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 北辰邪焱生气了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门推开。

九魂正睁开眼,便看见了推门而入的夜魅。

并且也通过身后的气息,感应到了身后的人。但是他并未回头,眼神依旧放在夜魅的身上。

夜魅进门之后,飞速看了他们两人一眼,很快地上前:“你们怎么样?”

“哎呀!为夫头晕!”

北辰邪焱扶着自己的额头,很快地往后面倒去。

整个人顿时靠到了内侧的墙面上,夜魅白了他一眼,想起来这货上次跟九魂交手之后,假装虚弱,也是现在这种状态。

她顿时唾了一口:“别装了!”

说话之间,人就到了九魂跟前。

看了一眼地上的黑血,显然是方才北辰邪焱为他运功逼毒,九魂吐出来的。

夜魅立即问询:“你呢?好点没有?”

“没事了。”九魂的声音很虚弱,也回头看了北辰邪焱一眼,倒也没道谢,反而说了一句,“下次不用多管闲事。”

北辰邪焱倒是笑了,睨了他一眼,慢条斯理地道:“你以为,焱愿意管你的闲事吗?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这两个人为啥见面就针锋相对的?

她无语地看了一眼九魂,冷声道:“小九,不管怎么说,也是他帮了你,你……”

“我不用他帮。”九魂语气很坚决。

态度也很坚决。

那分明就是一副自己宁可死,也不需要北辰邪焱这货多管闲事的意思。

夜魅一时间也沉了脸,盯着九魂道:“是我求他帮你,不是你求的。你不在乎你的生死,但是我在意。”

“我……”九魂顿时沉默。

心里思索了片刻,以自己和北辰邪焱的关系,若非是夜魅开口,对方的确不会出手帮自己。

所以,北辰邪焱出手,这完全是夜魅讨情,他现在不领情,也是在让她难看。

正在他丝毫是否需要致歉的时候。

北辰邪焱忽然冷笑了一声:“呵……好一出姐弟情深的戏码!”

话音落下,他霍然起身,大步离去。

眼神都没往夜魅身上扫一下,也没看九魂一眼,就踏出了房间。

这下,情况就很尴尬了。

北辰邪焱愤怒的很明显,显然是为了夜魅方才那句话不高兴,而夜魅也顿时明白,自己身边这两个人,没有一个是好脾气并且省心的。

欣悦雁看着这一幕,暗中高兴坏了,很好!你们就一起斗个两败俱伤吧,我也好找机会拐走弟媳……

九魂看了一眼夜魅头痛的样子。

一时间心里也生出了愧疚,低声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他只顾自己的想法,没有顾及到夜魅的处境。

夜魅也知道这孩子是别扭,并且很硬气,北辰邪焱救他,他也是的确不乐意,深呼吸了一口气:“我们也是没办法,谁让你毒发了也不说一声,只有他的内功能帮你!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九魂闷闷地应了一声,倒是很乖巧。

看夜魅还是一脸苦闷站在他床边,他忽然伸出手抓住她的衣摆,委屈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别生气了,大不了我去跟他道歉。”

说着,他就准备起身。

夜魅一把将他按住,看着他一副小奶狗做错事的可怜模样。

夜魅到底气也消了点:“算了,我去找他说吧,你现在不宜下床!小九,我想告诫你,想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命在,你跟北辰邪焱又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,你们也没有涉及底线、尊严的矛盾,所以我认为,没必要为了一口气,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!”

这是夜魅不能理解的,这两人每次见面都是剑拔弩张,她还以为北辰邪焱出手帮了九魂一次,两个人能冰释前嫌。

结果九魂的态度,居然是死都不要北辰邪焱救。

有这么严重吗?

关系有这么恶劣吗?

九魂看了她一眼:“不涉及底线和尊严的矛盾吗?”

可他们之间的矛盾,就是涉及底线和尊严了啊!

她就是他唯一的底线,可是北辰邪焱把她抢走了。他就是死,也不需要一个抢走她的人来帮自己。让北辰邪焱出手帮他,和把他的尊严踩在脚底无异。可……

看着夜魅不高兴的样子,他终究还是低下头,乖巧地应了一声:“我知道了!”

这一声很听话,又很委屈。

看得夜魅哭笑不得,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,回头看了一眼司马蕊:“他还要注意什么吗?”

司马蕊看向九魂,神情有点复杂,开口道:“这两天好好休养就行了,记住不能动武,否则毒性有可能会复发,还有一个问题就是,你日后感觉到身体不对了,第一时间就来找我,如果能在第一时间就压制,后果便不会这样严重!”

“嗯。”九魂点头,应了一声。

夜魅点头,也叹了一口气,摸了摸这小子的头,九魂顿时低下头,面色赫然。

但因为低着头,所以夜魅看不见他的神情,有几分无语地道:“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对我说,别自己一个人逞强,性格也不要总是那么倔强,知道了吗?”

想起来这小子方才跟北辰邪焱剑拔弩张的画面,她就生气。

什么仇怨这么大不了,命都不要也要怼。

要是下次九魂又成了这样,北辰邪焱因为今天的事情,下回拒绝出手帮忙,咋整?!

算了,她得好好修炼内功,希望自己也能突飞猛进一把。

“知道了。”九魂红着脸,很快地应了一声。

心里也知道自己方才怼了北辰邪焱,让她为难了,他的行为的确是显得不怎么懂事。

夜魅看了一眼司马蕊:“你能研究出来彻底解除这毒的解药吗?”

“可以!只是还差几味药,我已经让我义兄和剑神一起帮忙找了!你不必担心,就是需要一点的时间,至于平日帮他压制毒性的药物,我最近研究一下,看看有没有思路!”

解药司马蕊从前就研究过,所以反而不难。

但是这压制毒发的药物,却还是需要从头研究药理。

夜魅点头:“那就拜托你了!我猜北辰邪焱怕是生气了,我去看看他。”

说起北辰邪焱。

司马蕊一直就很复杂的脸色,顿时更加复杂了,盯着夜魅开口道:“其实,方才我们进门的时候,他因为身体虚弱没坐稳,应该不是装的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