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 你们染上猪瘟了吗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刚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钰纬。

夜魅问了一句:“北辰邪焱呢?”

钰纬看见夜魅,也是一脸的心塞,矛盾,着急。抓着自己的后脑勺:“在里面呢,正在运功调养!”

“司马蕊不是说,他明日才能开始运功?”夜魅立即皱起眉头。

现在就开始练功,这真的没问题吗?

她这话一出,钰纬脸上的紧张之色更重:“是啊,所以我真的很紧张。不过现在已经这样了,进去强行打扰殿下,他会走火入魔!”

所以,只能在外面等着了。

夜魅深呼吸了一口气,也只好在外面等着,心情也有点烦躁,但更多的是担心。

……

皇宫,御书房。

北辰翔正跪在大殿的中央,低着头一脸恭敬,但眸中却已经掠过杀意。

这个钟山,钟若冰。

他一定不会放过!

皇帝深呼吸了一口气,又将桌案上的奏折,对着北辰翔扔了过去:“你自己看看,这些人都是怎么说你的?你最近的种种行为,让朕非常失望!”

北辰翔将地上的奏折捡起来,看了一眼。

里面的内容,顿时让他脸色铁青,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狡辩道:“父皇,这都是污蔑!”

“你是朕的儿子,朕对你再了解不过,朕只是软弱,并不是愚蠢。北辰翔,你再说一遍,这些都是对你的污蔑吗?”皇帝说话倒是直白,竟然直接就承认自己软弱。

而他的软弱,也只是对北辰邪焱,因为实力不及,加上神慑天也维护北辰邪焱。但这并不代表他这个皇帝愚蠢,否则他也坐不到君王的位置了。

北辰翔一听这话,顿时脸色赫然了几分,也不敢再多做狡辩,开口道:“父皇,儿臣知错了,儿臣……”

“知错了?”皇帝气得脸色发白,狠狠地指着北辰翔道,“你竟然能为了对付北辰邪焱和夜魅,将国家安危置于不顾,想在大米中动手脚,还暗中擅自调动军队行刺我军主帅。北辰翔,你的脑子里只剩下朕屁股下头的龙椅,已经忘记家国大义了是吗?”

“儿臣……”北辰翔也开始慌了,顿时低下头,对着皇帝重重磕头:“父皇恕罪,儿臣只是一时糊涂!”

“一时糊涂?”皇帝又冷笑了一声,狠狠地道,“愚蠢有余,头脑不足。实力不够,心却是比谁都狠!”

这话,已经算得上是人身攻击了。

然而,因着是皇帝说的,北辰翔也不敢反驳,额角的青筋悄悄的跳了起来,但他一直隐忍着没有出声。

却是含泪道:“父皇,儿臣保证,真的没有下一次了!”

端的是一副听话的样子。

皇帝的怒气顿时消了几分,盯着跪在大殿中央的人,冷声道:“比起你的二皇弟和三皇弟,你已经聪明了许多,你是朕唯一能寄予厚望的儿子。朕对你的期待,全天下人都清楚,你自己也明白。朕劝你不要总是无事生非,做一些让朕失望的蠢事!”

皇帝也是不能理解,全天下都知道自己有意把皇位传给北辰翔,北辰翔自己也不可能看不出来。

既然是这样,就安安稳稳的协助自己处理政务就是了,为什么要节外生枝,还搞出这种事情来。

“是!”北辰翔立即应了一声,看皇帝的气消了一些,他才有鼓起勇气开口道,“可是父皇,您知道的,北辰邪焱是个威胁!”

这话倒是把皇帝气笑了,盯着北辰翔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他是个什么威胁?是,朕也看不惯他,朕看见他目中无人的样子,就想把他给砍了。但他能对你有什么威胁?他对皇位感兴趣吗?”

北辰翔顿时沉默了,的确,北辰邪焱对皇位不感兴趣。

皇帝见他不说话,又继续问:“他把你当成对手过吗?他将你放在眼里吗?你不去招他,他根本就懒得理你。”

这话又把北辰翔说得灰头土脸。

但事实上,他也的确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才更加厌恶北辰邪焱。他北辰翔是嫡长子,皇室子孙,真真正正的天之骄子。

更是内定的皇位继承人,但是北辰邪焱却丝毫不将自己看在眼内,这种蔑视简直令北辰翔觉得宛如芒刺在背,以至于对北辰邪焱的心,那就是不除不快!

看北辰翔一脸灰败的样子,皇帝更是恼火:“朕真是不明白,皇后与你,你们母子两个人到底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,非得招惹他,要一次一次闹得所有人都不痛快。难道这样你们的心里能有成就感吗?”

这下,北辰翔都感觉到有些慌了。

难道父皇这话的意思,是父皇已经对北辰邪焱改观?

他立即道:“父皇,您不要忘了,国师当年可是说了,北辰邪焱会成为我们北辰皇朝,灭国的罪人。这也是儿臣针对他的主因!”

所谓命理之说,北辰翔向来不相信,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父皇很信。所以他才立即提出这一点。

皇帝立即冷笑了一声:“朕当然没有忘记!倘若不是因为这个理由,你以为朕心中的继承人人选,轮得到你这个混账东西?北辰邪焱再怎么样目中无人,但是倘若将皇位交给他,以他的本事,谁也动不了北辰皇朝分毫,然而预言……所以如果有机会,朕只能杀他!”

皇帝的话说到这里,北辰翔已经偷偷握起了拳头。

原来,在父皇眼中,他真正看好的皇位继承人,其实并不是自己。这对心高气傲的北辰翔来说,也的确是更深一重的打击,也跟坚定了对北辰邪焱的杀心。

而下一瞬。

皇帝看了一眼北辰翔:“你母后忽然提出让朕给你与夜魅赐婚,并把司徒蔷指给北辰邪焱,朕拒绝了,你们没有背着朕又干出什么蠢事吧?”

他这么一问,北辰翔立即面露尴尬:“母后……母后自己传了懿旨去边城,按理说,今天应该刚好到了!”

他这话一出,皇帝不敢置信地瞪大眼。

下一秒钟更是脸都绿了,气得把桌案上堆积起来的奏折,全部对着北辰奕砸了过去。

“气死朕了!”皇帝咬牙切齿,怒喝出声:“你们母子染上猪瘟了吗?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