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 醋意是男人不能触碰的逆鳞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说着这话,依旧是慢条斯理,语调温柔。

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夜魅的错觉,闻到一股很酸的味道,就像方圆一百里,排着十万人,一起吃着老坛酸菜面,闻着那叫一个酸爽。

夜魅盯着面前这张俊美的脸,学着他好整以暇的姿态,开口询问:“所以,你说这话,是因为……吃醋了吗?”

其实他吃醋了这件事,已经很明显了,尤其场中的酸味,已经足够将人给熏死。

不过,她倒是想听见他亲口说,想从这个一向带着云淡风轻优雅面孔的男人的口中,听到“吃醋”这两个字。

她这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眸中掠过一丝怒意。

又是一吻,狠狠封住她的唇,男性荷尔蒙的气息,很快充斥着口腔,他的吻带着掠夺,带着宣誓主权的霸道。

下一瞬,他的手抱住她的腰,将她狠狠压向他。

夜魅顿时被他吻得失神,一向冷漠的面孔,在这一刻染上红晕,眼神也迷离起来。

两个人的呼吸越发灼热,几乎就像能一点就着。

她有点惊慌失措地推开他。

很是担心继续这样下去,会发生什么不可表述的事情。

然而,感受到她的反抗,他另一只手,抓住她的手腕,举过头顶,紧紧压在墙面上。他一向在她面前,都是乖巧懂事的形象,今日是第一次如此强势。

并再一次用唇,狠狠攫住她逃离的唇畔,不让她再一次挣脱。

夜魅顿时有些心神紊乱,心跳如鼓,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有了反应,浑身都在发烫,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令她有些茫然,甚至无措。

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,以至于只能被他主导着。

他的吻霸道,强势,热烈。

让夜魅不自觉地开始思考,是否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。她的手动了动,想挣开他的钳制,他却用了更大的力道,让她手腕有些疼,而身体在他这热吻之下,丧失了反抗的能力。

为了让手腕舒服点,她立即放弃了挣扎。

于是,夜魅明白了,他真的被自己那句话激怒了。

法式热吻不算什么。

法式长吻才是要命!

他掠夺了半晌,直到夜魅感到阵阵晕眩,呼吸接不上,怀疑自己是不是会晕过去。

她轻声吐出一个字:“别……”

这一声很轻,宛如一声嘤咛,无力中带着千娇百媚的味道,让夜魅顿时脸更红,不敢相信这样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。

而他。

自然也看出来她无力招架,倒也停了下来,还不忘记舔过她的唇畔,提醒她方才这样一个热烈而真实的吻。

他魔邪俊美的面上,带着几分情丨欲的色调,但到底克制着,没有做出更出格的事。

一双妖邪的眼盯着她,一贯优雅的声线,此刻无比的温柔,却令夜魅觉得后背发凉:“夫人说的没错,为夫的确是吃醋了,并且很严重!”

说话之间,他的大手放开她的手腕,缓缓摸着她后脑的发,顿时让夜魅头皮发麻。

旋即,他优雅的声,带着霸道和切齿的味道:“女人,你要明白,什么事情焱都能顺着你,在焱心中你能是至高无上的女王。但,不要惹焱吃醋,否则焱是否还能伪装这乖巧夫君的表象,焱真的无法保证!”

他如此简单直白的承认,乖巧夫君的形象,其实不过是表象,完全是装出来的,也让夜魅有点懵。

正在她懵逼之间。

他俊美魔邪的脸,再一次逼近她,温柔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焱不管你从前跟北辰奕是不是认识,也不管你们是否有过去。可你以后若再用那种眼神看他,即便温柔善良如焱,也经不起你这样挑战底线。那焱只好将你绑在床上,用日夜的疼爱来提醒你,醋意是男人不能触碰的逆鳞!”

她看北辰奕的那种眼神?

夜魅还懵逼着,傻乎乎地问了一句:“你说的是哪种眼神?”

她这一问,他更是切齿。

低下头,一口吻在她光洁的脖子上,细微的疼痛之后,她脖子上便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吻痕。而他似乎对这样的印记很满意,大手在她的脖子上,轻轻摩擦。

顿时让夜魅又是一阵背脊发凉……

她以前怎么不知道,自己可以这么怂?

她在怕啥?

这两个问题,她完全找不到答案,可这时候脑子一团乱,也无法再探索答案。

男人切齿的声,在她耳畔响起,带着危险的味道:“哪一种眼神?在看见他的时候,片刻的失神。焱站在他身边,可你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,半分眸光都没落到焱身上!就是这样让焱恨到咬牙切齿,甚至失去冷静,无法再伪装乖巧温柔的眼神!”

不知道为什么。

夜魅顿时咽了一下口水……

作为一个钢铁直女,她有印象以来,自己都没有这么怂过。看着他,越发的懵逼,所以,面前这个伪装成弱受的男人,其实本质是个强攻?

而一向强悍,现在怂成这样,并且还莫名并不讨厌他这样的霸道,甚至有点变态的喜欢……的她。其实本质是个受?!

不!

她不敢置信!

夜魅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一波,看着他这般危险可怖的状态,慢慢找回了一点自己身为女强人的底气,盯着他妖邪的眼,开口道:“这才是你的真面目?”

她这话一出,他抓住她的手腕,紧贴自己的脸。优雅却危险的声,缓缓响起:“你也可以这样理解,焱能为你伪装各种你喜欢的面目。但是,你一定要切记,不要再触碰焱的逆鳞,下一次焱吃醋的时候,会做出什么,焱也不能保证!”

夜魅原本只是想逼出这么一个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虚无主义者……

说出一句吃醋。

没想到,却逼出了这些。

正在她迟疑之间,他再一次攫住了她的唇畔,并缓声道:“夫人,你要明白,一贯什么都不在乎的虚无主义者,一旦开始在乎了,那就是毁天灭地的决绝!今天就到此为止,焱不想再吓你。毕竟焱的真面目,可能比你想象的,还要强势得多!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她为什么有种被这只伪装的小白兔,骗进狼窝的感觉?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