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8 对手的赞美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北辰奕闭上眼。

马车依旧在缓慢前行……

……

夜魅走向军营的途中,正巧看见欣悦雁和司马蕊,两个人在院子里头,做非常无聊的事情。

跳绳!

夜魅用一种宛如看小学生的眼神,看了她们两个人几秒钟,忽地,司马蕊跳起的时间没抓好,腿被绳子给绊住了!

又因为跳起的过程中,绳子甩动得太用力,这一下抽到腿上,她整个人的面色都疼得扭曲了几分。

可。

也就是这一幕,给了夜魅一个灵感。

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,让她眼前都亮了一下。

正在夜魅愉悦之间,欣悦雁抬眼之间,也看到了夜魅,笑嘻嘻地过来打招呼:“夜魅姑娘,你要一起玩吗?”

夜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实在也不好说,在二十一世纪,跳绳是小学生玩的,或者说……许多小学生都不玩了,她实在是无意客串一把小姑娘。

于是摇了摇头:“不了,我还有事!你们继续!”

司马蕊也看见了夜魅,提着手中的绳子走过来,笑吟吟地开口:“你有什么事情?说出来看看,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你!”

夜魅刚打算走,想了想,她们两个姑娘,要是让她们来监督做这件事情,说不定会比较靠谱。

于是她点点头:“那好,我的确是有事情要拜托你们!”

随后,夜魅回头看了一眼卢相桦。

她复又冷声开口:“你们三个都附耳来!”

她一副神秘的样子。

三个人也都把脑袋凑了过去,听着夜魅说的时候,卢相桦的脸色一阵扭曲。

而司马蕊和欣悦雁的脸上,则写满了亢奋。

两个人都兴奋得不得了,并且随着夜魅的话,两个人的眼睛越发的晶亮。

等一切都说完。

夜魅看了一眼她们三个人,开口道:“另外一件事情,我让萧越清去做了。这件事情,就交给你们三个了,不容有失!”

“嗯!”司马蕊算是第一次被夜魅委以重任,她心中很明白,这是夜魅开始信任她的表现,所以她当然会抓住这机会。

欣悦雁满脑子都还琢磨着,把夜魅拐回去当弟媳,这时候当然也是连连点头,非常愿意帮夜魅做点事。

卢相桦更是直接抱拳道:“夜魅姑娘放心,这件事情末将一定办好。相信您这个主意,一定会让大漠那群人吃大亏!”

……

大漠军营。

营帐之外,骁钦的脸上戴着面具,负手身后,看向远处的黄沙。

这时候,他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骁钦回过头看了一眼,便见着了穿着僧衣的鸠摩诃。

鸠摩诃扫了一眼骁钦,笑着开口:“左翼王今日怎么又戴着面具?听闻左翼王不日之前,在战场上被夜魅斩裂了面具,展露的面孔极为俊美,用这么一张面具遮着脸,左翼王不觉得可惜吗?”

骁钦闻言,倒丝毫不动怒,只云淡风轻地道:“本王不曾质疑阁下为何穿僧人的衣服,阁下便不必质疑本王是否戴面具。人活一生,管好自己已是不易,何必质疑别人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鸠摩诃当即大笑起来。

他当然知道骁钦话里有话,更知道对方嘲讽自己穿着僧人的衣服,其实是狼子野心,只是为了用出家来掩盖自己对王位的企图。

但鸠摩诃也不恼,倒是点点头,开口道:“左翼王说的不错,人活一生,管好自己已经是不容易。所以除了左翼王自己,其他的事情,在下也希望左翼王不要管!”

“阁下尽管放心!”骁钦叹了一口气,回头看了鸠摩诃一眼,“本王已经决定,明日就离开大漠!”

鸠摩诃一怔,倒是没想到骁钦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骁钦扫向鸠摩诃,笑了一声:“阁下与令尊多次试探,无非就是对本王的不信任,担心本王会成为你们的绊脚之石。如今本王没有兵权在身,阁下对本王敌意这么深,本王继续留下,恐怕很快就会死在这里!”

对于骁钦的推断,鸠摩诃倒是一点都不否认,反而扬眉笑起来,看了一眼周围,并无其他人。

鸠摩诃颔首道:“倘若左翼王效忠的人不是大汗,鸠摩诃倒是愿意结交你这个朋友!可惜……”

骁钦的话没错。

对方是效忠大漠王的人,而且对方的实力,也毋庸置疑。倘若自己要大漠王的王座,骁钦就不得不除。

鸠摩诃继续道:“鸠摩诃不像父亲那般天真,得到左翼王承诺不会挡路,就对左翼王放松警惕。毕竟危险,还是扼杀,才最安全。左翼王你说是吗?”

“本王理解!”骁钦立即点头,并诚心地称赞道,“阁下这样的心性,有称王的资本!”

相较之鸠摩诃的父亲,鸠摩诃的确适合称王得多。

倘若是他骁钦站在鸠摩诃的立场上,第一个要除掉的人,也会是自己。

骁钦这话一出,鸠摩诃立即笑起来:“看得出来左翼王这句称赞,是出自真心,所以鸠摩诃就受了!其实,左翼王也不一定要走,如果左翼王愿意留下,改变自己的立场,跟鸠摩诃共图大业……”

骁钦看向鸠摩诃,扬眉开口:“本王效忠过大漠王,就不可能效忠阁下。一个男人的立场,如果这样轻易就会改变,这与卖主求荣,有什么区别?”

鸠摩诃闻言,倒是又问了骁钦一句:“那么,左翼王日后会与大漠为敌吗?”

骁钦沉默片刻,最终开口道:“本王此生不会再参与,北辰皇朝与大漠之战之间的任何战务。”

随即,骁钦继续道:“相信阁下也明白,想杀了本王,对于你们来说,也并非易事。既然本王明日就会离开大漠,永不再回来,本王也建议阁下不要节外生枝。否则,本王也不是任人欺凌的脾性,而本王下一步是选择离开大漠,还是选择与阁下的家族为难到底,本王也不能保证了!”

这也是骁钦对鸠摩诃的威胁。

鸠摩诃笑了一声,拱手道:“在下相信左翼王是言而有信的人,自然不会有节外生枝的道理,既然这样,就祝阁下一路顺风!”

“多谢!”骁钦点头,“那也提醒阁下,与夜魅交战,一定要小心,否则阁下,一定会吃你入战场多年来的第一次亏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