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一辈子没说过这么多谎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着萧越清诡异的神情,夜魅眉心皱了皱。

盯着这小子询问:“你这是什么神情?还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呃……”萧越清作为一名赫赫有名的大将,这么多年来,就没有昧着良心撒过谎,这时候让她对着夜魅睁着眼睛说瞎话,他还真的有点说不出来。

夜魅看着他吞吞吐吐的,顿时声调也冷了半分:“难不成是他们两个谁出事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!”萧越青赶紧摇摇头,摇头完毕之后,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快,重新点头,“不,不!”

他怎么忘了,殿下已经明确地对他们所有人说过了。

殿下受伤了……

夜魅看着他一系列宛如中风的表现,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,眉心皱了皱,冷声开口道:“到底是怎么了?你是不是说不清楚?那我去问别人!”

“这……”萧越清顿时也不想再让自己的同袍,陷入这样尴尬的境地了,这种事情自己一个人来一次就够了。

出于一种兄弟情,出于一种同袍爱,萧越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之后,直接便开口道:“嗯……这件事情是这样的,听说您不让四皇子殿下伤及小九的性命,四皇子殿下和小九,打得非常胶着,您是知道的……”

他觉得夜魅就算是睡成了一头死猪,也一定能听见外面打斗的动静。

“嗯!”这个夜魅的确是知道,现在想想也能明白,自己睡觉的时候,那一会儿地震,一会儿巨响,都是那两个小子交手导致的。

看夜魅的确是知道。

然后萧越清又昧着良心开口道:“因为打的太激烈,四皇子殿下险些伤到小九性命,据闻殿下是忽然想起来,您说不能伤及小九性命,于是殿下及时收手……”

司马蕊和欣悦雁,刚刚抛弃了自己的塑料花姐妹钟若冰,走到夜魅的院子门口,就听见萧越清正对着夜魅讲故事。

两个人表情一僵,都是一副我什么都没听见,我什么都没看到,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一起往自己的房间走。

听着身后的脚步声,萧越清回头看了一眼她们两个人,顿时觉得原本就无比尴尬的自己,这时候只觉得更加尴尬了。

夜魅也看出了那两人的不对劲,回来之后招呼都不跟自己打就走人,可不是不对劲吗?但眼下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。

她扫了一眼萧越清,冷声询问:“然后呢?”

后来又怎么了?

萧越清飞快地道:“然后……然后四皇子殿下就受伤了,并且伤势非轻。不过……不过……”

萧越清赶紧补充了一句:“都是内伤,所以肉眼肯定看不分明。不过夜魅姑娘也不用太担心,大夫已经说了,虽然伤得很严重,但是并不危及性命!”

萧越清说完这些话,自己的脑后都是硕大的汗珠,只怪自己发挥得太认真,都忘了是“内伤”,不知道这么补充一句,情况会不会有所挽回,可别让夜魅姑娘看出殿下没受伤啊,要是被看出来,自己恐怕也有危险。

夜魅的脸色,顿时沉了下来。

她冷眼看着萧越清,开口询问:“北辰邪焱现在在哪里?”

萧越清:“这……那个……”

萧越清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撒的谎,都没有今天这一天撒的谎多,并且说得话实在是太离谱,已经到了一种让他觉得自己说不出口的状态。

“你为什么一直吞吞吐吐?”夜魅也终于从萧越清的神情里面,看出了一丝不对劲。

司马蕊和欣悦雁,这两个一边回房间,一边竖起耳朵偷听的人,这时候脚步也是同时止住,都为萧越清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大将军,捏了一把冷汗。

萧越清一听夜魅这么一问,顿时慌了,飞快地道:“没有啊!末将没有吞吞吐吐,啊,是这样的。您知道的,我们一直都很畏惧四皇子殿下,所以提及四皇子殿下的事情,末将就会有一些紧张,也没别的什么,夜魅姑娘不要多心!”

他这么一解释,夜魅顿时理解。

的确,北辰皇朝的众生,每次看见北辰邪焱的时候,那种仿佛看到魔鬼的表现,足见众人对他的畏惧,所以射萧将军这么害怕,其实也并不奇怪。

看夜魅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。

萧越清为了避免自己吞吞吐吐下去,给露馅了,于是一股脑地开口:“殿下原本是想来找您的,但是他知道您这时候在休息,他担心自己过来之后,会打扰您。所以殿下就先回自己房间了!”

真的,萧越清觉得,他都被殿下编纂的这个感人至深的故事,给感动了。

司马蕊和欣悦雁,作为两名知道真相的人,一起听到这里,脚下都忍不住一滑,各自踉跄了一下……

其实她们是真的有点听不下去了。

编,太能编了!也不知道北辰邪焱是不是专门学过话本子的创作,她们两个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佩服。

当然,她们也佩服萧越清真的能一句不漏地,将这些鬼话,都说出来。

夜魅听完萧越清的话,抬眼就看见司马蕊和欣悦雁,一人脚下滑了一下,她顿时觉得有什么不对,抬眼看向那两人:“你们怎么了?”

好像从她们进门,听见萧越清在对自己说话,她们两个的反应,一直就不怎么对。

“啊?”司马蕊看了一眼欣悦雁,眼神交流。

虽然阿曦是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保护的朋友,夜魅目前就是她心目中的阿曦,但是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丢了性命,其实不是很划算对吧?

欣悦雁一脸沉重地对着她点了点头:“嗯!”

两个女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当着夜魅的面,完成了单音节的交流。

这让夜魅看她们的眼神,更加诡异。

萧越清却是觉得自己一阵头皮发麻,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姑娘,都是因为夜魅姑娘才能留在城中的,以她们跟夜魅姑娘的关系,保不齐就把真相说出来了。

然后。

下一秒钟。

欣悦雁指了指司马蕊,开口道:“这件事情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,你问一下她好了!”

司马蕊:“……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