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 因为属下从京城代购的蛐蛐到了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话音落下。

北辰邪焱扫了他一眼,凉飕飕地慢声询问: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焱还能跟夜魅姑娘打起来?”

钰纬:“……呃,不能!”

好吧,是自己脑残了。

要是跟夜魅姑娘打起来,以后还有戏可以唱吗?以后别说是追求夜魅姑娘了,怕是出现在夜魅姑娘面前,也是件很危险的事情。

钰纬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开口道:“殿下,属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感觉夜魅姑娘很快就要来了!”

北辰邪焱也默了片刻,回头瞟了钰纬一眼,询问:“所以,你认为,焱是应该继续假装受伤,还是干脆认罪?”

“那个……”钰纬咽了一下口水,“殿下,有一句话叫抗拒从严,坦白从宽。属下觉得,您还是干脆认罪比较好,免得抗拒不说真话的下场,是罪加一等!”

钰纬也表示,自己很方。

这种情况下,要是继续说鬼话,下场一定会更惨。

北辰邪焱轻轻叹了一口气,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扫了一眼钰纬,慢声道:“那名蠢物,焱不希望他再出现在焱的面前!”

“啊?哦!是!”钰纬立即反应过来。

殿下说的,就是那名情况都不弄清楚,看见了九魂,还对着夜魅姑娘传话的下人。

钰纬也是一脸痛苦:“殿下,早知道属下就自己去了!”

要是自己去,一看情况不对,肯定知道怎么应变啊。可惜自己没有亲自去,这下好了!捅出篓子了!

没想到,钰纬这句想要背锅的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回眸扫了他一眼,凉凉地问:“的确,焱也很好奇,并正打算问你,你方才为什么没有亲自去!”

钰纬“噗通”一声就跪下了。

抹了一把眼泪鼻涕开口:“殿下是这样的,最近您和夜魅姑娘在一起的时候,夜魅姑娘不是一直都不让属下偷听偷看吗?属下太无聊了,所以就寻思着买两只蛐蛐玩玩!”

说到这里,钰纬悄悄地抬头,看了一眼自家殿下,哆嗦着道:“属下正准备亲自去传话的时候,忽然有人通知属下,属下托人从京城代购的蛐蛐到了,属下就出去领蛐蛐了……”

钰纬说着,又是两根面条泪滑了下来。

并且为自己做补充说明:“殿下,真的,边城的蛐蛐品种都不够优良,很是不好玩,属下托人从京城代购蛐蛐,花了好大一番功夫。是直接装在海东青脚下的竹筒里面,空运过来的。要是去晚了,蛐蛐就憋死了……”

钰纬越说,越是感觉屋子里的气氛越发凉飕飕。

北辰邪焱沉默着盯着他,一双魔邪的眸子,看不出喜怒。嘴角扬起似有似无的优雅笑意,盯得钰纬头皮发麻。

钰纬大哭道:“殿下,您不要把重点放在属下身上了,夜魅姑娘很快就要来了!真的!”

所以您现在应该想的第一件事情,是怎么让您自己从这件事情里面脱困,不应该再关注属下了。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颔首,慢声道:“你说的不错,这件事情主要也不是你的错,都是那两只蛐蛐的问题。把蛐蛐交出来吧!”

“啊?”钰纬更想哭了。

他觉得自己今天的泪腺,已经特别的发达。

他这一声出来,北辰邪焱优雅地扫向他,慢条斯理地询问:“怎么?舍不得?”

“不!舍得!舍得!”舍不得蛐蛐保不住命啊!

钰纬立即把袖子里面的竹筒掏出来,递给北辰邪焱:“殿下,就在里面呢!”

北辰邪焱也不伸手去接,只慢条斯理地盯着他,温柔地吩咐道:“踩死它们!”

“啊?”钰纬的眼泪又掉了下来,这一个“啊”字,也说得尤其凄婉。

正在他悲痛之间,北辰邪焱魔邪的眼神,又落到了钰纬的身上。

钰纬顿时不敢犹豫了,将竹筒扔在地上,含泪一踩……

“啪!”的一声之中,还含着几声脆响。

两只蛐蛐香消玉殒,就如同钰纬被碾碎的心……他算是明白了,殿下凌虐人心,早已经潜移默化到生活中的小细节了。

殿下知道这两只蛐蛐对自己有多么重要,即将解了自己接下来很多日子的无聊与寂寞,于是让自己亲自踩死。

钰纬觉得简直是心如刀绞,一辈子都没这么痛过。

他哭丧着一张脸,对着北辰邪焱指天发誓道:“殿下,您暂息雷霆吧,属下保证,以后任何事情都放在之后,以您的事情为先,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!还有,属下再也不玩蛐蛐了!”

早知道就让蛐蛐先憋一会儿,也未必会憋死,这下可好,直接踩死了。

随着这两只蛐蛐的去世,北辰邪焱恶劣的情绪,仿佛终于好了两分,扫了钰纬一眼,慢声道:“尸体清理出去!”

“是!”

钰纬蹲下去,处理蛐蛐的尸体。

处理完了,掩面哭了出去……“太残忍了,这真是太残忍了……哇……”

……

夜魅的房间门口。

夜魅的手中拿着一束头发,这正是九魂的断发,被林舒窈捡回去的那一束。

夜魅沉默了几秒,扫向九魂: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你不但没有打伤他,其实是他击败了你?”

“嗯!”九魂点头。

九魂指着头发断裂处,一点灼烧的痕迹,闷声开口:“他的功体属火,只有他才能做到。”

其他人,同样功体属火的人,都不可能有这个实力。

能做到这样切断,只留下一点烧灼的痕迹,并且只在断发上有。

夜魅顿时沉默了。

这时,正好萧越清大步走了进来,进门之后一见九魂,先是喜悦的开口:“小九公子,你回来了?”

九魂没理他。

夜魅也正盯着他。

萧越清一看气氛,顿时觉得有点不对,眼神还很快地看见了夜魅手中的断发,顿时感觉情况更不对了,他一时间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。

夜魅扫向他,先问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“呃,您吩咐我准备的事情,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!”萧越清说完,飞快地道,“那个,属下要说的说完了,属下先走了!”

说完扭头就走。

夜魅冷声制止:“等等!我有话要问你!”

萧越清的脸上露出生不如死的神情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