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第一智者,北辰奕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侍婢立即也不敢再多言,赶紧大步走了出去。

林舒窈满脸都写着不敢置信,走到板凳上坐下,一张面色依旧是铁青,没过一会儿,就已经觉得如坐针毡,站了起来,在自己的房间里面,焦急地来回走动。

没一会儿,她的侍婢回来了。

看着林舒窈道:“找到了,小九公子在整个城中,到处在找夜魅姑娘的下落呢!”

“夜魅姑娘?”林舒窈有些诧异。

侍婢道:“是啊,小姐。这些日子您没出门,也不打听外头的事情,您不清楚。现在整个边城,风头最盛的就是夜魅姑娘了,听说她不仅实力超群,而且善于用兵,不少将军们都觉得她是一名巾帼英雄呢!”

侍婢说着这话,脸上也露出几分崇拜。

毕竟在这个女人都依附着男人而活,只有身份尊贵,出身好的女子才能过得好些的年代,夜魅这么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,却能活得这么好,还得到不少男人们的崇拜,侍婢当然很羡慕。

林舒窈一听这话,攥着帕子的手,顿时攥得更紧了:“你是说,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,她长得美吗?”

侍婢点头:“美啊,听说那位夜魅姑娘,寻常不怎么爱打扮,也很少用胭脂水粉,但就是如此,也算是一名绝色佳人!小九公子,就是跟在她身边的,只是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,还无人知晓!”

说到这里,侍婢补充了一句:“对了。四皇子殿下好像是喜欢那位夜魅姑娘,所以将自己的兵权,都交给了夜魅姑娘。还有传闻说,今天早上四皇子和小九打了一架,就是跟那位姑娘有关,是为了争风吃醋!”

说到这里,侍婢同情地看了一眼自家小姐。

其实她知道的这些,都是她们这些侍婢,私底下八卦的,就是老爷都没听过这些八卦,无非是女人们闲来无事的猜想。但女人的第六感,一直都很准,所以她们还真的是这么认为的……

侍婢每说一句,林舒窈的脸色,就更白半分。

一直等侍婢说完,林舒窈的面色,就已经形如鬼魅,惨白如雪:“他……你的意思是,他已经有心上人了吗?”

侍婢立即摇摇头:“不!这也都是外面传的,全部都是奴婢们的猜想罢了,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当然问了他才清楚。啊,对了!”

侍婢猛然想起来什么:“小姐,有一件事,一定能离间他们的关系……”

“哦?”林舒窈顿时眼前一亮,看向那侍婢,“什么事情?你且快说!”

……

北辰皇城,奕王府。

花园之中,沿路的石头,都以天下间稀有的名贵玉器,为制作的材质。

沿途的奇花异草,更是不少。

夏侯谌在下人的带领下,走到了假山之后。

而那座假山,竟然也是黑色的玉石,雕琢而成,足见这王府中主人的奢华,这般的雕栏玉砌,竟是比皇宫还要气派几分。

到了边上,夏侯谌便看见了不远处的人。

还未曾靠近,一阵风便已经掠过,对着夏侯谌的脸刺来,有些寒冷,但并不会伤人。

夏侯谌双手背在身后,看着桌案边,那个在自己跟自己对弈之人的背影。

那人坐在华椅上。

墨色的衣袍,绣着红色的暗纹,更显得此人无比深沉。风扬起那人的墨发,随着墨色的衣袍飞舞,更显出几分难掩的气势,远远看着,便自有一股属于霸气的气息。

那是王者之气。

也难怪,皇帝会对这么一个人,如此防备。

金色的发冠,束在他头顶。使得他深沉之中,又多了几分难掩的高贵。夏侯谌大步,对着对方走了回去。

那人也抬头,看向夏侯谌。

抬首之间,是一张棱角分明,俊美到令人屏息的脸。细长的丹凤眼,高挑的眉毛,薄而完美的唇形,那双眼微微眯起,就能令人感觉到危险的气息,纤长的睫毛,更显得他那双眼睛,更如无上智者一般莫测。

夏侯谌顿了片刻,拱手开口:“师尊,好久不见了!”

北辰奕闻言,低下头,再一次看向自己的棋盘。他落下一枚黑子,黑子将棋盘中的白子围住,白子即将被除掉!

夏侯谌低头,看了一眼棋局,顿时心头一惊。

棋局的走向,正是如今天下局势的走向。而这枚黑子落下的地方,就是自己今日向皇帝谏言,走的一步棋,这即将被除掉的白子,就如同自己想要除掉的北辰奕。

所以……

这说明什么?

北辰奕已经料到了,自己来是为了什么。对方也已经料到了,自己对皇帝说了什么,目的又是什么。

正在夏侯谌心中有些惊恐之间。

北辰奕低沉却悦耳的声线,缓缓响起:“我这一步棋,料中你的心事了吗?”

话音落下,北辰奕的手,已经从棋盘上收回。

夏侯谌心中已经十分惊恐,也明白北辰奕早就算到了一切,但他还是强自镇定着,坐到了北辰奕的对面:“师尊能料到徒儿的棋局,想必师尊也知道,徒儿来此的目的了!”

北辰奕嘴角嘴角淡扬,那是深沉而讥讽的笑:“数年过去,你的心思还是这样好猜。时间果然还是那般,能带走岁月和年轮,却无法磨灭一个人的愚蠢!”

夏侯谌的面色,顿时一变。

心中倒也多出了几分不服气来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神情同样莫测,几乎是分毫不让地看着北辰奕,开口道:“很好,师尊既然已经知道,陛下马上就要派你去边城了,师尊也知道这都是夏侯谌设计,夏侯谌就拭目以待,师尊要如何破了这局!”

这是死局!

至少他夏侯谌确定,任何人走在北辰奕的位置上,都很难活着回来。

北辰奕轻笑了一声,看了一眼夏侯谌,慢声道:“那么吾徒,你要看好了!”

夏侯谌一惊。

北辰奕又在棋盘上,落下一个白子。

这下,原本整个棋局上,白子必然会死的场面,完全扭转。白子依旧危险,但随着又一子的落下,危险的已经不仅仅是白子了,整个局面都已经危险了起来。

黑子也好,白子也罢。

也已经不再是两个字棋子之间的胜败,而是整个棋局,都被颠覆了,多了无数的可能和不确定的因素。

而自己那一步棋,正是策动整个棋局,让北辰奕能走下这一步的关键。夏侯谌顿时通体冰凉!

北辰奕收回了落下棋子的手。

盯着夏侯谌,神情依旧冰冷莫测:“夏侯谌,你可知道,四年前我回北辰皇朝之后,为何收你为徒,教你谋算之术?”

“因为……”夏侯谌正要说话。

北辰奕就已经打断了他:“好了,你不用说,收起你愚蠢的猜测。你能认为的是什么?你足够聪明,所以被我看上?你的确是被我看上,只是我看上的,不是你的聪明,而是你的不容人!这天下,在你夏侯谌的眼里,只能有一个第一智者,当你自认为自己出师了,你认为自己足够聪明了,你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除掉我!”

夏侯谌顿时面色僵硬,还透着几分浮白,看着北辰奕一切早就在掌控之中的面色,顿时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果然,北辰奕看着夏侯谌,微微一笑,低沉而悦耳的声,再一次响起:“本王想过,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除掉我,想了许多。最终,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选择让我去边关面对北辰邪焱!夏侯谌,本王应该谢谢你,是你让我走出了被困在京城的第一步!”

夏侯谌顿时一颤,险些直接从板凳上滑下去。

整个人已经完全不敢置信,盯着北辰奕,颤抖着道:“你……你是说……你收我为徒,是四年前就布好的局,就是为了今天……为了让我算计你,这样你就能离开奕王府,不再被软禁在这里?”

北辰奕颔首,低沉悦耳的声,缓缓地道:“你虽然愚蠢,但尚且有救!夏侯谌,你从来就没想过,离开奕王府,才是我再次出世必须走的第一步棋。而你还在沾沾自喜,认为终于能除掉我。这是你愚蠢的开始,但我……很喜欢!”

夏侯谌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更不敢相信自己自以为精妙的算计,竟然早在四年前,就在对方的局中,一直走到今日,竟也在对方的盘算之内。

夏侯谌站起身,怒道:“你胡说!你就算是知道我总有一天会算计你,你又怎么会知道,北辰邪焱这时候,会忽然被皇帝派到边城?”

说到这里,夏侯谌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。

是啊,按理说皇帝应该会派大皇子去,但这次竟然一反常态,派了四皇子。难道这其中……

他再次不敢置信地看着北辰奕:“这也是你在背后策划的?”

北辰奕闻言,又是一笑,低沉悦耳的声,缓缓地道:“这并不难,大皇子手中已经有了太多军权,找个人在皇帝面前挑拨一下,皇帝就会猜忌北辰翔。不敢将更多兵权给他。

为了帝位稳固,皇帝弃用北辰翔,将边城二十万大军交给北辰邪焱,对我而言,只是眨眼之间,就能让皇帝作出的选择!毕竟,皇子中,能出关应敌的,除了北辰翔,只有北辰邪焱能用。”

这下,夏侯谌终于是信了!

心头更是一片寒凉……是他低估了这个人,低估了自己的师尊,低估了这个天下第一智者,低估也对方,竟然能布这样一个局。可笑自己还在局中成为了棋子,却完全不自知!

北辰奕扫了他一眼,他身侧的王者气息,横扫四面,烟尘飞扬。

而他悦耳的声,再一次响起:“多谢你,吾徒!帮助我离开奕王府,会是你们所有人,愚蠢的开始。也是这个天下,灭亡的开端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山哥:北辰奕厉害了吧?你们喜欢他吗?喜欢他就快点给哥投几张月票哇,快!

众山粉抠鼻:我们喜欢他关你什么事?为什么喜欢他,就要给你投月票?

山哥脸一僵,顿时哭出声:那你们给他投几张月票行吗?哭唧唧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