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 臭娘们,你以为你聪明如夜魅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这话一出,大漠王倒是沉默了。

有些惊讶地看了他几眼,开口道:“你当真如此有把握?”

军令状可不是随便立的,立下之后没做到,是要杀头的。从古至今,立过军令状的人,都屈指可数,他竟有这样的胆气。

那名将军立即开口:“末将的确有把握,就算大汗对末将不放心,大汗对末将的儿子鸠摩诃,也应该放心!”

“哦?你的意思是,鸠摩诃即将回王庭了?”大漠王倒是来了几分兴致。

当初若非鸠摩诃坚持要去寺庙修行,那么右翼王的位置,应该是鸠摩诃的,轮不上完颜烈,要是鸠摩诃愿意回来出手,那大漠王的确是有几分信心。

那名将军面色顿了顿,走到大帐的正中央跪下,道:“大汗,不管怎么说,我鸠摩耶是他的父亲,就算他再不愿意回来,看见他的父亲立下军令状,为了末将的性命,他也不会袖手旁观!”

话说到这一步,就已经很明显了。

鸠摩诃不一定愿意回来,但鸠摩耶的性命,鸠摩诃不可能不在乎。鸠摩耶的目的,就是借骁钦这一次的失误,将骁钦手中的兵权夺过来。

大漠王听完,并不说话,眸中带着审视,盯着鸠摩耶。

这时候,边上的陆绾绾倒是开口了:“大汗,有一句话叫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不管怎么说,左翼王是中原人,他对战中原人不愿意出全力,导致我们损失这么大,也并非完全在情理之外。大汗可不要因为左翼王从前的功绩,就对左翼王这么大的失误,视而不见啊!”

“是吗?”一直沉默着,没有说话的骁钦,这时候倒是看了陆绾绾一眼,“如果本王没记错,你也是中原人。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的意思,是你自己就是有异心的?本王是不是可以解读为,你先前屡次谏言,打消了本王和大汗的疑虑,就是因为你和中原人早就串通好了?”

“你!”陆绾绾立即站起身,伸出一只手,愤怒地指着骁钦,“你休要胡言乱语,栽赃污蔑我!这分明你的过错,你别想推给我。我早已嫁给耶律将军,就已经是大漠的人了,嫁夫从夫,左翼王莫要忘了这一点!”

大漠王立即怒斥了一声:“够了,闭嘴!你给我滚出去!”

“大汗……”陆绾绾不敢置信地扭头,看了一眼大漠王。

却见大漠王的确是看着她,眼神冰冷如刀,似乎现在让大漠王杀了陆绾绾,大漠王都能下得了手。

这样的眼神,顿时就让陆绾绾感觉到了惊恐。

鸠摩耶跟骁钦虽然是政敌,但是他对陆绾绾也是看不惯已久,鸠摩耶开口道:“大汗,听说这次兵败,跟这个碎嘴的女人关系也不小,日后我们商量要事,还是不要让她参与了!”

“你——”陆绾绾生气地扭过头,怒瞪鸠摩耶。

她好不容易才攀上大漠王,能走进大漠权力的中心,她心中还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成为夜魅那样,能手握重兵的女性当权者,可还没开始,这些人就让她出局。

鸠摩耶一个大漠人,脾气一向粗野,并不如骁钦这样有气度,见陆绾绾这样瞪着他。

他当场眼睛就瞪得圆如铜铃,盯着陆绾绾道:“我如何?要不是看在你是耶律善的女人,知道你成天在大汗身边胡说八道,老子早就砍了你!”

他想要骁钦手上的兵权是一回事,但比起骁钦,他更讨厌这个女人。

“我……”陆绾绾还想说什么。

大漠王却是完全不耐了,睨了陆绾绾一眼:“本王让你滚出去,别让本王再说第三遍!”

话说到这地步,陆绾绾也明白,自己继续留在这里,也是不能讨到什么好了。

因为不仅仅大漠王,在场所有的将军们,无论是哪一派,看她的眼神都仿佛能吃人。

她立即不吭声了,灰溜溜地离开。

等她出去之后,鸠摩耶还吐槽了一声:“一个臭娘们,不在房间里面好好呆着,还出来说三道四,出些馊主意,她以为她是那个夜魅吗?”

“她要是有那个夜魅一半聪明,也不会闲着没事,就在这里挑拨离间了,还出些馊主意了!”又是一名将军开口,语中带着明显的嘲讽。

陆绾绾刚走到门口,就听见屋子里头的人,说出来的这些话。

令她原本就极为愤怒的心情,顿时更加愤怒了。

她的拳头狠狠地攥紧。

总有一天,她一定会向这些眼瞎的人证明,她比那个夜魅,强上一百倍!

……

她出门之后。

大漠王看了一眼骁钦,开口道:“左翼王,鸠摩耶的提议,你怎么看?”

骁钦面无表情地开口:“大汗,臣早就说过,臣其实不愿意跟中原对立。如今有人愿意接臣的位置,臣再高兴不过!”

他这话一出,鸠摩耶倒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。

万万没想到,兵权这种东西,骁钦竟然能说放手就放手,这样简单干脆。

“左翼王此言非虚?”大漠王审视着骁钦的面色,不管怎么说,就算是这次损兵折将严重,但他还是不愿意自己的大漠,失去这一员大将,所以骁钦的心,他不能不挽留。

骁钦坦诚地道:“臣所言,句句属实,大汗不必有丝毫怀疑!兵权臣愿意交出去,只是要给谁,还请大汗好好衡量之后,再做定夺!”

该提醒的他已经提醒,至于大漠王听不听,就在大漠王了。

他神情诚恳,大漠王终于放心,却并没把骁钦方才说得话,听到心里去。

大漠王扫了鸠摩耶一眼,开口道:“既是如此,那兵权就先交给你,希望你不会令本王失望!”

“是!末将一定肝脑涂地!”鸠摩耶立即应下。

骁钦抬头,诧异地看了一眼大漠王。却见大漠王面色如常,仿佛什么都没意识到,骁钦有些失望地低下头,在心中摇了摇头。

罢了,有些注定的亡国之主,他骁钦能保对方四年,却保不住太久了!

大漠王看了一眼骁钦,继续道:“既然已经夺取了左翼王的兵权,就已经算是惩罚了。其他便不多谈,左翼王回去好好思过几日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