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 离家出走的,是你们家中的老母亲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他态度这么尖锐,皇后也愣了一下。

皇后皱起眉头:“为何?此事有这么着急吗?你要知道,要是你先娶她,再娶钟若冰,钟家人也许会不快!若是这般,就得不偿失了!”

“可是眼下,迎娶那位姑娘,刻不容缓!”北辰翔也皱眉,“至于钟若冰,她是正妃,若是要娶进门,需要准备的礼节都要数月,等到那时候,什么都来不及了!”

皇后的脸色,顿时沉了几分,盯着北辰翔道:“你必须好好说清楚,否则母后不能答应你!”

她说完,就走到主位上坐下,等着北辰翔交待。

北辰翔走到皇后身侧,开口道:“母后,儿臣说的就是那个夜魅姑娘!也就是打伤了司徒蔷之人!”

“什么?”皇后不敢置信地睁大眼,“难不成你也被那个女人,迷惑了心神?”

北辰翔的脸上掠过一分尴尬,坦然地道:“母后,儿臣不否认,见到这个女人之初,儿臣的确是起过心思。但后来,她跟北辰邪焱站在一条道上,儿臣对她,就只剩下杀心了!”

他这话一出,皇后立即放下心来,便又询问:“那既然是这样,你要娶她作甚?还这样着急!”

北辰翔立即开口道:“因为北辰邪焱喜欢她,所以她,有很大的可能,将会成为北辰邪焱唯一的弱点。让她成为我的侧妃,这个弱点就将掌握在我手中,对您,对父皇,对儿臣,对北辰皇朝,这都将是一件好事!”

他这话一出,皇后皱起眉头:“你确定,她对北辰邪焱的影响,当真如此重要?北辰邪焱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,而不是恶魔心性又犯了,想折磨别人?”

“儿臣确定!”北辰翔的语气,十分坚决。

随即他道:“儿臣对北辰邪焱的了解,也非是一朝一夕。他是捉弄那个女人,还是真心的,儿臣还是能看的分明的!只要我们能先他一步,将夜魅掌控在手中,那么日后,北辰邪焱岂敢再与我们作对?”

皇后听完这话,倒没有北辰翔想的那么乐观,却是问了一句:“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若是我们这么做,激怒了北辰邪焱,这会不会导致不可收拾的后果?”

“难道还有什么后果,比眼下更不可收拾吗?”北辰翔的脸上,掠过一分轻嘲,“北辰邪焱不仅仅将儿臣打成这样,还在儿臣体内下了蛊毒,御医都束手无策,儿臣都不知道,自己还能活多久!”

“什么?御医一点办法都没有?”皇后没想到,情况竟这么严重。

皇后顿时面色铁青:“他……他真是个畜生!”

北辰翔开口道:“儿臣打算去一趟凌山行宫,看神慑天是否有解药相救,若是没有,那儿臣的性命怕也是不长了!”

“神慑天会帮你吗?”皇后再次皱眉。

北辰翔嗤笑了一声,冷声道:“他纵然跟北辰邪焱的关系更好,但从这一次他让北见歌救我,就能看出来,他知道我死了,北辰皇朝必定大乱,会影响国祚。所以,他如果有办法,我相信他会救我!”

“那好!”皇后顿时放心了几分,踌躇了片刻,开口道,“夜魅这件事情,我会与你父皇商量,尽量让你父皇为你们早日赐婚,他若是不同意,母后就直接下一道旨意。至于钟家,就只好先委屈他们了!”

这下,北辰翔倒是有几分惊讶:“母后,您不反对了?”

皇后冷笑了一声:“你说得对,北辰邪焱现在都敢给你下毒了,那我还要怕他做别的事?他们既然不让你好过,母后也不会让他们好过!”

“儿臣多谢母后!”北辰翔立即感激地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皇后点点头,挥了挥手:“你就先别说这么多了,赶紧去凌山行宫找神慑天,先去想办法找解药!”

“是!”北辰翔立即应了一声,“儿臣告退!”

……

九魂离家出走的消息,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。

整个边城里头,所有的人都知道了,四皇子殿下当然没有理由不知道。

当钰纬将这个消息,禀报给北辰邪焱的时候。

北辰邪焱并不是很在意,他无所谓地扬眉,优雅的声线,带着几分漫不经心:“走了不好么?从此以后,再也不用看见他那张惹人讨厌的面孔了,对焱来说,是一件难得的好事!”

钰纬看着自家殿下漫不经心的态度,顿时着急了:“可是殿下,众人都在找他,要是真的找到了,夜魅姑娘肯定会加以安抚,一安抚,说不定您假装受伤的事情,就暴露了!

您有没有想过,纵然其他人是肯定不敢在夜魅姑娘面前拆穿您,但是九魂是敢的,眼下他无非就是不清楚真相罢了,可他若跟夜魅姑娘说到了这里……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依旧是一脸云淡风轻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吩咐下去,让那些人意思意思,随便找找就行了。相信他们应当不会那么愚蠢,当真准备将九魂找回来,与本殿下作对吧?”

“这……”钰纬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“殿下,您太乐观了!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众人都特别同情九魂,觉得您这次做的有点过分,所以所有人都在帮助夜魅姑娘,认真地寻找九魂的下落!”

“什么?”北辰邪焱侧目,眸中掠过红色的妖光,语气已经不悦起来,“焱从前怎么不知道,这些人如此富有同情心?他们是当真如此善良,还是成心与焱作对?”

钰纬立即帮所有人说了一句话:“殿下,这件事情您真的不能怪众人如此,的确是您做的有一点欺负人了,其实属下都有点同情九魂。当然,属下是坚定的站在您这边的!”

同情是一回事,但是立场要表明。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皱眉,看了钰纬一眼,慢声询问:“我的行为,当真让九魂如此令人同情?”

“是啊!”钰纬点点头。

北辰邪焱明了,慢声道:“既是这样,焱就放心了!”

钰纬:“哈?”

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?

而四皇子殿下,慢声开口道:“这证明焱对他的关爱,已经令所有人侧目,只怕焱还关爱得不够,才让众人还有余力操心,他是不是受了委屈,需不需要众人同情!”

钰纬登时便哆嗦了一下。

心里算是明白了,殿下这么对九魂,殿下心里一点都不愧疚,不仅很是得意放心,而且还想“关爱”更多,至于其他同情九魂的人,已经引起殿下的不满了。

为了避免明天一大早醒来,到处都是将士们的尸体,而杀人狂魔就是他们家丧心病狂,不……是他们家“心地善良”的殿下,钰纬出于一种人道主义关爱。

开口提议:“殿下,那属下现在就去提点一下众位将军,不要找九魂找得太认真?”

不然看殿下这样子,要是哪位将军真的把九魂找到了,保不齐是要闹出人命。

他话音一落,北辰邪焱就已经起身,大步往门口走去。

他姿态优雅如同一只波斯猫,但眉宇中也透着几分难掩的戾气,慢声道:“不了,焱亲自去提醒他们。焱怕你提醒得不够,他们不知道收敛,以至惨死疆场!”

钰纬顿时眼角一抽,心里也默默地为将军们捏了一把冷汗,看来殿下要是杀人,还没打算直接杀,还打算把众人折磨到疆场上死掉。

……

边城之中。

萧越清和卢相桦,认真地指挥着士兵们到处寻找。

萧越清焦灼地道:“也不知道小九公子到底去哪里了,找了半天了,半点音讯都没有!”

“是啊,真是令人担心!”卢相桦在边上接了一句。

他们两个,完全没有意识到,身后已经有一股邪气,正在接近他们。而这股妖邪之气的来源,正是他们恶魔一般的四皇子殿下。

钰纬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北辰邪焱的脸色……

而另外两人,还丝毫没有意识到,北辰邪焱已经到了他们身后。

萧越清开口道:“你说,小九公子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

“会不会想不开啊!”卢相桦一脸的忧虑。

萧越清正打算说什么,忽地,一道优雅声线,从他们身后响起:“你们都很担心那位小九公子吗?”

“是啊!”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回答完了之后,才感觉到什么不对,两个人的眉心都跳了一下,心头也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那个……

他们两个人战战兢兢,哆嗦着回过头,就看见了四皇子殿下,那张笑得温柔的脸孔。

也是因为笑得过于温柔,使得那张俊美魔邪的脸上,邪气更甚。

萧越清二话不说,十分果决地撇清道:“殿下,找小九公子是夜魅姑娘的意思,夜魅姑娘是主帅,她的话末将不能不听啊!所以末将才如此焦心,并非是因为末将跟小九公子有什么私交,请殿下明察!”

他丝毫不打算坦诚,自己十分同情九魂的事儿。

卢相桦也立即道:“是啊,末将跟萧将军,完全都是一个想法,一个处境。同一件事情,同一个身份,同两个为难的我们,我们绝对不是有意跟殿下作对,而且我们跟九魂毫不相干,末将绝无虚言!”

“是吗?”北辰邪焱轻嗤了一声,优雅的声线,慢条斯理地道,“原来你们都只是受命出来找一个没有私交,也不相干的人。方才看你们焦灼的神情,焱还在思索,是否离家出走的,是你们家中的老母亲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虽然今天只有两更,但月票还是要求的,山哥对众人流露出了老母亲一般,慈祥而又垂涎月票的神情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