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 想以温柔的心待你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噗……”

总管太监很想笑。

然而,在皇帝杀人般的眼神看过去之后,总管太监立即“噗通”一声跪下了,尖声道:“陛下,奴才只是放了屁,奴才知道错了!”

“哼!”

皇帝收回了怒视他的眼神,狠狠盯着北辰翔。

北辰翔的脸色顿时又是一阵青一阵白,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件小事罢了,父皇需要把事情说得这样严重吗?

“父皇,这件事情,儿臣认为……”北辰翔正打算说两句。

皇帝顿时就气怒交加了,咬牙切齿地道:“你认为什么?夜魅现在是北辰邪焱看上的女人,你跟他抢,以他的性格能干出什么来?你想过吗?不知道会连累多少人身死,甚至他可能直接赶回京城掐死你,你想过没有!”

“儿臣……”北辰翔的脸色顿时也白了。

他只想过北辰邪焱知道这个消息,也许生气得要造反,要是这样就正中自己的下怀,神慑天不可能坐视北辰邪焱造反也不管,到时候他们两个人打起来,那么自己只需要隔山观虎斗,坐收渔利。

但是他忘记了考虑,北辰邪焱会先拿自己开刀。

皇帝问完这句话,更是恼怒地盯着北辰翔:“上回在边城,多亏了夏侯谌传话,北见歌才能第一时间把你保住。神慑天跟北辰邪焱的交情,能拿来救你一次,你认为还能救你无数次吗?”

话说到这里,北辰翔完全明白,自己是真的冲动了。

而皇帝很快地又道:“还有,司徒蔷现在是什么样子,你自己不清楚吗?她的腿已经断了,把一个瘸了腿的女人,嫁给北辰邪焱。你们是想羞辱北辰邪焱,还是想羞辱皇室?”

“这……”

北辰翔更加说不出话来了。

也是,司徒蔷要是真的嫁给北辰邪焱为妃,全天下都不知道如何议论纷纷,说他们皇家的嫡皇子取了一个残废的女人,不管怎么说,北辰邪焱也是皇后所出。

难免就会有人猜测,皇家已经娶不到好女人,或者皇家已经被司徒家控制,所以不得不娶一个变成这样的女人。

这岂不是在羞辱皇家吗?

“你跟你母后两个人,真的是要气死朕才干休!”皇帝气得站了起来,并且厉声道,“正好,宁贵妃怀孕了,要是生下一位皇子,朕就将他交给神慑天培养,也许比你这个蠢东西,要值得期待得多!”

“父皇,儿臣知错了,父皇,儿臣真的知道错了!”北辰翔这下才是真的怕了。

他之所以这么猖狂,无非就是知道父皇不可能瞧得起自己的二皇弟和三皇弟,他们的资质都太差,也北辰邪焱因为那个预言,父皇不喜欢他也已经多年。

可是……

现在父皇正值壮年,要是真的再生下一位皇子,被父皇寄予厚望,甚至还由神慑天培养,那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,当真谁都不知道。

“哼!”皇帝看了一眼他现在的样子,也看得出来北辰翔现在是真心害怕,也是诚心认错,冷嗤了一声,“知道自己错了就好,也别想打什么歪心思,你给朕听好了,宁贵妃肚子里的孩子,要是有个万一,这笔账朕就算在你跟你母后头上!”

皇帝说完,便怒斥了一声:“给朕滚出去,跟你母后一起禁足,好好反省!想清楚了再告诉朕,你们以后是要继续气死朕,还是好好收敛!”

“父皇……”北辰翔还想说什么。

皇帝已经怒了,切齿道:“滚!在朕下令把你送到宗人府之前!”

北辰翔立即不吭声了。

毕竟自己在边城企图换掉大米,和私自调兵谋杀夜魅这都是大事,要是送到宗人府就是叛国的大罪,就算是皇子怕也逃不了一杯毒酒赐死。

他立即开口:“父皇息怒,儿臣这就滚!儿臣一定好好反省,不再让父皇失望!”

说完,他就退了出去。

总管太监看着北辰翔的背影,也是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,这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!

等北辰翔出去之后。

皇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总管太监,整个人也仿佛苍老了许多:“朕真的是后悔!早知道今日,朕当年就不该相信那个预言,那样对待北辰邪焱。最终将朕,将北辰皇朝,都逼到这样的境地!皇后的旨意传到边城,北辰邪焱怕是又会让人来羞辱朕。”

说着皇帝更是后悔!倘若自己从一开始,就好好培养北辰邪焱这个孩子,甚至在北辰邪焱八岁的那年,开始改变对他的态度,事情也不至于此。

现在自己最出色的儿子,成了一个什么都看不进眼中的人,对自己更是没有任何父子情分。以至于自己不得不将所有的希望,寄托在北辰翔这么一个蠢东西的身上。

皇帝的心中,不可谓不悔!

总管太监迟疑了一下,问了一句:“陛下,也许您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!”

皇帝摇了摇头:“来不及了!你看北辰邪焱,他现在变成这样,他现在六亲不认,道德伦理人命在他心里都是玩物,他眼中人性都看不到。就算朕如今跪在他面前忏悔,他都不会有丝毫动容。

北辰奕如今出了王府,朕和夏侯谌才知道他的腿已经痊愈,尚且不知北辰奕将来还会做什么,朕如今可谓腹背受敌。倘若真的有一天,灭国的预言应验,那也不是别人的错,是朕毁了北辰邪焱,毁了自己最出色的儿子,也毁了北辰皇朝的未来!”

皇帝说着,整个人更是疲惫不堪,捂着自己的眼睛,觉得一阵酸涩,甚至想流泪:“早知道朕当年就应该听神慑天的劝!”

他是在可惜父子之情吗?其实并不是,他是在忧虑北辰皇朝的未来。

也是真心的后悔。

总管太监顿时沉默了……

……

北辰邪焱运功完毕,便睁开眼。

夜魅从窗口看见他睁开眼,便立即推门进去。二话不说,就把他按在床上,拉起被子给他盖好。

并开口询问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饿不饿?难受吗?需不需要吃点东西?或者我去找司马蕊来帮你看看?”

她语气很急迫,看起来有些着急。

这倒是让北辰邪焱愣了一下,原本不悦的心情,倒好了一些,慢声道:“夫人这是在关心焱吗?你不像是这么温柔的人!”

夜魅一愣,坦然一笑,说出自己的想法:“不错。我生性不是温柔的人,却想以温柔的心待你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评论区一位读者发评论:劫匪恶狠狠的放下话说:“你们山哥现在就在我手里,警告你们,如果再不把月票交出来,我就用汽油烧死她。”于是山贼们纷纷开始募捐,有捐一桶的,两桶的……

山哥一脸淡定:来来来,一张月票一桶汽油,童叟无欺,买定离手啊,快,抓紧机会烧死那个山哥,反正我本人叫小山,我不认识那个山哥……

ps:没有月票的宝宝可以去看看山哥以前的书哦,还是同系列的姐妹文,都很好看的,可以生产不少月票,嘿嘿嘿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