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6 山哥也来客串了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个人内心的惊讶,一时间无以言表。

夜魅回头看了一眼司马蕊,冷声询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司马蕊是医仙,应该会知道。

然而司马蕊听了夜魅的话,却是一脸尴尬:“我根本就没办法靠近他,他刚刚忽然拔刀,差点没把我给砍死!”

刚刚那一幕,绝对是她这辈子最接近死亡的时候。

夜魅愣了一下,但眼下也不是注意这些的时候,她伸出手抓住九魂的手腕,对着司马蕊开口:“没事我抓着他,你来探脉!”

司马蕊差点被砍,还有点惊魂未定,看了一眼九魂,又瞅着夜魅一脸坚决,迫不得已上前两步。

摸着她的良心说,要不是看在夜魅的面子上,打死她也不会再来探这么危险的脉。

九魂被夜魅抓着手腕,难受地皱了一下眉头,但到底没有出手砍人。

司马蕊半放心半害怕半紧张半难受地走到九魂的面前,蹲下身开始诊脉,当她的指尖碰上九魂的手腕,九魂猛然一怔,仿佛又想动手。

夜魅紧紧抓着九魂的手腕,冷声开口安抚:“小九,没事!”

她的声音很冰冷,作为一个钢铁直女,她生性就没有温柔的语调,但却没想到,就是这样完全不温柔,甚至冷冰冰的声音,能让九魂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没有挣扎,也没有丝毫要动手砍人的征兆。

在旁边瞅着的司马蕊和欣悦雁,都悄悄在内心给夜魅竖起了大拇指,可以,她们真的很佩服,就是九魂这小子的差别待遇,也真的是太明显了。

夜魅冷着一张脸,有些紧张地等着司马蕊的诊脉结果。

半晌之后,司马蕊诊断的结果出来了。

看了一眼夜魅,开口道:“是毒!我有办法压制,只是这几天,他内功会受到毒性的牵制,可能发挥不出来,即便能发挥出,也不足三成。”

“这都无妨,先保住他的性命再说!”

眼下把这小子的心脉和性命保住,才是第一件要事。

“嗯!”

司马蕊顿时了然。

看了一眼床榻,开口道:“先把他放到床上去!”

原本以为九魂这样的个子,需要她们一起搀扶上去,却没想到夜魅直接站起身,就将九魂拎了起来,几个大步走到床边,就把他放到了床榻上。

看得司马蕊和欣悦雁两个人,嘴角抽搐个不停。

这真的是钢铁直女,拎起一百多斤的人,面不改色,毫无压力,一般的女汉子看见了也要退避三舍,立即举手投降。

夜魅回头看司马蕊瞅着自己,一动不动,顿时有点着急了:“快过来呀!”

“哦!”

司马蕊回过神,才想起来自己救死扶伤的天职,走到了九魂的身边,从袖中掏出银针,开始为九魂排毒化解。

夜魅和欣悦雁,两个人都站到了床边,不敢去打扰。

司马蕊将银针插入九魂身上多处穴道,慢慢的,有几根银针变成黑色,甚至还开始冒烟。

看得夜魅神色凝重。

九魂的嘴角也慢慢有黑血溢出来……

司马蕊这时候也是全神贯注,眼神紧紧盯着九魂身上的银针,和他的种种表现,如有万一,准备随时应变。

就这么紧张而又急迫地救治了一会儿之后。

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一阵妖邪之气,从门外压来,这样熟悉的气息,除了北辰邪焱,基本上不做第二人想。

夜魅回过头一看。

果然是北辰邪焱大步进门。

他暗黑与暗红色交织,极显尊贵的锦袍掠过,人就已经到了夜魅身侧。他正打算说话,夜魅就回身对着他“嘘”了一下,示意他安静。

眼下正是司马蕊救人的时候,不宜打扰。

北辰邪焱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九魂,那小子身上的银针,黑气,让他顿时明白应该是中毒了。

只是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这回事,所以他也有些奇怪。

一众人就这么等着司马蕊的治疗……

……

北辰皇朝的京城,已经是闹翻了天。

听说钟家的大小姐,天下第一侠女钟若冰,在听说自己的未婚夫大皇子殿下,要迎娶侧妃之后,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……

所有人都对钟若冰充满同情,原本以为她这是在威胁大皇子,希望大皇子早日收回成命,先迎娶正室过门再说。

没想到……

当她真实的目的传出来之后,所有人都大跌下巴!

她是要……退婚!

从北辰皇朝建国数百年以来,从来就没有一名女子,是敢退掉皇族的婚事的。皇族就是天家,天家的婚事,岂有能退掉之理?

就算是再不要命,也不应该这样拿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开玩笑吧?

大家都这么想着。

众人还都认为,钟若冰的父亲,权倾朝野的钟山大人,一定会怒斥自己女儿的不懂事,并且连夜进宫请罪,跪下一顿痛哭,细数自己多年对北辰皇朝的贡献,希望陛下饶恕,大皇子殿下宽恕。

大家其实也没料错。

钟山的确是进宫了,并且也的确是一顿痛哭,而且几度险些晕厥,听闻那是哭得皇帝陛下一脸嫌弃,要不是碍于面子,都恨不能将钟大人从皇宫里面扔出去。

总管太监这辈子都没见过哪个大臣能哭成这样的。

然鹅……

钟山大人哭出来的内容,却并不是请陛下饶恕,而是请陛下同意退婚,他愿意付出自己头顶上的官帽,来交换陛下同意取消婚事。

这下,整个皇城就炸开了锅。

大家都以为钟山疯了!

皇帝陛下其实也是这么以为的,于是最终直接将钟山给赶了出去,让他冷静几天再说。

没想到接下来钟山每次见到陛下,都要流一把眼泪鼻涕,花样跪求皇帝取消赐婚,那完全就是脑袋都不要了,也要退婚的架势。

让满朝文武,都看得嫌弃不已。

他们实在是不能理解,为北辰皇朝立下各种伟绩,百姓们都十分敬仰的钟山大人,为什么这样能哭,他是个男人阿喂!大家都觉得刷新了自己的三观和认识……

直到今天,皇帝陛下也是忍无可忍了!

把钟山,钟若冰,大皇子一起叫到了御书房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