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情商渐长的焱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眉眼精致的少年,清灵绝寰的少年。

还有这般高深的武功造诣,足以轻易夺走任何女子的眸光。

太阳越见毒辣,九魂也已经出了一身的汗。

手中一个剑花出,已经练功完毕,随后他收剑,长剑背在身后。

他回身之间。

看见几十名女子,怔怔然看着他。

他的眼神并未在她们身上多做停留,也无暇在意她们当中都有哪些人,只这么一眼扫过之后,便收回眸光,往自己的房间而去。

林舒窈见状,立即便稳不住了。

大步走到九魂的身后,开口道:“公子留步!”

声音已经不算是小,但九魂听见了,就跟没听见一样,根本没理她,脚步并没有停下,也并没有因此加快。

大步走向他的房间,进门之后,将自己的房门关上。

留下无意识地一直跟着他走到房间门口的林舒窈,一脸尴尬,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,看着紧闭的房门,脸色有些燥红,心里也有些怨怼,九魂竟然根本不理会她。

让自己在这么多侍婢的面前丢人。

随着九魂的身影消失不见,那些呆立着,宛如一只一只呆头鹅的侍婢们,也都尽数回神。

众人看着他们家一向知书达理,今日却忽然如此孟浪的小姐,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各自收敛了眸光,如梦初醒一般,飞快地离开,去做自己手头上的事。

林舒窈的贴身侍婢,也赶紧上去,走到林舒窈身侧,开口道:“小姐,我们先走吧,城主不是找您吗?”

林舒窈犹豫了一会儿,站在九魂的门口,心中还是有些不甘。

这是她活了这十几年,第一次看见一个男人,心能跳的这样快,甚至就要跳出胸腔,仿佛心脏根本就不是自己的。

她觉得这一定就是她命定的男人,她一定要嫁给他。

“小姐?”侍婢又提醒了她一声。

林舒窈回过神,忽然想起来什么,看了她一眼:“你方才说,父亲找我?”

“是啊!”侍婢点点头。

林舒窈也完全回过神,点了点头:“是啊,父亲找我!我此刻也正有事要找他,走吧!”

“嗯!”侍婢立即跟上。

……

北辰邪焱的房间里头,夜魅已经坐了小半个时辰。

也是因为太累了,打着盹儿,竟然在他床边睡着了。

认真地装了半天昏迷的北辰邪焱,这时候倒是忽地睁开眼,伸出手点了一下她的睡穴。

因着他武功太高,而夜魅也实在太累,她几乎是无意识地,被他点了睡穴。

下一瞬,他下床,拦腰抱起她。

将她放在床榻上。

躲在外面蹲墙角的钰纬,顿时就蹲不住了,瞅着夜魅这时候被点了睡穴,他立即急匆匆地冲进去,开口道:“殿下,您装一下昏迷就算了啊,为什么躺这么久?这不正是您博取夜魅姑娘好感,或者让夜魅姑娘对您心生怜惜的大好时候吗?”

他这时候内心的想法,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,看见殿下知道假装受伤了,他还以为殿下终于开窍了呢。

现在可好!

难怪殿下听说夜魅姑娘往他的院子来了,就让自己守在门口告诉夜魅姑娘说殿下昏迷了,早知道他就不应该听殿下的,他哪里知道殿下的情商又开始重新走下坡路了呢。

谁知。

北辰邪焱闻言,倒扫了他一眼,优雅地慢声道:“你以为焱的情商,会多日如一日,毫无长进吗?”

“嗯?啊?”钰纬愣了一下。

殿下这意思是,殿下的情商已经有所长进了?可是他今天,完全没看出来啊!

正在他疑惑之间,北辰邪焱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她已经很累,我原本以为她晚些才会来,没想到现在就来了。眼下离她彻夜征战回来,才数个时辰。她必然没睡好,焱便只好假装昏迷。她坐一会儿无趣了,就会打盹……”

钰纬顿时明白了:“她打盹的时候,您出手点她的睡穴,才好成功,否则以她的警觉性,就算如您,也无法绝对保证不惊醒她!”

“不错!”北辰邪焱应了一声,旋即帮她盖好被子,慢声道,“先让她好好休息几个时辰,若有紧急军务,拿来报我!”

钰纬:“……殿下,这是属下这辈子,第一次看您对军务,如此上心!”

寻常有关于军务,那是一群人在门外一排一排地跪着,跪求殿下稍微管一下,殿下也是我行我素,想干嘛就去干嘛,今天答应了处理,明天还能随便反悔的那种。

今天真的是有史以来,第一次,殿下主动说愿意处理军务。

北辰邪焱睨了他一眼,漫不经心地道:“军务与焱有何关系?只是不忍她过度受累而已,下去吧!”

哦,原来是这样。

钰纬立即乖乖下去了,并且他觉得,殿下的情商已经在以突飞猛进之态发展,自己以后其实不必再过度担心了。

走出门之后,钰纬很快地,重新躲在墙角偷看加偷听。

别怪他无聊,只是他是殿下的贴身护卫,殿下在这里,他又不能去别处玩,在门口站岗太无聊了,还不如过来偷听呢。

至于为什么这回在墙角,不去窗口了?

因为夜魅姑娘警告了他,不许在窗口偷听,他也已经答应了,所以他决定以后蹲在墙角偷听。

看,他就是这么一个从善如流的机智钰纬!

而房间之中,钰纬出去之后。

北辰邪焱也躺回了床上,与夜魅一起睡在被窝里头,让她的头枕在他臂弯之上,旋即解开了她的睡穴。

夜魅也的确是太累,竟然睡得很沉。

更古怪的是,她睡梦之中,能感觉到身侧有一股热度,这不但没有惊醒她,还令她有了安全感,觉得这个地方十分舒心,于是她更加往有热度的地方靠了靠,往他怀里钻,离他更近。

看她这样的反应,他垂眸扫了一眼,俊美魔邪的面上,带着愉悦,眸中也掠过一缕笑,抱紧了她。

他从来认为世上的一切都是虚无,他认为自己存在的意义,就是让这些虚无,彻底消失。

可这时候,生命里第一次,他觉得如此满足。

好像那些从前一片虚无的世间,忽然有了值得抓握的东西。而他,必然不会放手!

想到这里。

北辰邪焱也闭上眼,抱着夜魅一起睡去。

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