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 我会更强,保护你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吗?”

不等九魂开口,夜魅就先出声了。

林舒窈立即吓了一跳,回头看了一眼夜魅,一下子吓得脸都白了,她当然知道夜魅的脾气非常不好,自己的脸被打了一巴掌的事情,还历历在目。

痛感犹在。

林舒窈惊恐的眼神,看向夜魅,哆嗦着道:“夜魅姑娘,我,我……”

“你怎么样?”夜魅充满耐心地问了一句。

九魂听见夜魅的声音,也从屋子里出来了。

夜魅盯着林舒窈的脸,冷声开口:“继续编!把你想说的,都编出来。反正我派人去找九魂的时候,将军们都在,你找我的时间,守门的下人们也看的清清楚楚。这事儿也不是说不清,你说对吧?”

“我……”林舒窈也是没想到,自己说的话,竟然正好就被夜魅听见了。

一看这情况也实在是尴尬。

林舒窈顿时福身一礼:“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!你们聊吧!”

说完,她快步往外跑。

夜魅也没拦着她,就在林舒窈跑到门口的时候,夜魅冰冷的声线,忽然传来:“这位姑娘!”

林舒窈的脚步顿住。

夜魅冷声道:“以后挑拨离间、胡说八道之前,记得先看看四面是不是有人。因为不是每一个,都像我这么孤高,懒得跟没用的人计较!”

林舒窈的脸色,顿时一阵青一阵白,说不出话来。

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走了。

……

夜魅看向九魂,冷声开口:“还在生气?”

九魂闷了一会儿,摇摇头:“不生气了,我自己哄好了。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好吧,看来这孩子自助能力不错,根本都不需要自己操太多心。她也不是纠结的人,既然他都自己处理好了情绪,她自然可以离开了。

于是,她冷声询问:“你既然不生气了,那我先回去?”

九魂点了点头。

夜魅转身走了几步,九魂幼兽般的声,忽然响起:“你喜欢他是吗?”

夜魅脚步顿住。

当然知道九魂问的他,是指北辰邪焱。

要是对旁人,夜魅还不一定能说得很自然,但是对着九魂,她一直认为的弟弟,她说的毫无压力:“嗯,是,很喜欢!”

九魂点头,也没多说什么,就回了四个字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夜魅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却见九魂面色如常,一点不高兴也没有,仿佛就是跟她探讨了一件日常小事,夜魅也顿时放心。

最终夜魅嘱咐了一声:“你早点休息!”

“好!”九魂点了点头。

夜魅大步离开。

等夜魅出门之后,九魂站在月色之色,看向无边夜空。一双宛如死水的眸子,这一刻更是沉浸如平静无波的湖面。

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他低下头,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手上都是练剑之后的茧子。他最终低声,自言自语:“喜欢他也是对的,毕竟我除了杀人,什么都不会……”

他最终伸出手,握紧了自己腰间的刀柄。

低声道:“我会更强,保护你。”

……

夜魅走出了九魂的院子,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九魂有点怪怪的,但是作为一个钢铁直女,在九魂已经坦言自己没事,并且他自己已经将自己哄好之后,夜魅也没有纠结的理由。

回了自己的房间,便开始闭目,坐在床榻上调息。

开始为自己的内功引流,她感觉,不出三天,她体内原本的那一股内力,就能被激活,为她所用。

……

马车将要到城主府。

北辰奕端坐在马车之中,骁钦看了一眼北辰奕,开口道:“我身份特殊,还是藏在暗处吧!”

北辰奕点头:“随医邪之意!”

话音落下,骁钦戴上面具,已经跃出马车,隐入暗处。

城主府的门口,林城主早已协同一众官员,将士,等着北辰奕的到来。

当北辰奕的马车到了门口。

让大家都觉得有点儿奇怪的是,北辰邪焱这时候,竟然从城主府走了出来。众人都不敢置信地扭头,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四皇子殿下竟然来了?

正在众人奇怪之中,北辰奕已经下了马车。

一众人弯腰行礼:“恭迎奕王殿下!”

北辰奕点头,细长深沉的眼眸,扫向了门口的北辰邪焱。

而此刻,北辰邪焱的唇边,噙着优雅笑意,好整以暇地看着北辰奕,慢声开口:“焱最亲爱的皇叔,看来你的腿已经好了,有意跟焱聊几句吗?”

众人这时候也注意到,北辰奕的腿,的确是好了。

北辰奕沉眸扫向他,低沉悦耳的声响起:“当然!”

北辰邪焱扫了一眼林城主等人,北辰奕也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随从。

所有人立即退散。

嗯,他们怎么觉得,四皇子和奕王殿下之间,气氛不是很对呢?之前也没听说他们之间有仇啊!

所有人退下之后。

北辰奕开门见山:“怕我为难夜魅?”

“皇叔还真是直接!”北辰邪焱倒也不避讳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,“有焱在,焱并不认为皇叔有为难她的实力。焱只是来劝皇叔,不要自找麻烦,毕竟焱虽然非常善良,但是这善良是有底线的!”

北辰奕嗤笑一声,低沉的声,缓缓地道:“你是不是真的善良,这一点你我心中有数。相信你也清楚,我既然敢来,就已经布好局。威胁我,不是什么好主意!”

北辰邪焱闻言,慢条斯理地一笑,温柔地看向北辰奕,云淡风轻地道:“可皇叔也应该明白,激怒焱,非常不智!”

几句对话过去,已经是针锋相对,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。

半晌之后。

北辰奕笑着开口:“所以,这算是宣战了吗?”

“如果皇叔认为是,焱也不反对!”北辰邪焱答的云淡风轻,并慢条斯理地道,“只要皇叔不后悔,毕竟焱对皇叔的宽容,也是有限的!”

话说到这里,北辰奕倒忽然问了一句:“其实本王很好奇,按照你的性格,今日不该对本王警告这些。你该是看见本王令你不满了,便直接灭杀!”

北辰邪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似真似假,云淡风轻地道:“因为焱舍不得跟皇叔为敌啊,毕竟皇叔是设计杀了……国师的人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