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0 殿下,您还是不要出去害人了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的称呼,已经提前进化到了夫人。

夜魅的眉心跳了一下,坦诚地道:“说实话,我对这个娘里娘气的称呼,并不是很喜欢!你还是叫我夜魅姑娘吧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

钰纬斜眼看天空。

对夫人这个称呼不是很喜欢,嫌弃娘里娘气,那以后真的成婚了,难不成是希望殿下喊夫君?殿下的脸还要不要了?!

事实总归会验证,北辰邪焱是不要脸的。

下一秒,北辰邪焱就从善如流地道:“夜魅姑娘要是嫌弃夫人娘气,焱也可以称呼夜魅姑娘夫君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再见!

夜魅皱眉考虑了几秒,冷声道:“这个问题还是婚后再讨论吧!”

“是!”北辰邪焱立即应下,十分乖巧顺从。

应下之后,他魔邪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那关于聘礼,夜魅姑娘考虑好了吗?”

“先寄着,等我什么时候想要,再告诉你!”夜魅冷声开口说出答案。

四皇子殿下颔首,慢声笑着点头:“那好,此事便先这么定了。不过,今日这些,完全都算是口头约定,夜魅姑娘应该不会反悔吧?”

口头约定?

夜魅还真是不明白,除了口头约定之外,还能有什么别出心裁的约定。

这也不是在现代,需要找个求婚戒指什么的。

正在她冷着一张脸,思索之间。

四皇子殿下,从腰间掏出一块玉佩。钰纬瞪大眼,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殿下,那块玉佩……

正在他震惊之间。

那块代表皇子身份的玉佩,在北辰邪焱手中,断成两半。

钰纬顿时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……

在北辰皇朝,损失了自己代表身份的玉佩,就等于放弃自己的皇子身份。这是至高无上皇族的象征,每名皇子一生只能有一块,上面刻着殿下的名字。

就这么断了……?

正在钰纬内心痛苦之间,北辰邪焱将其中一半的玉佩,递给了夜魅。并优雅地慢声道:“这是代表焱身份的玉佩,如今与夜魅姑娘一人一半,这便算作这婚事,定下了!”

夜魅将玉佩接过。

顿时心里也后悔,自己为啥对饰物没有丝毫兴趣,以至于什么都没带到古代来,现在可好,啥都没有。

她将玉佩收入腰间,瞥了他一眼,冷声开口:“好的,我会保管好!”

话说完,夜魅上下打量了他几眼。

旋即冷声开口道:“你身上的伤势,自己处理一下,我先回去了。”

萧越清那边说问题已经处理好了,她还要去看看,毕竟还有后续在布置。

她话音落下,北辰邪焱立即看向她,优雅的声线,带着几分罕见的孱弱,慢声道:“夜魅姑娘,焱受如此重伤,夜魅姑娘也不愿意安抚焱一二,为焱上药吗?”

“不愿意!”

夜魅断然拒绝。

并盯着他那张俊美魔邪的脸,认真地冷声开口:“你受伤是因为你做错事,做错事当然要受惩罚,自己的伤口自己处理。倘若我还帮你上药,岂不是白打了?”

说到这里,夜魅又想起来什么一样,继续道:“你也知道我的魅力,倘若你为了被我上药,以后故意惹我生气挨打,对大家也都不是很好。”

钰纬:“……”哦。

反正夜魅姑娘的过度自信,自己也不是第一天见了,所以他机智的钰纬,这时候也不应该反应过度了,对吧?

他这几天,毕竟也是一名见过世面的钰纬了,所以不要大惊小怪了。

北辰邪焱对夜魅的话,倒没什么过激反应,似也觉得意料之外,慢声笑道:“夜魅姑娘说得也很有道理,既然这样,那焱就自己独自舔舐伤口吧。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为什么他要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。

还要强调独自,和舔舐。

这两个词单独用起来,就已经令人觉得相当的可怜兮兮,更别说是两个词一起用了。

不过夜魅的同情心到底是有限,尤其她是一个上纲上线的人,既然是惩罚,那必定就要惩罚到位,不知道疼的人,永远不会改。

她审视了他一会儿,终究还是转身离开:“我先走了。”

她出门之后。

北辰邪焱扫了一眼钰纬,钰纬立即往屋子里奔:“殿下别慌,属下立即去给您拿药!”

大有一种夜魅姑娘不心疼您,属下心疼您的架势。

拿出来药,递给北辰邪焱,小心翼翼地道:“殿下,您今天心情应该不错吧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焱应该趁着今日心情好,出去为大家也找些乐子,让众人一起高兴高兴?”北辰邪焱扫了钰纬一眼,开口询问。

钰纬立即摇头,诚恳地道:“殿下,您还是不要出去害人了!”

殿下出去为大家找乐子?

怕是大家都会被折磨的生不如死。

北辰邪焱嗤笑了一声,倒不开口了,毕竟钰纬的话的确是很中肯,他所谓的为大家找乐子,相信大家也的确不会期待。

钰纬忽然同情地道:“要是九魂知道,事情最后变成这个样子,属下怀疑他会极力为您隐瞒这个骗局!”

戳破骗局的结果,不是情敌从此出局,而是情敌成功上位,拿到了未婚夫的位置。

他觉得自己要是九魂,这时候拔剑自刎的心都有了。

北辰邪焱闻言,倒只是评价道:“自古以来,福祸相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有承担祸的勇气,才有获得福的资格!”

钰纬一听,虽然觉得这话仿佛是怪怪的,但也不能说没道理。

他点点头:“殿下,有时候属下也不知道说,您是谬论皇子,还是哲理皇子。”

他觉得殿下的话,虽然经常三观不正,但是不得不说,还挺有道理的。

北辰邪焱嗤笑一声,云淡风轻地道:“哲理还是谬论,丝毫不要紧。要紧的是,夜魅姑娘不讨厌这样的焱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好吧,脑子里面只有爱情的人,他不想多说。

“殿下您要上药吗?”可别说夜魅姑娘不给上药,药都不上了。

不过,这一回北辰邪焱倒是没矫情。

他伸出手,将药接过来,慢声开口:“自然要,她身边有个虎视眈眈的九魂,马上北辰奕还要来。焱的身上若是留下难看的疤痕,会丧失竞争力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