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0 感恩,恨不得以身相许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他这样霸道不由分说,似完全没将皇后接下来可能说的话当成一回事。

夜魅也顿时放心,且跟他一起去看看,皇后想说点啥。

……

大漠之外的某处荒山。

两名容貌俊秀的男子,正从荒山之中出来,其中一名正是欧阳涛,他俊美之中带着几分秀气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。

他正搀扶着另外一名男子,另外一名男子,英俊之中透着几分难掩的正气,一看便知是个刚毅的正人君子。

欧阳涛挤眉弄眼地开口道:“萧瑟炀你看见了吧?全天下只有我一个人对你是真情,你受了这么重的伤,也只有你的兄弟,也就是我,有功夫这样跋山涉水地来找你!”

他这话一出,萧瑟炀立即点头,并一脸感恩:“是!”

“你高兴不高兴?感动不感动?”欧阳涛瞥了他一眼,欧阳涛本人的脸上,还带着几分得意,一副自己救人于危难水火的样子。

萧瑟炀点头,继续刚猛地回答:“感恩!恨不得以身相许!”

“咳……”欧阳涛顿时被呛住,咳嗽了好几声,一张俊脸涨得通红,“没你这样坑兄弟的,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!”

萧瑟炀睨了他一眼,似真似假地开口:“可是你这样的大恩,我真是无以为报啊,我要是不以身相许,我对得起你吗?”

“真的不用了!”欧阳涛飞快的摇头,就像一个拨浪鼓,“哎呀,你这么客气干什么,跑来救你,照顾你,这都是兄弟应该做的,不用往心里去!”

卧槽!

欧阳涛顿时有点慌了,萧瑟炀这小子该不会是说真的吧?

欧阳涛这话一说完,萧瑟炀便立即面色厉色:“知道是你这个做兄弟的应该做的就好,那就不要一直叨逼叨!从你找到我到今天,这些邀功的话,你已经说了二十多遍了,我的耳朵已经听出老茧,除了对你以身相许,真的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你!”

欧阳涛:“……哦!原来你说这些话来吓唬我,是因为对你最好的兄弟我,感到厌烦了,我真是好难过呀!”

他的语气十分低落,就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。

萧瑟炀对他这样的语气,那是半点都没往心里去,白了他一眼:“如果你不想更加惹人厌烦,就少说几句!”

“兄弟啊,你今天真是伤透我的心!”欧阳涛一只手搀扶着萧瑟炀,另外一只手难受地捂着自己的胸口,一脸悲呛,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因为心痛而死。

欧阳涛这样难受的话说完。

萧瑟炀的脚步倒是顿住了,刚毅的脸上,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地笑容,盯着欧阳涛道:“你的心很受伤吗?要不要我帮你摸一摸,抚慰一下?”

欧阳涛顿时受到了惊吓,一只捂着自己胸口的手,也捂不下去了。

实在不能想象,萧瑟炀一会儿真的过来抚摸自己的胸口,自己会不会肉麻死,一脸宛如便秘的神情,浮现在他那张俊脸上,看了一眼萧瑟炀,哽咽道:“不用了,我已经自愈了!”

萧瑟炀轻哼了一声,一脸冷漠。

欧阳涛看他这样无情,还各种打击自己,仿佛一名怨妇一样的开口:“兄弟,我千里迢迢找了你几年,好不容易把你给找到,不管怎么说,对你也算是尽心尽力了,我只不过是多夸赞了自己几句,你需要这样对我吗?”

萧瑟炀睨了他一眼,忽然冷声问:“欧阳涛,十年前你练功走火入魔,是谁把你从死神面前把你抢回来,用内力强行为你压制,差点跟你一起走火入魔?”

欧阳涛脸一僵,尴尬地一笑:“是你!”

萧瑟炀又问:“八年前你中毒,躺在路边,是谁把你背了十里路,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你七天,你才痊愈?”

“是你!”欧阳涛声音越说越小,眼神也开始左右漂移。

萧瑟炀继续问:“七年前你中了催丨情药……”

欧阳涛顿时伸出手,捂住萧瑟炀的嘴,并且眼神左右警惕地两边看了看,看见这里就是一座荒山,根本没有人经过之后,他顿时放下心,把捂住萧瑟炀的手放下来。

尴尬地说:“这件丢脸的事情,你就不要说了!”

说到这里,欧阳涛拍了拍萧瑟炀的肩膀,含泪开口:“好了,兄弟,我知道你对我也是情深义重!只是每个人的性格不同,你做好事不喜欢多言,我做好事就忍不住想自我表彰。我发誓,我再也不吹嘘自己对你的救助了!”

怎么差点把这件丢人的事情,也捅出来了呢。

兄弟两个人,就这样互相怼了半天,不认识他们的人,只会当他们在吵架,认识他们的人,却会知道,这是他们兄弟之间特别的相处模式。

说到这里,欧阳涛为了转移话题,很快地开口道:“哎呀,对了!这一次找到你,北辰邪焱和有一名叫夜魅的姑娘,功不可没。他们击败大漠的右翼王完颜洪,战场上完颜洪用了你的万刀一斩,被北辰邪焱看出端倪,我们才知道你之前是被完颜洪暗算了!”

“北辰邪焱?”萧瑟炀脸色并不好看,回头看了欧阳涛一眼。

北辰邪焱是北辰皇朝的人,他的确是不待见。

欧阳涛当然知道好友直来直往,从不遮掩喜恶的脾气,于是赶紧飞快地道:“但是最终这个人情,我们没有欠给北辰邪焱,而是欠给一名叫夜魅的姑娘了,是她告诉司马蕊这些事情的全情,我们才明白方向!”

说起司马蕊,萧瑟炀立即叹了一口气:“义妹是个重情重义的姑娘,我就知道我失踪了,义妹定然不会抛下我不管!”

他这话一出,欧阳涛顿时就不高兴了:“喂喂喂!她只是找了你一下,你就这么感动,我照顾了你好几天,你却怼了我半天,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?”

话说到这里,萧瑟炀忽然横了他一眼。

欧阳涛“切”了一声:“哼,不说就不说!”

正说着,忽然一只信鸽,对着他们的方向,飞了过来。欧阳涛眼前一亮:“司马蕊的信鸽!哎……上面有红色的标记,是有重要的事告知我们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