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2 你母后的眼睛里长了痔疮吧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皇后娘娘有旨,四皇子北辰邪焱,民女白夜魅接旨!”

随着太监的一声高呼,夜魅的眉梢扬了扬,这个皇后消息还算是灵通,到现在为止,她就告诉过北辰邪焱一次,自己姓白。那时候有些下人在,没想到这消息,这么快就传到皇后耳中了。

太监这句话说完之后,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尴尬地笑了一声:“四皇子,奴才得罪了!”

这很明显是为了按照宣旨的规矩,直接便喊出北辰邪焱名讳的事情道歉。

北辰邪焱剑眉微扬,眸中含着几分趣味,慢声询问:“这懿旨里面,还有焱的事么?”

“是的殿下!”太监立即应了一声。

钰纬这时候倒是忍不住在边上挑了挑眉毛,一封懿旨里面竟然能同时有殿下和夜魅姑娘,难不成皇后娘娘是来为四皇子和夜魅姑娘赐婚的?

可是皇后有这么善良吗?

钰纬表示怀疑!

正在他迟疑之间,北辰邪焱扫了一眼那名传旨的太监,云淡风轻的声线,缓缓响起:“读吧,趁着焱眼下还有心情听!”

夜魅扭头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看着他不甚在意,完全没有丝毫行礼打算的态度,她顿时放心,正好,她也没打算行礼。

小太监这时候哪里有闲工夫管这两个人是不是行礼,也没有闲工夫去理会他们的礼数是不是周全了,他现在只想快点把自己手中的懿旨宣读了。

赶紧活着回去!

于是,他立即打开懿旨,开始读了起来:“皇后娘娘有命……”

夜魅打了一个哈欠,听着小太监很快点了自己的名字,说自己秀外慧中,德行兼备……还夸了很多,她只觉得皇后这个人,至少这懿里面,描述她的内容还不差。

然而,最后一句,却是“着,赐婚给大皇子,为皇子侧妃!”

“嘶……”

在场不少武将们,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莫说夜魅姑娘和四皇子殿下这种显而易见的关系了,就是夜魅姑娘的性格……他们这几日见识了一下,也知道夜魅姑娘是不可能做侧妃的。

不过……

夜魅姑娘也的确是身份不明,大皇子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人,以她的不明的家世,想成为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,也是不可能。

正在众人都皇帝不急太监急、迫不及待地为夜魅分析之间……

北辰邪焱身上的戾气,忽然散出几分,他微微抬脚,并落地。就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,便有一阵红色的狂风扫过……

那名传旨太监身后随行的两人,顿时被这股内息攻击而起,身体轰然爆炸,在半空中变为碎片!

猩红的血从半空中落了下来……

不少男人看着这一幕,都想干呕。但夜魅作为一个没少干虐杀事件的女人,见着这一幕倒是面不改色,只是眉宇中透着几分不悦,是被皇后赐婚给北辰翔的不悦,还是侧妃。

那名传旨太监,立即便吓得脸色惨白。

哆嗦着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,尸体都没有了的两名随从,含着眼泪看了北辰邪焱一眼:“四皇子殿下,殿下……奴才,奴才我……”

他当然明白,这是四皇子殿下不高兴的表现,也明白这是对自己的威慑,可是他也不敢不听皇后的啊,这懿旨还有一半,他是继续读还是不读?

他真的好害怕,担心下一个尸骨无存的就是自己。

夜魅回头,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倒是为这个可怜的太监,说了一句话:“不用杀人,他也只是个传令的罢了!”

她这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都没以为,北辰邪焱会停止杀人,毕竟四皇子殿下发起脾气来,就连陛下都要避其锋芒,传旨的小太监甚至担心,夜魅说完这句话,会不会被盛怒之下的四皇子给杀了。

然而,让他惊掉下巴的事情,很快地发生了。

北辰邪焱回眸,看向夜魅,俊美魔邪的面上,怒意未褪,却是配合地道:“焱知道了,谨遵夫人之命!”

“哈?”传旨的小太监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在场的武将们,嘴角也是一抽……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,四皇子殿下明显发火之后,还有人能制得住四皇子的怒气。

没想到夜魅姑娘一句话,四皇子身上的戾气,顿时就没了。

夜魅扫了一眼传旨小太监,冷声询问:“皇后还有什么命令,你就一并说了吧!”

夜魅现在觉得,北辰邪焱讨厌皇后,绝逼不是没理由的了,毕竟这时候整个边城都要知道她跟北辰邪焱什么关系了,皇后却传来这种旨意,这不就是吃饱了撑的,来搞事情的吗?

小太监很快地回过神,也不敢再拖拉,飞快地道:“司徒蔷出身名门,品性兼优……”

接下来,又是一长串表扬司徒蔷的话。

夜魅冷声打断了小太监的话:“讲重点!”

“啊?重点?”小太监愣了一下,旋即很快地反应过来,跳过了一系列对司徒蔷的虚假赞美,直接读出了最后一句,“哦,就是将司徒蔷郡主,赐婚给四皇子殿下为皇子妃!”

这下。

整个场面安静得可怕。

就连边上一直对四皇子殿下印象并不怎么好的将军们,内心都觉得皇后是真的有点偏心了。

夜魅姑娘嫁给大皇子做侧妃,这是高攀还是低就,他们暂且不评判。

但是相对的,将司徒蔷郡主嫁给四皇子做正妃,郡主身份高贵是事实,但是他们所有人都知道,郡主的腿已经断了啊,还是四皇子殿下亲自折断的,让一个断腿的人来给四皇子做正妃,皇后是不是疯了?

他们甚至都怀疑,四皇子是不是皇后亲生的,哪有这么坑害自己亲生儿子的。

夜魅闻言,倒是怒极反笑。

可以。

这一道懿旨里面,两件婚事,自己给北辰翔做侧妃,司徒蔷给北辰邪焱做正妃。先不论是赐婚给谁,就只是这正室和侧室的名份上,皇后的意思是,她夜魅不如司徒蔷,是这意思吗?

她一向自视甚高,这时候怒火当然压不住,回头扫了一眼北辰邪焱,公然冷声询问:“你母后的眼睛里长了痔疮吧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