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塑料花姐妹情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司马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刚刚不是眼神交流了,表明她们两个什么都不说吗?

为什么自己被卖了?

欣悦雁对着司马蕊,一脸惆怅地眨眨眼,其实对夜魅说出真相也挺好的,这样北辰邪焱就不会在夜魅的心里,捞到多么重要的地位,自家义弟才有希望嘛!

但是她自己又不敢说,只好指望司马蕊了。

她相信司马蕊是一个诚实的人,一定不会对着夜魅说谎的。

司马蕊顿了片刻,惆怅地看了一眼欣悦雁,也明白自己是被卖了。

她看夜魅的眼神,已经全部放在了自己身上,她一脸惆怅地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。

司马蕊拍了拍欣悦雁的肩膀,对着夜魅开口道:“哎,其实这件事情,她比我清楚多了,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明白,你还是问她吧!我真的是为了我义兄的事情,焦头烂额,一时间完全没有心情想别的!”

一个锅又很快的甩了回来。

欣悦雁动情地握着司马蕊的手,并且还啜泣了一下:“萧瑟炀是我的未婚夫,我内心肯定比你更加焦头烂额,这件事情还是你来说吧!”

这事情很明显了嘛……

谁说真话谁就死,谁说假话,哪天这件事情穿帮了,夜魅肯定也就记在说假话的那个人身上了。

欣悦雁的话说完,司马蕊也深情地握着她的手,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义兄,天天想退掉婚事,你怎么会焦头烂额呢?你心里开心还来不及,还是你来说吧!”

“不!我从前说我不愿意,那是我的错觉,在你义兄失踪之后,我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么惦记他,还是你来说吧!”欣悦雁胡说八道着,还捂着自己的胸口,仿佛已经难受的不行了。

萧越清在不远处,一愣一愣地看着她们两个人。

他心里当然明白,这两个人为何拼了命的互相推辞……

他这时候内心其实只想问一句话,你们女人之间的友情,真的都这么棉花吗?他脑海中还忽然想起来,被这两个女人一起扔在城门外头的另一名女子。

可怜萧越清一个古代人,不知道这种友情,可以用塑料花姐妹情形容,于是只好用他有限的认识,把它概括为棉花友情了。

夜魅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们两个,冷声道:“只是几句话而已,有这么难吗?你们已经难受到几句话都说不明白了?”

其实她们两个已经这样互相推诿了半天。

她认为,她们互相推诿的功夫,其实已经足够将事情说清楚了。

欣悦雁听夜魅这么一说,这时候也顿时后悔自己方才把司马蕊推出来了,早知道司马蕊不仅不说,还会把自己也拉下水,她才不会把事情弄到这种境地。

她当机立断,看了一眼司马蕊:“其实也没那么难受,就是因为我们看那位萧将军已经说了,虽然我们都没听清楚他具体说了什么,但是我们认为,他身为一名将军,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是能解释明白的,我们就不多费口舌了!”

萧越清:“……”

什么鬼?

现在开始撇清关系,表示刚刚什么都没听清楚,自己的话她们一个字都没听清,所以就算哪天谎言被戳破,也是自己一个人骗了夜魅姑娘,跟她们没有关系是吗?

司马蕊一听欣悦雁的话,顿时也反应过来,点了点头,立即一起装聋:“是啊!刚才萧将军说了什么,我们可真是一点都没听清,一个字都没听明白,但是你想啊,他位高权重,如果这么点事情都说不清,北辰皇朝养着他何用啊!所以我们就不多费口舌了,哎呀,忙碌了一整夜,我真的很疲惫呀!”

“我也是!我们先回去休息吧,这里的事情就交给萧将军了!”欣悦雁立即接话。

萧越清:“……”

他觉得自己原本只是奉命说了个谎,现在可好了,在这两位姑娘的强势甩锅之下,夜魅姑娘对自己今日扯谎的印象,一定非常深刻,他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了。

看着她们两个明显的不对劲,夜魅的眉心挑了挑。

但是她也明白,怕是问不出什么了。

于是她也不强行问,只是在她们蹑手蹑脚准备走的过程中,夜魅关心了一句:“你们探访大漠,找刀皇的事情,办的怎么样了?”

“该交代的完颜洪都交代了,现在欧阳涛去找我义兄了,希望一切都能顺利!”司马蕊一脸正色,很快回话,她心中却是一阵狂喜,太好了,终于不问北辰邪焱的事情了。

夜魅点头,冷声道:“嗯,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可以随时跟我说。”

“好!”司马蕊立即应下,脸上露出喜色。

因为她很清楚,夜魅既然对她说出这句话,就证明对方已经把自己当朋友了。

夜魅点点头,不再多说,司马蕊跟欣悦雁很快的离开。

她们两个走远之后,萧越清突然也想捅她们一刀,看了一眼夜魅,开口道:“夜魅姑娘,您似乎将她们当成朋友了?”

“她们对刀皇的下落这样执着,显然是值得深交的人,我将她们当成朋友,也不奇怪吧?”夜魅一直欣赏重情重义的人,因为她自己就是。

朋友相交么,三观相同或者相似,是非常重要的,司马蕊和欣悦雁,这股子重情义,自然是值得相交的。

“她们没您想象的那么好!”萧越清撇了撇嘴角,“方才在城门口,有一位姑娘,似乎跟她们关系不差,但是她们把那位姑娘扔在城门外面了,还让我们赶紧关门!”

更别说刚刚两个人还互相甩锅,最后把锅甩给自己了。

“是吗?”夜魅看了萧越清一眼。

萧越清坚定的点头:“是!我们都看见了!”别怪他一个大男人在背后捅刀子,谁叫那两人方才为了撇清关系,把锅都甩给他?

要不是她们两个在听见自己话的过程中,一会儿踉跄一下,一会儿仿佛要滑倒,夜魅姑娘也不会问她们了。

结果呢?

锅都甩给自己!

夜魅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这其中有隐情吧,她们不是这种人。先不说这个了,我去看看北辰邪焱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