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 与神慑天为敌,比与天为敌更愚蠢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本以为不管怎么说,自己是大皇子。

极有可能就是下一代皇帝,神慑天怎么样也会给自己一个面子。

然而,北见歌听了这话。

只扫了北辰翔一眼,断然拒绝道:“大皇子殿下拿到解药就请回吧,君上说了,今日不想早起,不见客。”

北辰翔的嘴角,顿时便是一抽。

他想过神慑天以任何的理由拒绝见他,但是完全没想到,对方提出的理由竟然这么简单,不想早起?

北辰翔脸色青了青,开口道:“那本殿下可以等到上午,或者中午,甚至下午君上起床的时候!”

不管怎么样,他今日也一定要跟神慑天谈一下。

他心中清楚,神慑天眼里最重要的,是父皇的安危和北辰皇朝的稳定,他一定要跟神慑天好好分析一下,北辰邪焱的存在,对于北辰皇朝来说,是多大的威胁。

让神慑天不要因为个人的情绪,放过这样一个魔头。

北见歌看了北辰翔一眼,继续拒绝道:“君上说了,今天上午他要钓鱼,下午要去赏花,晚上要去赏月,今日实在是没空见任何人。殿下如果一定要见君上,怕只能请陛下来了!”

这话就很明确了,除了陛下的面子,神慑天谁的面子都不给。

北辰翔脸色青了又青,盯着北见歌道:“当真一点都不能通融?”

“不能!”北见歌继续拒绝。

这下,场面都有些尴尬起来,毕竟北辰翔的身后,还有不少侍卫们都看着这一幕,北辰翔只觉得,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这么难堪过。

北辰翔冷嗤了一声,一甩袖,冷着一张脸,转身走了,并为了自己丢失的颜面,放了一句狠话:“希望君上不要后悔今日对本殿下的无礼!”

北见歌一听这话,看着他的背影,倒是笑了:“也希望殿下不要后悔你这句话才是!”

北辰翔顿时背影一僵。

也明白,北见歌是对自己这句话不满了。

但是已经放出去的话,也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,他转身大步而去。

……

北见歌嗤笑了一声,转身回了行宫。

行宫修建的极为奢华,但是越是到殿内,就越朴素的风格,简简单单,倒是像隐居的高人,所居住的地方。

主宫的门,正关着。

北见歌站在门口,弯腰开口:“君上,大皇子已经走了。他坚持要见您,属下拒绝了!”

说到这里,北见歌顿了顿,补充了一句:“大皇子因为您不肯见他,十分生气,放了一句狠话。说希望您不要后悔今日对他的无礼!”

说起这句话,北见歌简直想笑,就凭大皇子殿下这样的人物,竟然也敢在凌山行宫的门口放狠话。

这话,似也取悦了神慑天。

里头传出来的声音,威压中透出几分高贵,似乎天生就带着神性,声线听不出喜怒:“北辰翔已经忘了,天有多高了么?”

北见歌低着头,问了一句:“君上,要动手吗?”

他觉得大皇子其实挺需要被教训的。

神慑天轻笑了一声,带着神性的声,再一次响起:“不知天高的他,总有一天会知道,与神慑天为敌,比与天为敌更愚蠢!因为凌驾于天的,只有神慑天。不必管他了,本君现在只想钓鱼,你去备工具。”

“是!”

神慑天的答案,没有出乎北见歌的预料。

这世上君上能看进眼中的人,少之又少,君上肯认真跟他们计较一件事的人,更少。而大皇子的实力,显然没到被君上看入眼中或是计较的地步……

北见歌转身,去准备工具。

忽然,北见歌想起来什么,又说了一句:“对了,君上,北辰奕奉命去边城了!”

神慑天淡淡问了一句:“北辰奕么?”

……

大道之上。

一辆马车,在道路的中间行驶。

来往的百姓们,都自觉地退避到了一边。

因为护卫马车的卫队,手中举着一面大旗,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“奕”字。

这能让所有人清楚,马车里头的人,就是他们的奕王殿下。

奕王在北辰皇朝的威名,无人不知。百姓们对于这个亲王,都是爱戴与畏惧皆有之。

这么多年来,奕王为北辰皇朝令下不少汗马功劳,所有人都很崇拜他。可奕王的许多手段,却又令许多人觉得闻风侧目,不敢靠近,只觉得可怕。

马车外面的气氛压抑。

马车之中,北辰奕闭目养神。他头上戴着金冠,金冠上雕刻着狼图腾,似乎彰显着他的野心。而那一身皇者才有的王者之气,竟比皇帝身上的更甚。

这个人,只需要看一眼,便会被人认为,他是天生的皇者。

而此刻。

一阵风撩起窗帘。

北辰奕睁开眼,偏头看了一眼窗外。

下一瞬,他神情忽然恍惚起来,似看见一名娇俏活泼的女子,就在马车中,指着窗外对着他笑:“北辰奕你看啊,外面多热闹!北辰奕……”

他无意识地伸出手,对着女子的脸触摸而去。

可下一瞬,女子消失不见,窗外的喧嚣也消失不见,只余下压抑到令人屏息的气氛。

他苦笑了一声,收回了自己的手:“阿曦,四年过去了,四年了……阿曦,这是惩罚吗?”

这是惩罚吗?

她死了,他还活着。他无时不刻都在想她,不能忘,也忘不掉,更舍不得忘。这是……上天对他的惩罚吗?

马车的帘子,忽然被人掀开。

北辰奕回过神,看向门口。

一名侍从进入马车,看向北辰奕:“王爷!”

北辰奕的面色恢复如常,已经是那般深沉的模样,低沉悦耳的声响起:“确认了吗?”

“确认了。边城突然出现的那名叫夜魅的姑娘,北辰邪焱的确对她十分上心,之前我们听到的那些,都不是谣传,全是真的!”侍从很快地开口。

北辰奕颔首,从袖中拿出来三个信封,递给侍从:“按照顺序打开信封,三件事情,依次去办。那个女人,将成为我局中重要的棋子!”

侍从立即点头:“是!”

侍从应完之后,便退了出去。

北辰奕收回眼神,眸光深沉如旧:“突然出现的女人吗?这种突来的变数,反而让游戏,变得更加趣味了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有订阅红包记得领哦,红包有效期是两天,今天没领到明天晚上更新了再领也是一样哒!另外两大神秘的美男子今天都牵出来遛了一下,难道也没有月票吗?没有吗?!没有我就跳黄浦江辣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