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 本王要她做奕王妃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咳……”

众人一听这话,顿时都是忍俊不禁,并且各种的想笑不敢笑,痔疮……痔疮是长在眼睛里面的吗?

看来夜魅姑娘是真的气坏了!

传旨的小太监也呛了一下……

完全没想到,这世上有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四皇子殿下还不够,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目无尊卑的夜魅姑娘。

嫁给大皇子殿下做侧妃,对于她一个身份不明、来历不明的女人来说,应该是高攀了啊!

好吧,听说夜魅姑娘和四皇子殿下的关系,不一般。

本来以为不管怎么说,皇后也是四皇子的母后,是四皇子的生母,他一定会保有几分尊重,说不定还会怒斥夜魅姑娘,说话注意一些。

没想到,北辰邪焱听了,竟认真思索片刻,对着夜魅点点头,眉宇之中明显地压着怒气,慢条斯理地道:“也许还不止长了痔疮这么简单!”

众人:“……”他们顿时更想咳嗽了。

好歹皇后贵为一国之母啊,他们觉得,皇后本人要是在这里,听见这两个人的话,估计不气疯,也得气得晕过去。

话说到此处,北辰邪焱当然能看出来,夜魅对皇后的强烈不满,而不管怎么样,皇后也是自己的生母。

为了不让夜魅因为皇后迁怒到自己,他立即缓声开口,表明立场:“夜魅姑娘,如果你不想母后活着,那么焱保证母后一定会早死,若她早死失败,焱也可以送她一程。当然,你放心,不论她是否早死,她的命令我们都不必听!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四皇子殿下这个婆媳之间有矛盾,怎么站队的问题,他站得好干脆哦……简直可以说得上是“不孝子”加“好夫君”的结合体典范了……

见北辰邪焱很快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夜魅顿时也没有刚才生气了。

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转身大步离开:“这旨我是不接了,你自己处理!”

看见夜魅转身走了,那名传旨的小太监,顿时吓得脸都白了……刚才可是那位姑娘一句话之下,四皇子殿下才停止了杀人,自己捡回来一条命。

她就这么走了,四皇子殿下不会忽然把自己给杀了吧?

看夜魅走了。

北辰邪焱自然知道她是生气了。

他沉眸,回头扫向那名传旨的小太监,杀气毕现。这时候钰纬倒是说了一句话:“殿下,您还需要一个人回去传话!”

别冲动啊,别杀人啊!

北辰邪焱冷嗤了一声,扫了一眼那名小太监,慢条斯理地道:“你回去传话,告诉母后,如果她不想北辰翔早死,就自己把这封懿旨销毁了,传一道合焱心意的懿旨过来!”

“是!”小太监赶紧点头,整个人抖动得如同狂风中的落叶,只想四皇子殿下快点说完,自己赶紧回去复命。

而很快地。

北辰邪焱优雅的声,再一次响起:“告知父皇,管好他的女人,如果他还想坐稳皇位的话!”

这下。

场中不少武将们,都吓得尽数噤声,只想假装自己没有听到任何话。

这样威胁皇帝陛下,全天下怕也只有四皇子殿下一个人了,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!

“是!是!”小太监点头如捣蒜,生怕自己应慢了,最终被迁怒了。

随后,小太监就听到了一句宛如天籁的声音:“滚吧!”

四皇子殿下的声音,的确原本就好听,这时候吐出这两个字来,小太监只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,听见的最动人的两个字了。

“是!奴才立即就滚!”

话说完,小太监抱着皇后的懿旨,特别果断地把自己抱成一团,在地上滚走了……

众人:“……”

他们觉得自己解锁了滚蛋的新方式。

心里还怪佩服这个小太监的,难怪能成为皇后传旨太监,真是能屈能伸,反应敏捷啊!

北辰邪焱也很快地转身,去追夜魅的步伐。

钰纬赶紧跟上……

……

这时候,北辰奕的新房间。

骁钦正在给北辰奕诊脉,他脸色有些凝重,盯着北辰奕开口:“奕王,相信你自己的身体状况,你自己也清楚,使用内力,简直是不智!”

“本王的确清楚,有劳医邪费心了!”北辰奕这话,倒算是客气。

骁钦收回诊脉的手,写下药方,递给清歌:“去煎药!”

清歌立即接过,出去吩咐下人。

旋即,骁钦看向北辰奕,开口询问:“我难得的好奇,奕王为何会激怒北辰邪焱?奕王并不像是会自找麻烦之辈!”

北辰奕想干什么,骁钦能猜得到一二,但这路途之中,北辰邪焱并不是北辰奕的阻力,甚至以北辰邪焱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,未来能成为北辰奕的助力都不一定。

相信自己都能看明白的问题,北辰奕不可能不明白。

可为什么……

到了边城的第二天,两个人就打起来了。而且房子都毁了,林城主匆忙给奕王安排了新房间……

自己也就出去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吧,回来看着一片废墟,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去好几年了,而边城已经在这几年经历了沧海桑田。

正在他无语之间。

北辰奕看了骁钦一眼,沉声询问:“你见过夜魅了?”

“见过啊!”骁钦不明白他为什么有此一问,之前他还是大漠左翼王的时候,跟夜魅交战过,怎么可能没见过?

北辰奕眸中掠过一道冷茫,讳莫如深的眼神,依旧盯着骁钦:“那你没发现她的异常?”

“什么异常?”骁钦还真是懵了。

北辰奕看骁钦的神情不似作假,忽然明白了什么:“当年,你没见过宗政曦?”

“我收到阿蕊的消息,赶到宗政皇朝的京城救援之时,那位公主已经坠河而亡了,而那是我第一次去京城,之前也没见过她!”骁钦也是很无奈啊,全天下都在传他跟宗政曦有过去,然而他连宗政曦的面都没见过。

北辰奕倒是笑了,看骁钦的眸光倒缓和几分,沉声道:“这倒有几分意思!”

“奕王问这做什么?”骁钦看向北辰奕,有些奇怪。

北辰奕默了片刻,忽地沉声道:“本王跟北辰邪焱之间,怕要有一道难解之题了!”

“为何?”骁钦自认不笨,但听到这里,更加云里雾里了。

北辰奕讳莫如深的眼神,看向窗外,沉声道:“本王要她做奕王妃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谢谢宝宝们的月票,感恩!今天更新晚了,因为哥身上发生了巨变,哥的大本命男神,leepace昨天晚上公开自己跟男人女人都约会过了,哥太难受了,感觉自己失恋了,有种老公出轨的悲伤,你们是不会懂的,总之是生不如死、心如刀绞、心如死灰、怀疑人生,今天还能更新,哥对你们真的是真爱了!哇呜呜……哭瞎……哇,有月票安慰吗?呜呜呜哇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