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4 得罪北辰奕还能活得好的人,不存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谌顿时便是一惊。

原本就极为恐惧的心情,在一刻更为惊惧。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人,开口询问:“这个天下……灭亡的开端?”

北辰奕这话,是认真的吗?

天下灭亡?!

他原本以为,对方要的只是皇位而已。

北辰奕凝眸扫向他,低沉悦耳的声,带着几分少见的笑意,慢声道:“怎么?让你惊讶了吗?”

“我原本以为……”夏侯谌盯着他,攥紧了拳头,想说的话都哽在喉间,没有说出。

北辰奕却也不需要他说完,便笑道:“不要总用你愚蠢的猜想,来揣度我。”

夏侯谌已经感觉到自己有点生气,跟北辰奕谈话,简直就是一场智谋与心理承受力的考验,他觉得自己再被对方毒舌的攻击几句,他都能直接气死。

夏侯谌深呼吸了一口气,盯着面前这个被自己称为师尊的人,冷声开口道:“是因为宗政曦?”

他这话一出,整个空气都安静了几分。

甚至四面蔓出一股杀气,令夏侯谌侧目,也有几分紧张。谁都知道,在北辰奕的面前,宗政曦是一个不能提的话题,但他还是问了。

而终究,北辰奕笑了。

他看着自己面前的人,低沉悦耳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为师倒是期待,你能挖出为师的过去。倘若你真的能做到,或许你就能找到我弱点,也有可能打败我!”

这话,便又令夏侯谌的脸色,沉了下来。

不错,他提及宗政曦,也只是听过只言片语,到底当年的事情事实如何,他半点都不清楚,一切都不过是猜想。而北辰奕,显然也能看出来,他其实并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所以也并不知北辰奕的弱点。

话说到这里,一名侍卫,走到花园。

站在北辰奕身后不远处,开口禀报:“王爷,行李已经准备好了。是眼下便出发吗?”

这下,夏侯谌更是不得不信,对方早就预料到自己会走这步棋了。

这不,北辰奕连行李,都让下人们收拾好了。

正在他脸色铁青之间,北辰奕看向他,低沉的声,再一次响起:“你也听见了,吾徒,为师就不留你了!相信以你的聪明,你也明白,在任何时候,久留的客人,都很少真正受主人欢迎!”

“你……”夏侯谌作为北辰第一智者的风度,险些就在这一刻维持不住。

他深呼吸了几口气,闭上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半晌之后,睁开眼看向北辰奕:“放心,我很快就会离开!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,为什么……是四年?”

四年?

为什么是四年?

距离北辰奕收自己为徒,到今日北辰奕成功从奕王府脱困,正好是四年。是北辰奕的实力限制,必须要四年才能做成这件事。还是另有别的原因,或者……

正在他思虑之间。

北辰奕端起面前的茶杯饮茶,细长的丹凤眼,缓缓眯起,带出几分嘲讽:“你现在应该在揣度种种原因,而你最希望听到的原因,是这件事情的主导权在你。你最想听到的,是我也不确定你什么时候才会出手害我,所以只好一直隐忍着,静待你出手的机会,而没想到一等就等了你四年,对不对?”

他这话一出,夏侯谌的脸上,立即浮现出一分尴尬。

事实的确如此。

倘若这件事情的主导权在自己,那么自己尚且还能挽回一分颜面,也证明自己的师尊,虽然谋策之术在自己之上,但自己也并没有那么愚蠢,真的完全为对方所控。

而,下一瞬。

北辰奕,忽然站了起来。

这下,夏侯谌更是不敢置信的站起身,眼睛都瞪大了,指着对方开口:“你……你的腿,好了?”

四年前,北辰奕在那场宗政皇朝的皇权谋算之中,武功尽废,两条腿也不能再站立,一直坐在轮椅上。可今日……

正在他震惊之间,北辰奕盯着他,神情莫测,缓声道:“这就是你要知道的理由,四年。我的腿治好,可以站起来。所以你击败我的信心,也由我牵引,在四年后的今日,真正爆发。一切都很完美,是我最喜欢的完美!”

“咚!”的一声,夏侯谌腿一软,重新坐了回去。

他没想到,这北辰皇朝的大局,都在这个人棋盘之上就罢了,自己只是对方的一颗棋子,也就罢了。可……对方竟然能把他夏侯谌的心思,都算得分毫不差,自己哪一年哪一天会出手,他都算得一清二楚。

这是何等可怕!

正在他惊恐之间,北辰奕伸出手,将他先前放在桌面上的圣旨纳入掌心。

他低沉悦耳的声,再次响起:“多谢你带来圣旨,君主之命说出了就不能收回,这是君无戏言。我那皇兄,也不会再有反悔的机会!”

话音落下,他不再理会夏侯谌,转身离开。

风扬起他的墨袍,墨发随风扬起,王者之气令人不敢逼视。

夏侯谌呆呆坐在原地,目送对方离开,却也忽然实在不能服气,猛然站起身,对着北辰奕的背影,切齿开口:“北辰奕,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,北辰邪焱不是好相与的人,你就算如此聪明能谋算又如何,你能不能从他手中活下来,还两说!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奕脚步顿住。

北辰奕回头,看了夏侯谌一眼,那眼神阴沉而莫测,也带着难掩的狂傲:“北辰邪焱是众所周知的恶魔,这不错。但相信你不会忘记,这世上得罪了北辰奕还活得很好的人,不存!”

话音落下,他不再回头,大步离去。

夏侯谌彻底白了脸,坐在原地,回想了半晌。的确,这世上得罪过北辰奕,还活着的人,怕只有皇帝。而皇帝这些年,也活得非常痛苦。

他绝对相信,皇帝的这些痛苦之中,不少都是北辰奕搞出来的。所以他夏侯谌应该高兴,自己只是被北辰奕当成棋子,而没有当成敌人,所以这几年还算活的不错,甚至是顺风顺水吗?

他苦笑了一声,眸中却也掠过一丝冷茫,站起身,低声道:“北辰奕,这只是个开始。暂时的失败,我夏侯谌可以接受,至于以后我们真正的输赢,我拭目以待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