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6 夜魅姑娘满意,是焱毕生唯一追求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睨了他片刻。

见他眸中都是认真,倒点了点头,冷声开口:“这句话我信了。”

若非真心,以面前这个男人,视人伦天下如无物的脾性,能站在这里受她一鞭子,怕是不可能。

“但该打的还是要打!”夜魅面色冰冷如旧。

对于欺骗这种事情,是不可原谅的。

说话之间,夜魅的鞭子在地面上抽了一下,抽出一声响,直接就让站在门口不用偷听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钰纬一哆嗦。

下一瞬,夜魅盯着面前男人那张俊美魔邪的脸。

冷声开口:“有时候必须长教训,打到感觉痛,才不会有下次,你说是吗?”

北辰邪焱闻言,优雅的声线带着温柔的笑意,眼神放在夜魅的身上并未收回,余光从鞭子上的血迹扫过。

随后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那是自然,夜魅姑娘说的话,都是真理!”

“那很好!”

夜魅冷声应下,纵然对他这样的态度很满意,但应该给的教训,还是要给。

话音落下之后。

便是“啪!”、“啪!”、“啪!”的鞭响声,响彻主院。

钰纬站在门口,搓着自己的胳膊,想象一下自家殿下今天估计会被打个半死,顿时心里再一次后悔,自己为了蛐蛐没去传话,导致局面如此不可收拾。

正想着,又是“啪”的一声鞭响传来。

钰纬顿时又哆嗦了一下。

额角已经滑下了冷汗,眼神看向天空,原本他以为自家殿下,逼迫自己把蛐蛐踩死了,自己已经算得上是天底下难得的可怜人了。

现在跟殿下对比一下,他觉得两只蛐蛐已经不算什么了。

真的。

也不知道殿下会不会因为自己挨打了,于是也要把自己和相关的人都给打一顿。

想到这里,钰纬的眼角泛出了泪花。

正在他心中悲痛之间。

院子里头,又是几只飞鸟,被鞭声惊起,飞入云霄,不见踪迹。

直到伴随着打人的鞭声落下,里头能跑的飞鸟,飞虫,昆虫都跑光了,里头才算是安静了下来。

钰纬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很想扭头打开院门看一眼,殿下还是不是活的,但是他又怕偷看激怒了夜魅,夜魅将这笔账都算到殿下身上,让局面更加不可收拾,导致殿下又被毒打。

于是,他只好痛苦的憋着。

……

而院子里头。

夜魅打了这么半天,也已经收了鞭子。

面前的北辰邪焱,身上已经没有没有一块衣物,是完好的了。到处都是鞭痕,血迹。

好在没打到脸上,并不损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孔。

这么半天打下来。

夜魅每一鞭子都很重,并且百分之百确定,他身上怕是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,她才算消气。

而北辰邪焱全程就连哼都没哼一声,咬着牙默默承受了。

直到夜魅打完之后,他忽然看着夜魅,笑了起来,神情透着几分恍惚,慢声开口:“夜魅姑娘,焱已经很久没有被这样毒打过了!”

夜魅愣了一下。

这话是什么意思?

他很久没有被毒打过,那……诧异之间,她直接便开口问了:“难不成,你以前还被人这样毒打过?”

可能吗?

北辰邪焱这种性格……

不对,她好像从来没有研究过,他这种性格是如何养成的。

她这话一出,他顿时笑出声。那张俊美魔邪的脸孔,在这一刻看来更是妖魅,脸上瞬间的恍惚,也已经消失不见,却是看着夜魅,慢声道:“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一次焱是心甘情愿挨打,只为焱心爱的女人能消气!”

话音落下,他复又回头看了一眼桌案上。

旋即,再次转头看向夜魅,慢声道:“桌子上还有其他工具,夜魅姑娘若是不满意,还可以一起用上,直到夜魅姑娘不再生气为止!”

夜魅的眼神,也越过他看向桌案上。

这一眼看过去,夜魅倒是愣了一下。

桌案上面,全部都是刑具,她怀疑这都是从天牢弄来的,就连拔掉整片指甲的东西都放在哪里。

夜魅满意地点头,看了北辰邪焱一眼,冷声开口:“很好,你没有低估我心狠手辣的程度。”

她一向喜欢虐杀。

喜欢虐杀的人,当然心狠手辣,喜欢凌虐人的身体。

而北辰邪焱,准备了这么多东西,可以说得上是投她所好了。

北辰邪焱眉眼含笑,对她这句赞赏,倒很是受用,温柔地开口:“能令夜魅姑娘满意,是焱的荣幸,更是焱毕生唯一追求!”

这话说着,仿佛那些工具不是准备用在他身上。

更仿佛他不是挨打的人。

而夜魅对他这样听话,配合的态度,非常满意,尤其对他现在毫无怨言的态度,更加满意。

于是,她将手中的鞭子放下。

直接就扔到地上,并用一种赦免的眼神,扫了他一眼,冷声开口道:“鉴于认错态度诚恳,挨打姿态也令我满意,就到此为止了!”

所以,那些刑具,是都用不上了。

她话音落下,北辰邪焱眸中倒是掠过一丝笑意,以他对夜魅的了解,能这么简单就放过他,倒也足见她对自己的重视了。

北辰邪焱优雅的声,立即响起:“谢夜魅姑娘隆恩,焱不胜感激!”

说着这话,他还对着夜魅绅士般的一礼。

这下,就换夜魅纳闷了。

她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冷声问了他一句:“你就一点都不觉得,我过于凶狠,并且对你丝毫不温柔,甚至不怨恨我下手这样重,说打就打?”

毕竟她下手打人,是真的一点情面都没有留,也并不是做做样子的打他,每一下都是真真切切的,她甚至怀疑他要是虚弱一点,这时候都已经被她打的半死了。

其实打完了,夜魅消气了之后,也觉得自己打得太重了一点。

然而,北辰邪焱听了这话。

却是优雅一笑,慢声道:“焱只觉得,焱欺骗了夜魅姑娘,你还愿意打焱,给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说明夜魅姑娘心善。打焱却不致命,更足见夜魅姑娘之良善。在焱的眼中,只看得到夜魅姑娘好的一面,至于夜魅姑娘不好的一面,焱认为,并不存在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