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7 不知夜魅是否值得孤月庄主交朋友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觉得自己运气不错,并且清楚自己对这酒的熟悉,引起对面男人的注意了。

这就意味着……

她求药更有希望了。

而且,她赌这男人,对这酒绝对没自己了解,甚至这个时代,就算是制造这酒的人,也未必比自己了解。

看他眼神扫视着自己,夜魅飞快地开口:“这酒不是中原的酒!”

她这话一出,男人看她的眸色,更是一凛。

而夜魅很快地道:“我猜,它应该叫白葡萄酒。产地么,要么是西域,要么是海外。这酒就这么喝,可就浪费了。公子不妨先遣人拿来几桶冰块,将酒放在其中冰镇一个时辰,再试试!”

男人偏头,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侍从。

侍从立即会意,赶紧去拿冰块。

而男人淡漠的声音,也缓缓响起:“不知冰镇之后,是否真能不同。就请姑娘陪我,等一个时辰了。”

“无妨!”夜魅很快地应下。

旋即。

夜魅偏过头,看向天空中的月色,月光很美,只是似还不如自己身边这个占尽月辉之华的男人气度迷人。

不过。

说起来来到这里这么多时日,今日倒是她第一次,能够这样放松的坐下来,喝几杯酒,欣赏一下月色。

她看向月色的侧颜,冷艳而动人。

神情之中带着如释重负般的神往,令他的眼神,落在她的脸上,竟有了片刻失神。

这样难得轻松的神情,所以……她一直活得很辛苦吗?

以至于这样片刻的轻松,她脸上都能有这样神往的表情,尤其她甚至还不知道,他是敌是友,是不是会再次对她出手。当然……

或许,她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。

下人拿来了冰块,小心地将夜魅口中的白葡萄酒,冰镇在其中。

夜魅回头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,忽然笑道:“这一个时辰,公子就打算,直接坐着过去吗?”

“或许姑娘懂乐器?”男人扫了她一眼。

夜魅愣了愣,扬了扬眉:“还真的懂一点,懂箫,公子呢?”

“亦然!”

男人一声落下,眼神又是一扫。

很快地,下人拿来一只血玉打造的箫,递给了夜魅。碧玉打造的箫,放在男人面前。

他拿起碧玉箫,也未曾跟夜魅打招呼,直接便吹奏起来。

箫声呜咽却也悠然。

令人听着,便有一种超脱世外的轻松,但,他的箫声之美,却不是寻常人能企及的,夜魅听了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,才终于找到一个自己可以合奏的契机。

在他一个音节变调的时候,她忽然也吹奏起来。

两道箫声,一同奏起,虽有细微差距,但并非云泥之别。若非是极为懂箫的高手,根本听不出差距来。

男人的眸中,掠过一丝异样。

一曲作罢。

夜魅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:“与公子相比,我今天算献丑了!”

她只觉得这个男人,要是放在现代,一定是知名的顶尖艺术家。

她的箫声,从前已经是令无数高人赞叹,但比起他来,还是差了一点点。

他倒并不以为意,反而看夜魅的眼神,晶亮了几分:“姑娘不必过谦,世上能与在下合奏的,姑娘是第一人。”

他起调也好,谱曲也罢,任何人在过程中,忽然吹奏起来与他应和,也会立即显得对方难以融合,并显出天囊之别。但是她……竟然可以融合,虽然还是逊色于他,已经足够令人惊叹。

“这倒是!”夜魅点点头,“不得不说,虽然比起你差了一点,但这世上能比过我的,绝对不多!”

她这点信心还是有的。

男人却忽然问了一句:“吹奏不及在下,姑娘不觉得难以接受么?”

他声线依旧淡淡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夜魅满不在乎的一笑,盯着面前的男人,冷声开口道:“术业有专攻,公子是天生的艺术家,论起品味,才华,恐怕无人比得过你。而我,原本就不是高雅的人,我擅长的更非此道,既然如此,有什么难以接受的?”

她是杀手。

她最擅长的事情,是如何不动声色的杀人。论起杀人的本事,恐怕九魂都未必是她的对手。

何必用自己的短板,去比别人的长处?

要是这样,未免也太想不开了!

她这话一出,男人倒是沉默了,眸色依旧寡淡,只是看她的眼神,较之之前的孤傲,已是平和了几分。

一个时辰,说快不快,说慢也不慢。

侍从将酒,从冰块里头拿出来,正准备给他们倒酒。

夜魅却忽然道:“先等等!这酒不仅仅要冰镇,最好在喝之前,还放置一炷香的功夫。是为‘醒酒’!”

侍从下意识地看了男人一眼,问男人的意见。

男人颔首,表示让他照做。

侍从也听话,立即放下。

一炷香的功夫之后,再一次倒酒。男人和夜魅,一同举杯饮下。果真比方才好喝了许多!

这令男人的眸色,更又是一凛。

竟问了一句:“姑娘是如何得知,这酒需要这般,才会更好喝?”

即便是买来这酒的时候,也无人提及这个论点。在此酒盛行的地方,也未曾听过冰镇便能更为可口,可她竟然知道。

夜魅轻笑了一声,冷声开口:“好喝就行了,公子何必一定要知道原因?只是,今夜公子身手试探过了,品味论述过了,饮酒探问过了,就连吹奏乐器也考验过了。不知道我这个人,值不值得交个朋友,孤月……庄主?”

初见面,他就试探身手,只是两招,她虽然没赢,但也没输。

说起孤月山庄的景致,她虽然摆放和设计不如他,但至少懂得欣赏。

饮酒,由于她对白葡萄酒的了解,所以比他更胜一筹。

至于乐器,她败给了他。

所以,他们两个这几局下来,勉强算是平手。

“姑娘知道了孤月的身份?”他淡淡问了一句。

夜魅笑了一声:“能在孤月山庄,随便对客人出手,还能指挥下人做这做那。甚至半夜三更,还能与我一起吹奏乐器扰人清梦,也完全不怕被打死。除了孤月山庄的主人,还能有谁?公子不妨取下面具,让我一睹公子风采!”

他倒轻笑了一声。

伸出手,将面具取下。

看着面前这张脸,原本一脸笑意的夜魅,顿时屏息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哎呀,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就一起“吹丨箫”,你们说,不给几张月票合适吗?嘿嘿嘿,一脸猥琐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