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北辰骚狐狸,出来受砍(四)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众人都为九魂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只觉得这小子怕是命不久矣……

而九魂,看着地面散出的火焰,眸色微凉,身形一退。

只是片刻之间,就已经到了数十米之外。

火焰烧灼而过,没有碰到他的衣角,就已经幻灭在空中。

而同样的,九魂幻化出来的那些影子,也都已经消失不见,没能伤到北辰邪焱分毫,甚至都没能近身。

两人再一次对峙。

空气中的硝烟味,已经又燃了几个点。

在场的不少人,看着这一幕,都已经开始瑟瑟发抖起来,他们甚至觉得自己继续看这两个人打架下去,自己是会有生命危险的。

北辰邪焱看向九魂,眉宇之中多了几分赞赏,优雅地慢声评价:“没想到,你倒是有超出你年龄的实力!”

九魂顿时一怒。

北辰邪焱这个人,即便是夸奖,也都不忘记踩人家的痛处。

提醒着九魂,夜魅一直只将他当成一个孩子,当成弟弟。

九魂懒得跟他废话,又是一招,对着北辰邪焱的脸攻击而去……

……

皇宫之中。

龙椅之上,北辰皇朝的皇帝,看着自己手中的密函,气得脸色发青。

旁边的总管太监,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,迟疑着询问:“陛下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皇帝沉默了半晌,扫了一眼那总管太监,出言询问:“司徒枫回来了吗?”

总管太监愣了一下。

旋即很快地点头:“陛下,司徒将军已经回来了,昨儿个夜间,就背着小郡主,回了国丈府。嗯,还有,边城的李将军也来了!”

皇帝回头看了一眼那总管太监,眉心皱起,浮现出一丝困惑和不悦:“李将军?”

“是!”总管太监点头,并很快地道,“他正在殿外求见陛下!据闻他是奉命一路追杀司徒将军到京城的,此刻来找您,想必也是有事情要禀报!”

皇帝沉吟了片刻,看向总管太监,揉了揉剧痛的眉心,开口道:“你让他进来!”

“是!”总管太监,很快地出去宣旨。

没过一会儿,李将军就灰头土脸,神情紧张,一脸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,进来了。

进来之后,连滚带爬地走到大殿的中间。

“噗通”一声,就跪下了,并扬声道:“陛下!陛下救命啊!”

皇帝冷眼看向他。

将手中的密函,扔到桌案上,盯着李将军的头顶,冰冷的声音,带着几分帝王的威严,开口道:“你说吧,救命。救什么命?”

从皇帝不太好的语气里面,李将军也感受到了皇帝此刻心情不善。

但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他哆嗦了一下。

很快地开口道:“陛下,是这样的!四皇子殿下,下令要臣杀了郡主,可是司徒将军带着郡主逃了。臣也没有办法,只好一路追杀到京城……您知道的,无缘无故的,臣肯定不敢贸然杀郡主,毕竟郡主地位在臣之上,所以臣一直小心翼翼,不敢过度靠近,让司徒将军带着郡主逃了回来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李将军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:“可是陛下,他们逃回来了,臣却是完了啊!臣要是回了边城,凭着这办事不利的罪名,四皇子殿下绝对不对饶了臣了!”

李将军说着这话,都哭了起来。

皇帝的脸色,立即铁青了下来。

并且很快的,帝王的眼睛,注意到了李将军腰间的佩剑,皇帝眼神一冷,盯着李将军腰间的佩剑,冷声询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这一问,倒是提醒了李将军。

李将军二话不说,将自己腰间的尚方宝剑取下,恭敬地举过头顶,再次对着皇帝磕了一个响头。

哭丧着脸道:“陛下,这是监军带去边城的尚方宝剑,但是四皇子殿下当众将这把剑给了臣,一定要臣拿着它去杀了郡主。臣……臣也是无能为力啊!”

这下,皇帝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他狠狠一拳头,砸在桌案上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:“你的意思是,朕派去的监军,也被他这样戏弄?就连朕御赐可以先斩后奏的宝剑,他也能取走,将宝剑交给你!”

“是……是这样的!”李将军哆嗦着说了这么一句。

心里也知道,皇帝肯定不愿意听见这种话。

但是也没办法,事实上现在皇上对四皇子越不满,自己才越有保住性命的机会。

果然,皇帝一听这话,登时便是怒不可遏,站起身来,狠狠一拳头捶在桌案上,切齿道:“这个逆子!”

随着这一声出来,皇帝气得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,整个人踉跄了一下,狠狠咳嗽了一声。

总管太监立即伸出手,将皇帝扶住:“陛下,您冷静一下!切莫动怒,保重龙体!”

哎,也不知道这四皇子是不是生来克陛下的,继续这么几次,他怀疑陛下都要被四皇子殿下给气死。

皇帝深呼吸了几口气,狠狠几巴掌,拍在桌案上,咬牙切齿地开口:“混账东西!这个混账东西!无法无天!”

“陛下……”总管太监也只好继续规劝。

好半天,皇帝终于冷静下来。

整个人也似乎有些崩溃,他一屁股坐在龙椅上,神情看起来很惆怅。盯着下头的李将军,也不说话。

这下,李将军顿时也感觉到头皮发麻,不知道皇上心里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是小命,今日是否能保住。

半晌之后。

皇帝看向李将军,冷声询问:“现在跟大漠的战事,发展的如何了?”

一说这个,李将军更是哆嗦得如同正在过滤的筛子。

完全都不敢抬头看皇帝,只把自己的脑门埋得更低,开口道:“陛下,四皇子殿下,他……他将兵符交给了一个女人,并且口口声声说,他非常喜欢那个女人,要把接下来的战事,也全部都交给她!还说……”

皇帝听到这里,直接觉得自己要被气出脑溢血了。

他切齿怒喝:“还说什么?”

“还说……”李将军打着哭腔道,“还说您把兵符交给四皇子,就是信任四皇子,四皇子把兵符交给那个女人,也是信任那个女人,于是推理得出您也信任那个女人,说这一切都是您的意思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