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 卖力演戏的心机焱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四面似乎空气都开始震动起来。

将军和士兵们,甚至怀疑是不是发了地震,以至于他们颤抖战栗着,只想飞速逃离现场。

就连刚刚睡着的夜魅。

也被这巨大的震波惊醒……

同样的,以她一个现代人的角度,她也认为是外面发了地震。

她还没考虑好,自己是不是赶紧逃命。

外面已经传来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

随后,一切归于平静。

空气也安静了,地面也不晃动了,夜魅琢磨了几秒钟,自己作为一枚主帅,要是真的发地震了,没理由都没有人来通知自己一下吧?

于是心大的她,在整个地面都平静下来之后,“噗通”一声,倒回自己的被窝上,闭着眼睛睡觉去了。

天大地大,睡觉最大。

……

而城墙之上,两个人的交战,也的确是做到了方圆数里都飞沙走石,地面轰塌。

但是城墙却是分毫无损。

两个男人就在城墙上面对视。

空气中有一缕墨发,在半空中飘散,不知道是谁的头发断了一缕。

是的,即便这些士兵们,将军们,都在这里围观着全过程,但他们两个人交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,谁都没弄清楚,这个头发到底是谁的。

钟若冰和欣悦雁这样的绝世高手,这时候同样是看得一愣一愣的,再一次怀疑自己八成是个假高手。

空气沉寂了片刻之后。

众人的眼神,两边看了看,终于在九魂沉着一张脸的状态下,分辨出了输赢。

九魂看着半空中那一缕墨发。

凝眸扫向北辰邪焱,那双如死水的眸子,透着敌意杀气,但他依旧坦然道:“我输了,半招。”

“哗——”的一声,在场所有人都哗然。

其实他们从一开始,就没人认为九魂能打得过殿下。

但是……

谁都没想到,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,竟然败在殿下手中,只败了半招。那倘若假以时日……

这少年的能力,不可限量。

北辰邪焱看九魂的眸光,也带着几分赞赏,他优雅地慢声道:“以你的年纪,能有这样的修为,的确让焱赞叹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!”九魂冷眼看着他,既然是输了,九魂并非是不服输的人,也不是输不起的人。

他看着北辰邪焱那张惹人讨厌的脸,第一次倒懒得生气对方又在影射自己年纪小,低声道:“五年之内,我必败你。”

对已经到他们这个程度的绝世高手来说,只是半招,也至少需要七八年的精进,而五年,他九魂,有这个自信就能做到。

九魂话音落下,不再理会北辰邪焱,转身离开。

北辰邪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双手负在身后,目送对方走远。

钰纬暗戳戳地跑到自家殿下身边:“殿下,那个……您不赶尽杀绝?”

“夜魅姑娘说了,不可伤他性命!”北辰邪焱云淡风轻地笑了一声,倒并不在意,旋即,他又慢声道,“何况你也看出来了,这小子能力不俗,若是想取他性命,没有一天一夜,怕是不行!”

一天一夜之间,夜魅肯定睡醒了,看见自己完全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坚持要取这个小子的性命,到时候保不齐怎么看待自己。

“可……”这不是钰纬最在乎的问题。

钰纬最在乎的问题,其实是……“殿下,方才那小子的话,您也听见了。他说五年之内,一定会败您,您这时候不把他赶尽杀绝,五年之后,您会很危险啊!”

北辰邪焱闻言,漫不经心地扫了钰纬一眼,慢条斯理的询问:“所以你的意思的,这五年他会精进,而焱就死了吗,所以不得不停留在原地,等着人来灭杀取代?”

钰纬:“呃……”

他顿时明白了。

是哦,五年过去,九魂可以精进武功,殿下也可以啊。

正当钰纬明白过来之间。

北辰邪焱眸中掠过一分笑,俊美魔邪的面上,带着优雅与恶意,慢声道:“现在焱能胜他半招,五年之后,焱至少胜他两招!”

那便是比今日还多胜一招半,他们这个程度的高手,再多一招半的精进,怕是需要二十多年才能做到,他北辰邪焱,五年足以。

钰纬:“……”

好的,他懂了。

这两个人算是杠上了,今天打得飞沙走石,充满了不友好不愉快还不够,五年之后的狠话,都分别放下了。

这都是准备死磕一辈子了是吧?

钰纬想着,都替他们感到疲累的摸了摸自己的前额……

而就在这时候,北辰邪焱扫了他一眼,温柔地建议:“钰纬,内心戏不要太多,你会很累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最近内心戏多也被看出来了?

他一脸麻木地道:“殿下,您要相信属下,经常这样培养内心戏,属下一定能成为一个……出色的小戏精!”

城楼下面的将军们和士兵们,都还看着这一幕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
五年之后这两个人,是不是真的能如同他们放下的狠话一样,一定打败对方,或者是一定胜对方两招,这个他们是不清楚了。

但是今天……

这两个人的实力,他们是真的已经看见了。

简直是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。

钰纬看了一眼北辰邪焱:“殿下,今日您打败了他,您说他接下来还会跟您作对吗?”

北辰邪焱顿了顿,云淡风轻地开口:“该拔刀的时候,他还是会拔刀。”

这个九魂,他甚至怀疑对方的世界里,是不是所有的事情,都只能通过拔刀的解决。

钰纬:“哦!”所以你们今天这么一打,也并不能让你们就此休战啊。

就在钰纬叹气之间。

北辰邪焱扫了一眼城墙下的将士,优雅的声,缓缓地道:“今日跟小九一战,是焱输了,你们明白吗?”

将士们:“啊?”

众人都张大了嘴,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殿下。

不是赢了吗?

还是输了才是光彩照人的事情,所以殿下打算扯谎?

正在所有人懵逼之间,北辰邪焱又慢条斯理地继续道:“原本这一战,焱是可以赢的。但是因为听了夜魅姑娘的话,不能伤小九性命,焱便在关键的时刻退让,没伤及小九性命,但是焱因此受了不轻的内伤!”

众将士:“……”什……什么玩意儿?

殿下这是在讲故事吗?

有这么一茬吗?

他们为什么什么都没看见?

萧越清算是反应比较快的,他条件反射地第一个开口:“殿下,您的话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末将等完全听不懂?”

话音落下之后,萧越清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生平第一次如此后悔,自己反应如此之快,这下好了,反应过度了,也不看看殿下是什么脾气,该不会处置还是玩死自己吧?

北辰邪焱扫了他一眼,又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众将士,他叹了一口气,即便是叹气,姿态也极为优雅。

旋即他慢声道:“夜魅姑娘只能听到这一个答案,你们听懂了?”

“啊?”还有士兵不是很明白。

但是钰纬,萧越清,卢相桦,还有远处的三个女人,也思考了一会儿之后,是完全听明白了。

钰纬的嘴角直接抽了抽,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家殿下:“殿下,您方才才让属下内心戏不要太多,现在看来,您才是真正的老戏骨!”

这是想干嘛?

去找夜魅姑娘假装受伤,博取同情,还要说自己是因为夜魅姑娘的话退让所致,使得夜魅姑娘感动?

对于钰纬这样的评价,北辰邪焱丝毫不以为意。

萧越清等人,立即点头致意:“是,殿下,末将等明白了!”

他们的脑后都顶着巨大的汗珠。

下一瞬,北辰邪焱的眼神,扫向不远处那三个女人。眼神看过去,三个女人就是一阵激灵。

司马蕊第一个顶着额头的冷汗开口:“四皇子殿下放心,我们不会多话,我们知道活着有多重要!”

欣悦雁疯狂的点头,表明自己也是一个珍惜生命的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