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4 夜魅姑娘,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!”

说到这里,宋玉缺的神情,更加绝望起来。

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如果她刚才不说,我其实根本不知道,自己已经被换过了衣服!”

说着这话,宋玉缺险些掩面而哭。

他一个大男人,在浑然不觉的时候,被人算计了就算了,还扒过了衣服,尤其那时候房间里面还有两个女人!

天哪撸!

想到这里,他咬牙切齿地回头,看了一眼程楚:“程楚,都是你骗我!那个女人既然只是来求药的,你为什么要说,是欣悦雁给你家庄主带回来的未婚妻?”

要是程楚不这么说的话,怎么可能发生这种悲伤的故事?

程楚一脸苦逼:“宋公子,我可真没骗你!看样子未婚妻的事情,那个姑娘都不知情,都是我们尊主的自作主张。所以刚才尊主警告我的话,你也听见了,我不敢说实话啊!”

宋玉缺到底也不笨,很快地想起来欣悦雁对着程楚,似乎警告的打了一句哑谜。

他抚了抚额头,叹气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!看来上天注定,我今天是要倒霉!”

却没想到。

孤月无痕这时候,倒扫了他一眼,淡淡地道:“你这一次,蠢得超出了我的预料。程楚,送客吧。”

孤月无痕说完,转身离开。

原本就已经一脸苦逼的宋玉缺,顿时更是一脸懵逼,所以他这算是被孤月无痕嫌弃了智商有障碍,所以直接赶人了?

但是想想,的确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,所以那个女人才成功地带走了所有的药材,他的确是有莫大的责任,所以他也不敢多话。

只哭丧着一张脸道:“无痕,那我先回去了!算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说完,他在程楚的“送客”之下,颓然离开。

……

程楚送走了宋玉缺。

回到了孤月无痕的房间,便跪下开口:“主人,是属下的错。属下看护不利,请主人恕罪!”

想起来他都不服气,自己带了那么多人在门口守着,结果宋玉缺和那个女人,如入无我之境,堂而皇之的来来回回,自己连个屁都没发现,就是主人不找自己算账,程楚也很难原谅自己。

孤月无痕眸色寡淡,淡淡地道:“自己去领一百大板。”

“是!”

程楚赶紧应下,孤月山庄有孤月山庄的规矩,庄主从来是赏罚分明。

下一瞬。

孤月无痕淡淡吩咐:“受完刑还没死,就在三日之内,给我有关于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。”

“啊?”程楚愕然地抬头看了一眼。

孤月无痕淡淡地扫着他:“怎么?有意见?”

“没!”程楚已经应下,“属下明白了,属下退下了!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藏书阁之内。

夏侯谌正在其中,翻阅史册。当眼神放到某一页上的时候,他面色沉了下来,细细思考这其中关键:“宗政曦……”

史册之中,还记载了,当年北辰奕和当今皇帝、甚至先皇之间,有一个共同的赌约。

而赌约的内容,这史册当中没有提及,史册中,只说了在攻破宗政皇朝之后,这个约定就作废了。

这个赌约,内容是什么?

看到这里,这其中的关键,夏侯谌已经看完。他不再停留,很快地离开。

回到自己家中之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叫来了仆从:“唯世,想办法去探寻当年在宗政皇朝的皇宫,当差过的人,或者是宗政皇朝旧时的臣民,一定要弄到宗政曦当年的画像!”

唯世愣了一下,很快地开口道:“小王爷,当年攻破宗政皇城的时候,皇上一反常态,不知道为什么下令要屠杀。所以当年宫里面的人,基本都没逃出来,全部都被杀干净了。宗政曦鲜少离开皇宫,其他人应当也不知道她的容貌!”

他这话一出,夏侯谌扫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就是因为不容易,所以本王才让你去找。总会有这么一两条漏网之鱼,当然,他们既然从宫里逃出来了,也知道当年的命令是杀他们,所以定然不敢轻易承认自己的身份,所以你要想办法套出话来。威逼利诱也好,动刑也罢,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总之我要见到答案!”

“是!”唯世心知这不是个容易做的差事,但主子坚持,也就只能应下了。

夏侯谌闭上眼,思索片刻,慢声道:“你刚才的话倒是提醒我了,皇上当年为什么要下令,将宗政皇朝宫中的人都屠杀掉?这么做,完全不符合他历来的作风!”

“是啊,这件事情属下当年也觉得奇怪,毕竟我们也攻破了不少国家,唯独那一次,陛下下令屠杀。因为属下一位远房表亲当年就在宗政皇朝的宫里当差,所以属下记得非常清楚!好在属下跟那位表亲关系并不十分亲厚,所以当时也不曾十分难受。”唯世很快地说着。

夏侯谌点了点头,眸色更深:“看来,本王真的有必要知道,当年那个赌约,到底是什么!”

只是,既然只是北辰奕、先皇和皇帝之间的赌约,谁能告诉他呢?

夏侯谌陷入深思:“你先去办事!”

“是!”

唯世转身,大步走出去办他刚刚交代的事。

……

夜魅带着人,飞速往回赶。

迎面过来一辆马车……

看到马车的时候,钟若冰的脸色就变了变,她是大司空的小姐,当然明白马车上面,刻着的那个黑色的“奕”字,代表着什么。

北辰皇朝的法令,能在马车上,用黑色漆刻字的,只有皇族。

而整个皇族,会刻下这个字的,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北辰奕!

“看来我们有麻烦了!”钟若冰开口说了一句。

夜魅皱眉,她虽然认不出皇族标识,但当这辆马车靠近,她就已经感觉到了危险、而且不好的气息。

她顿时沉了脸,也戒备起来。

果真,马车到了她们三人跟前,便停了下来。很快地,马车夫跳到地面上,车上的清歌也掀开了车帘。

北辰奕那张毫无瑕疵的俊颜,就出现在了夜魅面前。

夜魅深呼吸了一口气:“王爷还真是阴魂不散!”

北辰奕闻言,却也不怒,反而轻笑一声,沉声询问:“不知夜魅姑娘,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