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 焱可是很好哄的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神情倒是愣了一下。

旋即,倒在床榻上侧身靠了起来。

单手支着头颅,额前几缕墨发,将完美的脸型修饰得更加俊美迷人,一双魔邪的眼,盯着夜魅,慢条斯理地道:“虽然焱知道,你这是惹我生气了,才说了一句好听的话,但焱的心情依旧好了很多!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好吧,她承认,她的性格就是难以说出肉麻的话,就是有念头,也总是憋着不好意思开口。只不过看见他生气了,咳……难免的有点慌乱了。

所以心里有啥想法,直接就说出来了。

见夜魅不说话,显然就是被料中心事,的确是因为他不高兴她才这样说,但北辰邪焱竟也不生气,另外一只手伸出,抓住她的手腕。

优雅的声,缓缓询问:“他没事了吧?”

“没事了!就是以后还有毒发的可能,司马蕊会帮他找解药!”说起司马蕊,夜魅也有点感叹,没想到只是因为自己知道萧瑟炀一点消息,对方就愿意帮自己这么多。

说起司马蕊,北辰邪焱眸中掠过一道精茫,但到底没多言。

只凝眸看向夜魅,好整以暇地道:“他没事了,你就过来了。他要是还有事,焱今日还能看到你吗?”

夜魅顿时噎了一下,看着他优雅的面色,倒是看不出什么吃醋的味道,甚至都看不出不悦的情绪,一下子也让夜魅吃不准,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正在她失言之间。

他倒是轻笑了一声,手下轻轻一个用力,夜魅顿时一个踉跄,落到了他的床榻上。

他的呼吸骤近。

魔邪俊美的脸,轻轻地在她脸颊擦过,带出暧昧的味道,却是轻声道:“无妨,不管你将他放在第一位,还是将焱放在第一位,只要你肯来,证明你在乎焱,焱就可以不跟他计较!”

随着他的动作,夜魅脸一红。

听着他的话,她心里忽然也有点不是滋味,甚至有点愧疚感,今日的事情她的确是一直在以九魂为先。

“我……”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,但是事实的确就放在那里,要解释也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抬头看了他一眼,看他面色倒是挺正常,没了生气的迹象。

她纳闷地问了一句:“你不生气了?”

他轻嗤一声,揽住她的腰,低沉磁性的声,自她耳畔响起:“焱可是很好哄的,任何时候,只要你愿意哄,一哄便能好。谁让焱爱你比较多呢?”

说话之间,他眉眼有笑,倒是一副心情颇好的样子。

总归今日受得气,还有那些不满意,在她那一句话之下,都消褪了一个干干净净。

房门还没关。

站在门口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钰纬,无语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心里只觉得自家殿下真是毫无出息,居然这么容易就不生气了。

夜魅听了他的话。

内心倒是生出了两三分微弱的愧疚,默默地自我质疑了一下,她对北辰邪焱是不是太不怎么样了,所以才让他一点追求都没有,傲娇一下都不必,直接就原谅了。

她抬起头,伸出手捏了一下他俊美的脸。

并且明显地看到,四皇子殿下在她的动作之下,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。

很快地,他伸出手攥住她的手腕,流连到自己唇边,吻住她的指尖。

温热的气息,从指尖蔓延而来。

夜魅顿时脸一热,倒是问了一句情商不怎么高的话:“我来哄你,就没事了。我若是不哄你,你要跟我绝交吗?”

“不!”

她这话一出,他回的倒是快。

那双妖邪的眸中,掠过一丝红色的妖光,盯着面前女人冷艳的面孔,他动听且磁性的声线,一字一顿的响起,其中尽数都是威胁的味道。

“焱当然舍不得跟你绝交,但是焱一个生气,会对其他人做什么,焱就不能保证了!比如眼下你若是守着为了九魂,来看焱一眼都不肯,那焱也只好趁着夜色,亲自去把他刺杀了!”

夜魅:“……好吧!”

她无语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把这些都告诉我,不怕你以后真的把谁给刺杀了,我都将事情直接怀疑到你身上?”

她这话一出。

他伸出手,撩起夜魅一缕墨发,慢条斯理地道:“就是怕夫人未来不怀疑到焱身上,焱今日才坦言相告啊。其目的,就是希望夫人一直记得,就算你丝毫不在乎焱,你也要为你在乎的人着想,一定要关心焱几分。焱的良苦用心,夫人是否能明白?”

“这算是威胁了?”夜魅盯着他。

他低头攫住她的唇畔,狠狠品尝了一口,令她的唇畔亮晶晶的,上面留下被吻过的痕迹。

他方才满意地道:“怎么能说是威胁,这反而证明焱对夫人,一直都是坦诚相对。夫人问什么,焱就答什么,一片诚心日月可昭!”

夜魅:“……我现在觉得,你越来越深不可测了!”

以前也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,但是对方的不简单,从来没有用到她身上,从一开始哪怕是为了戏耍她,他对她也算是挺好。

现在……

一层一层的真面目揭开,夜魅还觉得,怪吓人的。

哪有人这样的,你要是不来关心我,我就把你关心的其他人都宰了。

这是什么思路?

她这话一出,他抓着她的手,放在他胸口,感受他的心跳。

旋即,他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焱的心思一向简单,你伸出手一探,就能探到底。夜魅,你明白吗,爱你对焱来说,是一件最简单明白的事。我今日对你说的所有话,都无虚伪,无玩笑,句句是真!”

正因为句句都是真,所以他的想法,再简单明了不过。

他就是能坦然承认,因为他爱得多一些,所以好哄,只要她一句话,他便不生气了。

他也能坦然表明,如果她不哄他,他就找她在乎的人算账。

既然这样简单,又何来深不可测之说?

这么说起来……

对待感情,最清楚明白,简单干脆的是他,倒是她自己把事情想得复杂了。

“我明白了!”夜魅点头。

他却忽然吻住她,粗重的气息灼人:“天已经黑了,不如今夜就留在这里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