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 你要焱救情敌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吃瓜群众都表示很慌。

陛下这显然是生气了,也不知道会不会把钟山大人给砍了,话说每次一到需要赈灾的时候,钟山大人总是冲在第一个,为百姓请命。

每次京城里面有什么不平的事情,京兆府尹不处理的,百姓们求到钟山大人的府邸,总会得到帮助。

不知道多少次,钟山大人为了请求陛下开仓放粮、救助百姓,在朝堂上言辞激烈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导致差点被陛下砍了……

所以相对的,百姓们都十分敬佩钟山大人。

而钟山的女儿钟若冰,也是名扬天下的一代侠女,行侠仗义,颇有其父之风,大皇子又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人,百姓们都觉得钟若冰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,简直就是众望所归。

谁知道就为了正室还是侧室先进门的事儿,就闹这么大。

看热闹的吃瓜群众,都很是担心,钟山父女今天都要被陛下给砍了!

这不。

御书房里头。

皇帝坐在龙座下,看了一眼下头跪着的三个人:“钟山……”

“陛下!”钟山抬起来,已经是四十岁的年纪,看着却像是刚到三十的俊美男子。

然鹅……

他一抬起头,皇帝就看见了钟山挂着的两根鼻涕,还有眼角的泪花。

皇帝看着那鼻涕,顿时一阵嫌弃,甚至感觉隐隐反胃,重重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:“没事,你先低下头吧!”

这几日,他就一直看着这么一个挂着鼻涕眼泪的人,在自己的面前哭泣行走,他作为一国君王,内心所遭受的拷打,可想而知。

“喔!”钟山也算是听话,立即低下头。

钟若冰也是很震惊地看了一眼自家老爹……

原本听说老爹这几天,各种哭求陛下退婚,她还以为是谣言,没想到今天一瞧……她好想假装这根本不是她爹!

好丢人!

皇帝叹了一口气:“钟山,你真的希望朕取消婚事吗?你要知道,大皇子是朕最疼爱的儿子,你又是朕的爱卿,虽然你总是在朝堂上跟朕作对,但朕一直以你为镜,从你的话语和身上,朕总能明白自己处理政事不当的地方……”

“是啊,陛下,整个北辰皇朝,就找不到一个像臣这样,脑袋都不要,也要谏言给陛下的忠臣,臣简直就是劳苦功高。陛下您一定要同意臣所求啊!”

钟山顿时一阵自我褒奖,并引出自己要强调的重点,而且抬起头,马上又让皇帝看见了他的眼泪鼻涕。

皇帝:“……”

皇帝咳嗽了一声,又继续道:“可是,你也要……你先低下头!”

“喔!”钟山立即低下头。

看不见那张哭得凄惨的脸,皇帝顿时觉得心情宽松些许,接着开口:“朕知道你劳苦功高,所以才希望你的女儿嫁给朕最宠爱的皇子为妃,说不定未来,这后位也是她的!”

皇帝这话,就算是暗示意味很重了。

北辰翔顿时忍不住抬眼,看了一下皇帝的脸色。这等于是公然说想把皇位传给自己,他心中一阵雀跃……

然而,钟山却是非常是倔强:“可是陛下,小女不同意啊!您知道的,臣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她母亲体弱,生下她不久就撒手人寰,夫人临终之前,托付我一定要照顾好女儿,否则夫人死不瞑目,要是……嗝,要是让夫人知道,小女自杀都不想嫁的人,臣却让她嫁了……”

他说得很是凄惨。

所有人都以为,这将是一段夫妻佳话,钟山立即就要说出来,自己会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夫人什么的。

却没想到,他霍然抬起头。

并且继续把自己的眼泪鼻涕对着皇帝,扯着嗓子痛哭道:“臣怕夫人半夜来找臣索命啊,陛下,臣这辈子什么都不怕,就是怕鬼。还请陛下开恩!”

皇帝:“……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钟若冰:“……?”

皇帝重重地抚了一下额头,无语地看了钟山半天,又扫了一眼钟若冰:“你当真要取消这门婚事吗?”

“是!”钟若冰的语气很坚决。

皇帝的声音冷了几分:“就算朕要砍你的头?”

钟若冰也毫不犹豫:“回陛下,是!”

皇帝眉宇间立即浮现出怒色,钟山一看情况不对,立即爬到皇帝脚边,抱着皇帝的大腿又是一阵嚎:“陛下,开恩哪!陛下……”

皇帝:“……”

低下头看了一眼钟山,皇帝很是担心对方继续哭下去,会把眼泪鼻涕都抹在自己的裤子上。

无奈之下,终于挥了挥手:“罢了!那就随你们所意,这门婚事取消,退下吧!”

“谢陛下!”钟山立即放开皇帝的腿,掏出帕子,眼泪鼻涕一擦,顿时笑逐颜开。

“臣和小女告退!”

钟山说完就给了钟若冰一个眼神,父女两个就跑出去了。

他们刚跑到门口,皇帝就听到了钟山愉快的哼歌,气得脸色都变了变。

钟若冰崇拜地看了一眼自家变脸变得飞快的老爹,抱拳佩服道:“厉害了我的爹亲!”

没想到这么一哭,还真的能啥事儿都没有把婚事取消了,要知道这事儿放谁身上都是要掉脑袋的啊。

钟山叹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钟若冰:“可是你老爹以后的日子,就不好过咯!”

退了皇帝的婚,皇帝碍于面子没将自己怎么样,但自己以后少不得受冷遇。

钟若冰顿时一脸抱歉。

钟山无所谓地挥了挥手:“回府,回府……”

……

御书房里头,皇帝瞪着北辰翔。

将龙案上的砚台,对着北辰翔狠狠地砸了过去,顿时砸到了北辰翔的身上:“你看见了吧?钟家全家命都不要,后位也不要,也不愿意嫁给你,你看你都做了一些什么蠢事!”

北辰翔铁青着脸,没有说话。

……

边城。

司马蕊施针完毕,面色还是有些凝重,扭头看了一眼夜魅:“他身上的毒虽然是压制住了,但在我们发现之前,他就已经毒发了数个时辰,所以一时间难以醒来,要是有个内功高手,帮他排毒,应该能早点清醒!”

内功高手?

夜魅二话不说,就看向身侧的北辰邪焱,把他往前面一推:“这里有一个!他行吗?”

北辰邪焱的脸色顿时沉了,睨了一眼夜魅:“你要焱救情敌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是的哟,钟山就是哥的客串,你们看下钟山怎么求皇帝退婚的,你们就知道哥每次找你们求月票是什么样子啦,你们还忍心不给吗?抱大腿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