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 为夫只撩你一个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卧槽!

夜魅的脸顿时又是一红……

她以前怎么完全不知道,这个男人这么会撩,一句话就能说得她脸红心跳,不知道把老脸藏在哪里好。

被强行扳正了头颅,眼睛便被迫看着他的胸肌。

只好以眼神左右漂移,心里其实有点想骂人。

他自然能看出她的眼神逃避与害羞,妖邪的瞳中掠过一丝趣味的笑意,的确是没想到夜魅这般冷漠强势的女子,原来会害怕这样的场面。

这令他眸中笑意更浓,尤其见着她脸色熏红的模样,更撩得他心痒,他缓声开口:“夫人,你脸红的样子,很撩人!”

这话一出,夜魅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。

瞪大了眼睛,盯着面前这张俊美魔邪的脸,冷声呵斥:“我脸红了吗?有吗?完全没有!”

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是夜魅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部在发烫,就像发高烧似的,有种无法忽视的高热感,让她在狡辩之间,都特别心虚。

看她红着一张脸狡辩,却别扭的不愿意承认自己脸红,这般模样,更是惹人怜爱。

他眸中炽焰高燃,盯着她的眼神,似乎能在她身上点火,看得夜魅浑身不自在,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危险。

正在她背脊发凉之间,他沙哑的声线,带着难以名状的性感,在她耳畔响起:“夫人,要不要跟为夫做点少儿不宜的事情?”

“不要脸!”

夜魅一巴掌敲上了他的头,反应非常激烈。

一张上的红热,从在门外开始,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褪过。

心里也暗自恼恨自己脸皮太薄,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这厮脸皮厚,才导致被打了一个碾压局!

丢人!

这一巴掌敲在他头顶,下手半分也不轻,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头上被打了一个包,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抓住她准备再敲打他一下的小手,优雅地慢声道:“夫人,打情骂俏不是你这样的,下手不能太重,否则就失去了趣味!”

他说着这话,脸上都是不正经的味道,带着严重的调戏,和难以忽视的调侃。

夜魅登时瞪圆了眼睛,盯着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,切齿道:“谁在跟你打情骂俏了,我是单纯的想打你!”

“夫人,不要口是心非!”

他强行把她打他的行为,解读成为打情骂俏,并不由分说地低下头,狠狠攫住她的唇畔。

狂风暴雨一般,再次攫取她口中的蜜汁。

夜魅顿时被吻得一阵头晕,甚至口干舌燥,身体也一阵发烫,一时间是打情骂俏还是单纯的打人也给忘了。

她甚至还忽视了一个问题……

他今天一直在用一个称呼喊她。

“夫人!”

这是一个前没几天,她还觉得娘得不行,坚定地丑拒了的称呼。今天他一口一个夫人,她竟然也没觉得肉麻,更没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,反而还听着蛮自然的。

夜魅顿时又想骂人了……

她到底是肿么了?!

正在她诧异之间,他带笑的声音,忽地响起:“夫人,你又走神了!”

只是,看着她呆呆傻傻走神的样子,他竟然会觉得,很可爱。

夜魅顿时回过神,一脸防备地看着他,冷声开口道:“你到底打算在我身上趴多久?你什么时候走?”

她是发现了,她自己的种种反常,搞不好是因为两个人离得实在太近,让她丧失了一些判断。

要是他滚起来,也许她就不会这么怂了。

她这话一出,倒不知是撩动了他哪根神经,他霍然低下头,轻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子,*一般,令夜魅浑身一酥。

而这个不要脸男人的声音,很快在她耳畔响起:“难得夫人今天害羞,为夫当然要多吃几口!”

“轰!”

夜魅顿时感觉自己脑袋里面,什么东西又炸了。

她觉得自己要是在漫画里面,这时候她的脸应该红得能冒烟了……她红着一张小脸,看着面前的男人,抽搐着嘴角冷声道:“北辰邪焱,你是不是经常这样撩人?”

怎么这么有经验的样子?

她这话一出,他又轻轻咬了一口她的鼻子,慢声道:“为夫只撩你一个!也只撩过你一个!”

两句话差别细微,但意思却是完全不同。

他这句话说出来之后,夜魅倒不知怎地,心念微动,掠过一时难以名状的甜。

等她再一次回过神。

脖子又是一阵微微刺痛,让她明白自己的脖子,又被这个男人种了一个草莓。

她顿时有些无奈:“北辰邪焱,我还要出门呢!你这样让我怎么把脖子伸出去?”

上次他就弄过一次,她当时就很尴尬。

好在那一次痕迹不深,她回去敷了一下,第二天早上就消褪了,但是他竟然下口这么重,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可能消褪得了了。

“就是要这样,众人才知道夫人早已名花有主啊!”他魔邪的眼看向她,带着几分别有深意的笑,显得格外冷邪。

夜魅顿时明白了什么,伸出一只手,指着这个狡诈的男人:“你是故意的?”

她手指对着他一指。

手指立即被他含住,并且舌尖轻轻舔了一下。

夜魅登时全身都一软,匆忙将自己的手指抽回来,她发现了,在这种时候做任何的动作,对自己都是不利的,很有可能就面临更深程度的撩拨。

而北辰邪焱这时候,倒也不吝于回答她的疑问,带着笑意的温柔声线,很快地响起:“夫人真是聪明得令为夫惊叹,为夫就是希望夫人顶着这样的脖子出去,这样北辰奕就明白,你的焱的女人,以后不管是对你示好,还是对你动手,都要掂量几分!”

夜魅脸色通红,强硬得梗着脖子道:“我不怕他对我动手,不需要你留下这样的印记去威胁他!”

她这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也丝毫不在意,慢声道:“但是为夫怕啊,而且为夫非常介意他对你示好,那样为夫脆弱敏感的心,会很难受。到时候怕跟着一起难受的,就是多日都下不了床榻的夫人你了!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这货到底要脸吗?

还有没有王法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