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北辰骚狐狸,出来受砍(五)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他……”皇帝听到这里,险些没直接气得晕过去。

他愤怒地再一次站了起来,并且在站起来的同时,就狠狠地摔回了龙椅上,这样子,怕是再听点什么刺激人的消息,都能直接中风了。

总管太监狠狠地扫了李将军一眼,用眼神示意对方不要再说了。

并且飞快地给皇帝倒了一杯茶,开口道:“陛下您先消消气,您先喝口茶!千万保重龙体,龙体为重啊陛下!”

他是真的担心,陛下被四皇子这样一来二去的,直接气死了。

自己作为总管太监,看着陛下才方到中年,想着一时半会儿,也不可能驾崩,所以他都没有找好下家,来保证自己稳固的总管太监地位呢。

皇帝深呼吸了几口气,也终于意识到,自己要是继续这样生气下去,恐怕自己的身体,真的会吃不消,而且这个逆子惹他生气,早就不是一次两次,一天两天了。

于是,他闭上眼。

沉默了下来……

半晌之后,皇帝终于感觉到自己的气,平复了一些。他看着那个李将军,开口道:“那个女人……能为如何?”

不管再如何生气,皇帝也清楚,自己必须意识到一个事实。

那就是现在自己二十万大军,都在那个女人手上,他倒是可以不在乎北辰邪焱的死活,并强迫自己不要管北辰邪焱到底想搞什么鬼,可是他不能在乎他二十万大军的性命。

“嗯……”李将军犹豫了一下。

随后他开口道:“关于那个女人的能为,末将也不知道该如何说,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她武功高强,或许君上坐下的两位护法,都不是她的对手!”

说到这里,李将军点点头,坚定而又确信地补充了一句:“不,应该这么说……君上坐下的两位护法,联手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。她的身手已经直逼殿下,上次跟殿下交手三招,两个人都是分毫未伤!”

君上,当然是指神慑天。

而神慑天的两位护法,其实也就是外界对那两人的尊称,但也就是君上的心腹无疑。一位是北见歌,另外一位……他们还没见过。

这下,皇帝方才激动的神情,冷静了许多,看着李将军道:“你的意思是,那个女人的能力,还是可以的?”

总管太监也立即在边上道:“是啊,陛下您也听见了,四皇子殿下虽然是桀骜不驯了一些,但是总归做事情还知道分寸,就是将兵权交出去,那个女人的能力也是不俗!”

这话,无疑也是让皇帝的心,更宽了一些。

皇帝深呼吸了一口气,点点头表示明白,铁青的面色,已经退了许多。

李将军小心翼翼地偷看了皇帝一眼,补充了一句:“那个……陛下,那个女人,就是害郡主伤成这样的女人。也是皇后娘娘日前派兵,打算捉拿的女人。不仅仅如此……”

李将军犹豫了一下,还是继续道:“她还犯下了好几桩命案,翻了边城知府家的门槛,把知府夫妇打得不成人样,嗯……现在知府已经被殿下罢免了,并且还在那个女人的建议下,请了教书先生,每天强行给知府夫妇上课!”

“咳——”皇帝又尖锐地咳嗽了一声。

方才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铁青面色,这一瞬间又气得通红了。几乎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李将军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总管太监也是不敢置信地抽搐了一下嘴角……

女人之间拈酸吃醋,那个女人把郡主给打了,也就不说什么了,当那个女人胆子大敢殴打一国郡主,这些他都可以强行理解。但是……

杀了好几个人,还翻了知府家的门槛……

这就这么听起来,怎么好像无法无天的程度,跟他们殿下有得一拼呢?这根本就没比殿下好到哪里去嘛!

李将军哭丧着脸道:“臣说的话,没有一丝虚假夸大,句句属实!那个女人真的就有这么厉害,不仅仅如此,她还杀入了大漠的营帐,在众军之中,追杀了知府的儿子,并且在殿下的接应下,毫发无损的回来了!”

“哦?”皇帝方才气得通红的脸色,顿时又缓和了。

这时候他已经不想再管知府一家的性命了,并且深深地认为自己没有精力管那么多了……

他现在只关心与大漠的大战,未来的走向。

他看着李将军,开口询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那个女人能闯入敌营杀人,还能分毫无伤地退回来?”

那要是这样的话,至少说明那个女人跟大漠是敌对的。

并且还有这样的能力……

毕竟闯入敌军的军营里面杀了人,还能什么事儿都没有的回来,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?

非是绝世高手,基本是不可能。

李将军点点头:“的确是这样!”

这下,皇帝顿时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证明那个孽子,到底还知道点分寸,这个女人也的确是有几分实力!”

但是现在皇帝已经想哭。

就这么短短一会儿,他的心情就如同过山车一样,忽高忽低,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,一会儿想吐血,一会儿又很欣慰。

他甚至有种不祥的预感,关于……

北辰邪焱是他人生的第一块首当其冲的重要心病,而夜魅……很快地会成为他人生的第二块心病!

就在这时候。

一名宫人,走入大殿,开口禀报:“陛下,司徒将军和郡主求见,还有……国丈和丞相大人也来了,说是要求您伸冤,严惩四皇子和那个叫,叫……叫夜魅的女子!”

……

北辰皇朝的边城。

城楼之上,那两人还在交战。

士兵们都一脸麻木地看着周围原本树木茂盛的林子,见着方圆几百米的大树,都倒塌在地。

地面上还有焦黑的痕迹,那是被内力造成的火焰,烧灼的大地。

他们见识了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的,宛如神仙斗法一样的内力之战,但也同时感觉到自己心情,都十分玄幻。

只有天知道,他们已经多少次,一会儿想着殿下是不是要死了,一会儿担心小九是不是要挂了。

而那两人,打到这时候,也终于打算要做一个终结。

两人对视一眼,旋即,剑锋一转,杀气毕现,极招已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