。既然我同意考虑,你就要给我考虑的时间!现在你先出去!”

“好!”他这回答应的倒是干脆,并优雅地慢声道,“如果觉得累,大漠的军队,可以由焱来解决!”

他话音落下,夜魅还没来得及回答。

“砰!”的一声,夜魅的房门忽然被人踹开了。

夜魅和北辰邪焱都愣了一下,扭头看向门口……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emm……山哥哥昨天首订数据,对哥来说……可以说是扑街了,哥觉得就像做了一场噩梦,整个人到现在都浑浑噩噩的,完全丧失了自信和斗志,真想一觉睡下去不醒,哭唧唧……把你们的怀抱借给我哭一哭……哇的一声哭出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