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 你这个混蛋,禽兽,畜生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的房间。

早有一名男子,在她桌边静坐等待。

然而,他天黑之时便来,到眼下已经半个多时辰了,也不见人回来,他眉宇稍沉,也逐渐失去耐心。

忽地,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。

他霍然起身,看向门口:“你回来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看见走进门来的人,他嘴角顿时抽了抽。

来人看见他,嘴角也抽了抽……

“怎么是你,师父!”鸠摩诃愣了一下,今日他倒是穿了一身战袍,是大漠特有的服饰,庄严雄浑,纤长的睫毛之下是冰蓝色的冷眼,这么一身看起来,倒是挺拔得撼世无双。

小甜菜老人也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他半天。

摸着下巴纳闷地问:“怎么是你?你半夜三更,鬼鬼祟祟摸到你师妹房里来干什么?”

小甜菜老人问到这里,仿佛意识过来什么,整个人突然就疯了,抄起板凳就对着鸠摩诃打了过去。

“你这个混蛋,禽兽,畜生!半夜里居然不睡觉,企图来非礼你的小师妹,你真是气死我了……”

“喂喂喂!师父,你是不是有病啊!”

“喂!别打了!死老头,我看你是我师父的份上,我才不还手,你可不要逼我!”

“喂喂喂!你够了没有,我企图非礼她,我不知道偷偷摸摸的来,我光明正大坐在这里非礼什么!”

鸠摩诃真是要被自家师父给气死了。

小甜菜老人打了好几下,才意识到也是,要真的是为了非礼,肯定偷偷来,定然不会光明正大坐在这里。

这么一想,他老人家停止了追打的动作。

鸠摩诃摸了摸自己的胳膊,给板凳砸了好几下,要不是一直护着脸,自己这大漠第一美男子的俊美面容,今天也得毁在这板凳上。

见小甜菜老人终于冷静,鸠摩诃也是动了怒气,指着小甜菜老人的鼻子怒道:“死老头,我可告诉你!下次再打我,你可别怪我不顾师徒情分。我可是要还手的!我的功体属雷,已经是雷属之中的巅峰,你可想清楚!”

每个绝世高手,都会有不一样的功体属性,这跟自己本身体质有关系,也跟修习的武功有关。一旦成为所属之中的巅峰,就很难被打败超越,即便小甜菜老人这个师父,真的打起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小甜菜老人手里的板凳还拿着,斜着眼睛瞟向鸠摩诃:“真的已经巅峰了?”

“废话!”鸠摩诃白了他一眼。

要不是巅峰了,怎么可能与刀皇剑神这样的高手决斗,也能胜?而且,世人都以为他只胜了半招,其实他留招了,并未用全力。

小甜菜老人是一个能屈能伸的老人家,一听这话,二话不说立即放下手里的板凳:“没事,为师刚刚就是活动一下筋骨!”

“哼!你这个死老头,总有一天我得揍死你!”鸠摩诃咬牙切齿。

小甜菜老人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徒弟,虽然嘴上总是不恭敬,但心里对自己还是尊敬的,轻易不会真的动手,所以对他的话也完全不往心里去。

轻哼了一声,摸了摸胡子,坐了下来:“那你说,你来找你师妹干什么?等等,难不成是为了告发我?”

刚刚坐下来的屁股,立即抬了起来,并且举起了自己的板凳:“你要是让她知道,你也是我徒弟,我一定把你清理门户!”

鸠摩诃:“……你真是够了!我来找她,就不能是为了点正事?”

亏得他鸠摩诃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,不然就冲着师父这种偏心的态度,他也应该找自己的同门师妹算账了,看下对方给师父灌了什么*汤药。

他这话一出,小甜菜老人也知道自己冲动了。

干笑一声,把板凳放下,继续深沉地摸着自己的胡子,忽然对着鸠摩诃一阵猥琐的挤眉弄眼:“徒儿,你老实说,你跟夜魅是不是背着北辰邪焱有一腿……”

说着,又是一阵贱笑。

“师父,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?”鸠摩诃有点惆怅。

小甜菜老人一脸贱笑地开口:“愿闻其详!”

“为老不尊!”

小甜菜老人:“……”

鸠摩诃看了一眼小甜菜老人,也实在是懒得理他,想了一下自己今日大概出门没看皇历,才在这里遇见自己的活宝师父。

于是他站起身,举步离开:“既然你今天也有事情要找她,我就先回去好了!”

“欸!别!”小甜菜老人也站起身,“那还是你留下吧,反正我也没什么大事,你就把这个东西帮我交给夜魅,告诉她这玩意儿她用得上,以后说不定可以保命,但是怎么用就随便她!”

说着,将一个瓷瓶交给鸠摩诃。

鸠摩诃打开瓷瓶一闻,顿时脸色变了:“师父,难道这是蛊王粉?这种东西你也舍得给!”

这真是太偏心了!

这东西,百年来都只是传说,根本没人见过,他也只听说过,所以闻的出来。也不知道这死老头是从哪里弄来的。弄来之后也不问一下自己其他的徒弟,直接就给夜魅,真是让人不生气都不行。

看着鸠摩诃的脸色惊变,小甜菜老人也觉得自己是过分了一点。

他皱着眉头迟疑道:“我统共就只有这么一小瓶,还是几年前从你三师弟身上取来的,作为他拜师的谢礼。要不然,见者有份,你和你师妹一人一半?”

“我那没见过面的三师弟?”鸠摩诃倒是皱起了眉头。

小甜菜老人点点头,喜滋滋地道:“所以啊,你们这些不孝徒儿里面,最得我欢心的就只有你三师弟!不说了,你自己看着办,走了!”

小甜菜老人说完,就跃窗口离开。

……

这时候,夜魅也正回来了。

她低下头,往自己的院子走,想起来她方才和北辰邪焱的对话,她担心自己失去家中老大的地位,而北辰邪焱却是毫不在意地说,以后都听她的。

她也没多说什么,就直接回来了。

但总之就是对他的话将信将疑,心里非常的不安,总感觉自己以后得吃亏。

惆怅地叹了一口气,她越发觉得自己订婚这件事情,真的是太莽撞了。

一进门,就感觉到一阵迫人气息。

旋即,鸠摩诃就将手里的瓷瓶扔给她:“小甜菜老人给你的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