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 焱的确被她所惑,愿意为她做任何事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正当北辰邪焱的掌风,要击到北辰奕脸上。

北辰奕忽然开口了:“你就不想弄清楚真相,再杀本王?倘若她真的是本王派出的人,甚至倘若本王对她有恩,你杀了本王,是想她恨你吗?”

他这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到了北辰奕面前的掌风,堪堪顿住。

而北辰邪焱看北辰奕的眸光,已经带着血腥之气,他几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。收回了自己的手,盯着面前这张完美的脸,缓声道:“焱亲爱的皇叔,不能不说,这是焱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有杀人的冲动,你是真的激怒焱了!”

这话一出,整个场中的气氛,更压抑起来。

北辰奕低沉的声响起:“呵……北辰邪焱,绝对的虚无主义者,你心中没有伦理道德,缺乏七情六欲,不懂得爱甚至没有恨。在你眼里杀人不过是游戏,凌虐人心都是趣味。怎么今日,因为这个女人多看了本王几眼,你就真的想杀了本王?”

说到这里,北辰奕的神情,有些玩味:“那么,收手也是因为,即便心中觉得,她应该不是本王的人,却也还是担心其中有个万一,担心本王真的对她有恩?北辰邪焱,作为皇叔,本王给你一个忠告,你的弱点这样明显,是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!”

他这话话音落下。

北辰邪焱眸中杀意未散,盯着面前的人,慢声道:“提醒不必,只要她平安舒心,焱不惧自己被人牵着走。只是相信皇叔记得,焱说过,激怒焱,非常不智!而你眼下的行为,已经可以称得上愚蠢,这可不符合皇叔第一智者的身份!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奕顿时沉默了。

北辰邪焱说的不错。

他的目标并不是北辰邪焱,也不是那个夜魅,他完全没有跟北辰邪焱为敌的必要,更没有激怒北辰邪焱,让局面不可收拾的理由。

但,在看见夜魅的那一瞬间,在看见那张脸的那一瞬间,他的方寸乱了,棋局也乱了。

话音落下,北辰邪焱不再多言,转身离开。

走出去三步之后。

北辰奕忽然看着他的背影,沉声开口:“倘若,夜魅真的是本王派来迷惑你的人,你当如何?”

北辰邪焱脚步顿住,森冷的眸光扫向北辰奕,片刻之后,缓声道:“那焱只能佩服皇叔布局成功,焱的确被她所惑,愿意为她做任何事!”

北辰奕闻言,却又是一问,语气已经堪称咄咄逼人:“哪怕她要你纳入本王麾下?为本王效命?”

北辰邪焱坦然承认:“不错!只要她依旧愿意嫁给焱,不管她要焱为谁做事,做任何事,焱都不在乎。这个答案,皇叔满意吗?只是,皇叔真的有做她主人的能力吗?”

夜魅是怎么样的人,这几日下来他再了解不过。

她独立,有主见,甚至是自恋,她岂会接受,她有一个主人?

可方才她看见北辰奕时,瞬间的失神,也令北辰邪焱不敢贸然下手杀北辰奕,倘若……真的有恩?

话音落下,北辰邪焱大步离去。

待到北辰邪焱的背影消失不见。

原本看起来一直镇定的北辰奕,脚步却忽然踉跄了一下。清歌立即扶住了他:“王爷!”

他当然知道王爷看见那位夜魅姑娘,会有如此诸多不合理表现的原因,显示莫名激怒北辰邪焱,后是眼下……可眼下人多眼杂,王爷不适合再有反常的表现。

清歌都知道的道理,北辰奕当然明白。

他沉着一张脸,咳嗽了两声,低声道:“没事,本王只是身体忽感不适!”

边上的士兵们担忧的看着,他们都知道奕王殿下身体不好,眼下见状也都有些担忧,听北辰奕说没事,众人放下心来。

北辰奕在清歌的搀扶之下,神情有些恍惚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到了房间之后,他坐下端起茶杯喝茶,但端着茶杯的手,不停的颤抖,以至于茶杯都拿不稳。

这是这么多年来,清歌第一次看见北辰奕,如此失态。

最终。

“砰!”的一声,北辰奕将茶杯重重放下,再一次闭上眼,将所有的情绪都敛下。

再次睁开眼,便又已经是天下第一智者,一名国手才有的气度与神情。回眸看了清歌一眼:“清歌,你说,那是她吗?”

“王爷心中,其实有判断,不是吗?”清歌不敢答,只好这么说。

毕竟,谁都知道,宗政曦已经死了。

尸体也是王爷亲自查验,那个姑娘跟宗政曦长得一模一样,应该只是……巧合吧?

北辰奕沉默了片刻。

眸光锐利,沉声道:“不管怎么样,你安排一下,本王要亲自会会她!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夜魅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司马蕊和欣悦雁,两个人已经是兴奋得不得了,一看见夜魅,欣悦雁就冲上来开口:“我们的东西派上用场了吧?是不是非常好用?”

“嗯!”夜魅点头,“多谢你们!”

要不是她们两个没事儿在那里跳绳,夜魅也没有这么好的灵感和创意,要是单单凭借自己之前让卢相桦挖的坑,以鸠摩诃的应变能力,她今天说不定还阴沟里翻船了,得吃亏。

两个姑娘飞快地摇头:“哈哈,没事!这都是小事!”

说着,忽然天上飞来一只信鸽。

对着司马蕊的方向而来。

这几天信鸽不能出去,但却是可以进来的。司马蕊接住信鸽,打开看了一眼,当即面露喜色:“太好了!欧阳涛找到我义兄了,我义兄没事,就是中毒了,而且伤势沉重,无法行动自如,故而躲起来调养了数年!”

“恭喜你们!”夜魅点头,这倒是个好消息。

司马蕊忽然想起来什么,略一思索,看了一眼夜魅:“我去回信给他们,先走了!”

欣悦雁也立即道:“我也去,我也有两句话想对萧瑟炀说!”

“嗯!”夜魅点头。

两个人匆匆忙忙的离开。

夜魅正要走进自己的房间,就在这时,清歌急匆匆地赶来:“夜魅姑娘!”

夜魅脚步顿住,回头看向清歌:“你是?”

方才在城楼上,看见过他一次,难不成是北辰奕的人?

果然。

清歌开口道:“属下是奕王的贴身护卫,奉奕王殿下的命令,请姑娘过去一见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山粉:狗山,你为什么又卡了?

山哥:哥昨天不是说了,有很多月票今天就不卡,现在又卡了……好了,现在请你们自我反省一下!

山粉:你是不想活了吧,你需要我们表演当场切山楂吗?

山哥:不……不用了……你们有种表演徒手丢月票,旋转扔钻石……

山粉:看来是时候杀山灭口了!

山哥:告辞!再见!我走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