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 破局关键,北辰奕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钰纬兴奋地给自家殿下,竖起了一个大拇指。

只想站起身,双手挥舞,大喊牛牛牛。

夜魅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头疼,她摸了摸自己剧痛的额头,看着自己面前这张俊美魔邪,却暗藏算计的脸。

深呼吸了一口气:“我们两个只是在同一张床上,睡了一下。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……”

“说不定发生了呢?”北辰邪焱说着这话,还宛如防狼一样,掀起他自己的被子,看了一眼。

一副生怕自己早已被夜魅剥光,轻薄了的防备模样。

夜魅嘴角一抽……

难道她这些时日以来,在北辰邪焱的眼中,其实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女色狼。

才会让他对自己这样的防备?

正在她思索之间,北辰邪焱看着她,开口道:“既然夜魅姑娘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,连自己如何出现在焱床上也不知道,那么……夜魅又如何断定,你睡到现在,也没有对焱做任何事呢?”

钰纬简直想站起来,给自家殿下鼓掌。

瞧殿下说的……

把主动权,全部说到了夜魅姑娘的身上,不说殿下可能对她做了什么,却说是她对殿下做了什么。

把所有的锅,全部推倒夜魅姑娘的身上。

这简直就是高招嘛!

夜魅顿了片刻,感应了一下,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丝毫异样,衣服除了在睡觉的过程中,被带出了几个褶皱,也都是穿戴整齐。

这种状态,完全就不可能发生过什么。

她冷眼看向北辰邪焱,冷声道:“相信你明白,我们的确什么事都没发生,你不用强行假装质疑我们发生过。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立即摇摇头。

魔邪的眸子看向她,温柔的声,认真地道:“夜魅姑娘,焱的确不清楚是否发生了什么,焱的确是怀疑,并非是强行质疑,夜魅姑娘不要怀疑焱!”

夜魅:“……所以呢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这还扯不清楚了是吧?

北辰邪焱叹了一口气,看着她脸上已经带了几分凶狠,于是非常合时宜地又咳嗽了几声。

夜魅一见他咳嗽,本来是有点气的,顿时气也消了大半。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,帮他顺气,冷声道:“你还是冷静一点,你有伤在身。”

“实在是夜魅姑娘无情的态度,让焱无法冷静!”北辰邪焱说着,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一个俊美优雅的男人,这样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,也实在是令人容易产生罪恶感。

夜魅深呼吸了几口气,盯着他开口道:“我也不算是无情吧……”

她这分明是讲道理好吗?

北辰邪焱却看向她,几乎是分毫不让地问询:“那么,夜魅姑娘想好了,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了吗?若是让旁人看见我们睡在一张床上,尤其还是趁着焱受伤的时候……就说是捉丨奸在床,也不为过了!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的确是这样,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,还是一男一女,就这么睡了一觉,还并不是一会儿,是从上午一直到下午,现在都快天黑。

出去说他们两个什么事儿都没发生,怕的确没有人相信。

而且,北辰邪焱还在强调,是他受伤了,言语之间好像都是她乘人之危,趁着他受伤,跑到他床上非礼了他似的。

夜魅深呼吸了一口气,开口道:“那好吧,这件事情,就算是我的责任吧。”

话说到这里,夜魅也有点想把自己打一顿了,也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鬼,明明是来看他的,为什么忽然就睡着了,还把自己搞得如此尴尬。

说了半天,他无非就是要自己承认,这个责任都是自己的了,承认就承认,她夜魅也不是担不起责任的人。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立即满意点头,并慢声开口道:“既然夜魅姑娘都承认了,这一切都是你的责任,那姑娘是否一定要给焱一个交代?”

夜魅:“……!”这还没完没了是吧?

这个家伙,真的不是在蹬鼻子上脸吗?

她告诉自己,对方是个伤患,自己不要与他生气。默了半晌之后,她开口道:“所以呢,你希望我如何交代?”

北辰邪焱听了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一副似乎已经吃了天大的亏的模样,盯着夜魅开口道:“寻常男子睡了女子,需要如何交代。那么夜魅姑娘睡了焱,也一样交代就是了!”

他这是一副,完全不在意他才是男子,她才是女子的样子。

仿佛在他的认识里面,这并不是一个男尊女卑,女人需要维护清白的年代。而是一个男女平等,甚至女尊男卑,男人的清白也至关重要的年代。

夜魅的嘴角一抽。

寻常的男子睡了女子,都是如何交代的?

她看着北辰邪焱,心情已经非常恶劣,脸上带了怒气,冷声询问:“你认为,我是应该像一个有责任的男子一样,给你交代。还是像一个渣男一样,给你交代?”

有责任男子的交代,自然就是对这个女人负责一辈子了。

渣男的交代,则要么是给点钱,给点补偿,再要么就根本一点责任都负,拍拍屁股走人了。

她这么一问,墙角的钰纬,都顿时紧张起来,生怕殿下逼急了,夜魅姑娘一生气要做“渣男”了。

然而。

北辰邪焱并不笨,这时候,却不正面回答夜魅,只盯着她的眼睛,别有深意地开口道:“焱相信,夜魅姑娘不是一个做完事,不愿意负责的人!”

他这话一出,夜魅原本一脸的无语和恼火,顿时渐渐冰封。

神情转冷,看着北辰邪焱。

两人之间的气氛,忽然变得有点奇怪起来,谁都不说话,两人对视着,竟是分毫不让……

钰纬看着这样的气氛,也紧张起来。

这……

……

皇宫之中。

夏侯谌走进了皇帝的御书房,到了大殿的中央,便开口行礼:“小王见过陛下!”

“起来吧!”皇帝一脸疲惫,看向夏侯谌,“你总算是主动来了,想来你已经知道眼下状况了。你来了,自然也有你的主意,说吧,朕听着呢!”

夏侯谌闻言,笑道:“陛下,臣的确有主意!这件事情破局的关键,在北辰奕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