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4 背后捅九魂和北辰奕刀子的焱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啊?”

萧越清听完,一脸惊悚地看着夜魅。

迟疑着开口道:“这……这可行吗?”

夜魅冷睇了他一眼,冷声询问:“现在问我的主意是不是可行,已经成为你们的传统了吗?”

上次的应敌之策,卢相桦也是一个反应。

萧越清立即反应过来。

是了,主帅的意见他听从就是了,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询问是不是可行了?

更别说,之前夜魅姑娘的招数,那么好用。

他立即开口:“是!末将立即去办,夜魅姑娘放心!”

他的话说完,扭头便出去了。

夜魅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皱褶,暂且起身。

正打算出门,北辰邪焱便带着钰纬,走进了她的房间。

那男人俊美魔邪的脸上,带着妖邪之气,俊美到令人不敢逼视,又偏偏诱惑人忍不住看过去。浑身上下都是优雅卓越的气度,让人心动不已。

一大早就看见这样一个人,不得不说真的非常养眼。

夜魅睨了他一眼,冷声开口:“你不需要养伤?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广袖微扬,钰纬已经上前,将手中的菜肴,都尽数放在桌子上,并且很快地退到了北辰邪焱的身后。

夜魅的眼神,也落到了桌案上。

北辰邪焱妖邪的眸子扫向她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焱自然需要养伤,但也不得不关心夜魅姑娘的身体,故而早起送来早膳。希望焱的体贴,能使夜魅姑娘满意!”

“多谢!”夜魅不是不识好歹的人,人家一大早就准备了佳肴送来,她当然要说谢。

她在桌边坐下,睨了他一眼,冷声开口:“你也一起吃吧?”

北辰邪焱立即扬眉笑起来,那笑容从容优雅,温柔中能见到明显的愉悦,很快地在夜魅的面前坐下。

两人拿起筷子,四皇子殿下给夜魅夹菜完毕,就开始了自己的捅刀:“小九公子,还没有回来吗?”

他这话,立即就说到了夜魅的烦心事。

她摇了摇头,冷声道:“没有!萧越清等人已经找了他一整夜,也没有半点音讯!”

北辰邪焱叹气,一副怅然模样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看来小九这个孩子,是一点都不能理会,你对他的担心!”

他身后的钰纬嘴角一抽,这个刀子捅得好……

这话倒是说到夜魅心坎里去了,让夜魅的脸色也沉了沉,其实她也是觉得九魂太冲动了,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说吗?

为什么要离家出走?

正在她恼怒之间,北辰邪焱又慢声开口,似乎安慰道:“不过他身手不差,就算不回来,想必在外面也不会吃亏,你也不用太过担心!”

夜魅点头,冷声道:“有点道理,他的安全的确不用担心!”

这么一说,她的确是心宽了几分。

钰纬立即仰天翻了一个白眼,可以可以……殿下这已经开始给夜魅姑娘不动声色的洗脑了,告诉夜魅姑娘,就算那小子不回来,也不会出事,其实根本就可以不用管了。

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殿下还有情商这么高的时候……

说到这里。

北辰邪焱优雅一笑,云淡风轻地道:“这一晚劳师动众,焱早上问了卢相桦,才知并未找到他的下落,只希望以后这种事情少发生,毕竟你是最忧心的人。不过这一回他回来之后,约莫他以后会知道,所有人都是关心他的。”

卧槽!

钰纬都想给自家殿下鼓掌了!

这话啥意思呢?

一方面说九魂不识大体,让所有人劳师动众地去找他。

又一方面,说九魂完全不顾及夜魅姑娘的心情,也不能领会众人对他的关心,说走就走,线索都不留。

最后还不忘记说,殿下自己也关心了九魂的动向,显得殿下大度又为夜魅姑娘着想。

果然……

夜魅听完北辰邪焱的话,倒是看了面前这个男人一眼。

原本她以为九魂跟他那种剑拔弩张的关系,他会不高兴自己派兵去找九魂,没想到他居然还关心了一下九魂找到没有。

一时间让夜魅也有点感动,于是她一向冰冷的声线,这时候也柔和了几分:“倒是要谢谢你关心他,不跟他计较打伤你的事!”

钰纬顿时又望了一下屋顶……
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跟人发生了矛盾之后,一定要把事情讲清楚了再走,不然事情就变成自己的敌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,而自己很容易就被坑成九魂这样。

四皇子殿下听了夜魅这一句话。

倒是颔首,慢条斯理地笑道:“他是你弟弟,焱自然要关心他!”

这话,更是令夜魅心念一动。

北辰邪焱对她已经算是上心,因为她的缘故,对与他关系不好的九魂也这样上心,她当然会有点感动。

就在这时,卢相桦匆匆忙忙地进来了。

夜魅回眸看了卢相桦一眼,看对方步履匆忙,她脸上露出一分喜色,冷声询问:“莫非找到小九了?”

“啊?”卢相桦愣了一下,旋即很快地摇摇头,“不!不是!”

她面上的那一丝喜色,当然没有逃过北辰邪焱的眼,他俊美魔邪的面色,丝毫不变,眸中却有暗潮汹涌。

夜魅有点失望,但也知道,指望他们找到不是很可能。

卢相桦很快地拱手,对着北辰邪焱开口:“四皇子殿下,宫里头传了圣旨过来,说派了奕王前来做监军,不日之后就会到达!”

北辰邪焱瞥了他一眼,倒笑了,慢条斯理地询问:“北辰奕?”

卢相桦立即点头:“是!”

奕王也就只有一个啊,当然是北辰奕了。

看北辰邪焱的反应有些玩味,想了想对方也姓北辰,夜魅问了他一句:“是你皇兄还是皇弟?”

北辰邪焱嗤笑一声,回眸扫向夜魅,旋即,漫不经心地道:“虚长我五岁,先皇最小的儿子,是焱的皇叔!”

说到这里,他似乎想起来什么,很快地对着夜魅开口:“他这个人心机深沉,一张俊美的脸,就是为了掩盖蛇蝎心肠,夜魅姑娘千万不要被他所惑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殿下这是捅刀上瘾了?捅了九魂不够,再捅奕王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