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8 奕王,我只想用棍子打死你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眸中掠过一道寒芒。

竟然是宗政皇朝?

每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她心中都会有几分异样,包括这一次也依旧如此。从前一次两次,她都能无视,当作是自己感知错误,但是这一次……

她要是再当自己感知错误,那就是她有点傻了。

看她站在门口,盯着外头就不动了。

北辰奕眸中掠过一丝似欣喜又似愉悦的情绪,低声悦耳的嗓音,出言相询:“夜魅姑娘怎么了?难道是这宗政皇朝的旧址,让你感觉熟悉了吗?”

是啊。

熟悉,非常熟悉。

甚至还有零星的几个片段,在夜魅的脑海中闪过。但是北辰奕眼下是自己的敌人,哪怕她真的跟这个地方有什么关系,甚至她今日就算是真的能想起来什么。

她也不会让北辰奕看出来半分!

打定了主意,夜魅回头看了一眼北辰奕,冷声询问:“我只是在奇怪,我们好端端来到一个被覆灭的皇朝旧址,是为了做什么?相信奕王知道,我手中还掌控着边关的兵权,你这时候让我来看这种地方,难不成是为了诅咒我战败吗?”

她的话语气非常不好,看北辰奕的眼神,更是充满敌意。

这让北辰奕看不出丝毫的端倪,他声线悦耳:“夜魅姑娘,是如此迷信的人吗?竟然会相信,来了这个地方,就会战败?”

“是啊!”夜魅一副坦然的模样,“我很迷信!”

清歌:“……”

好吧,他人生中第一次听到有人承认自己迷信,寻常人就算是真的迷信,也不会承认自己那是迷信,而是认为那是自己的正经信仰。

这个夜魅姑娘,还真的是与众不同。

北辰奕也似被夜魅这句话噎了一下,他顿了片刻,复又沉声笑了:“只是我们都到了,就算夜魅姑娘迷信,也请下车一观吧!”

夜魅闻言,仿佛是非常不满意,连带看北辰奕的脸色,都很是不好,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下了车。

并冷声道:“我被奕王强留下来,不知道欣悦雁和钟若冰,能不能在路上应付埋伏的那些人。有一句话我要提醒奕王,若是九魂的药来不及送回去,夜魅是要找奕王赔命的!”

北辰奕闻言,倒是笑了:“夜魅姑娘不必心焦,这时候,相信北辰邪焱已经发现本王不在边城了,他的援兵,应当不会看见那两位姑娘有难,还视而不见!”

说话之间,北辰奕也下了马车。

夜魅闻言,倒是笑了,冷声开口道:“你说的不错,要不是在看见你的时候,我料到北辰邪焱早晚会知道你不在边城,派人来驰援,我也不敢轻易做这样的豪赌,毕竟若是钟若冰和欣悦雁在路上遇见太多敌人,这件事情就真的悬了。”

说到这里,夜魅扫了北辰奕一眼,语气更加冰寒:“不过!奕王,你让人厌恶到,使我只想拿棍子打死你!”

她这样坦诚的话一出,清歌第一个就将自己的手,小心地摸上了剑柄,已经是准备好一战护主了。

然而,北辰奕闻言,却是丝毫没在意,反而他相信,夜魅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。

他沉声道:“还是请夜魅姑娘,随同本王一起入内观视吧。本王倒是期待,夜魅姑娘在观看完了之后,会更加厌恶本王!”

若她真的是阿曦,看完之后,的确会更加厌恶他。

被她厌恶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,但倘若阿曦还活着,哪怕是厌恶他,他也是开心的。

思虑之间,北辰奕一拂袖,率先走了进去。

夜魅冷嗤了一声,看着他的背影,双手抱臂,以一副不情不愿吊儿郎当的姿态,跟着他往里头走。

面前,是一座高高的宫墙。

他说是宗政皇朝的旧址,其实更准确来说,这是一座皇宫的遗址。年代并不是十分久远,只是久没有人打扫处理,四面都有了蜘蛛网。

当夜魅的脚步,随同着北辰奕踏入皇宫大门口的时候。

她忽然感觉到无数熟悉的片刻,往自己脑海中涌来。恍惚之中,似乎看见一个比自己小几岁,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,穿着太监的衣服,蹦蹦跳跳的经过这里。

那个小姑娘一脸笑颜,对着自己身后的同样穿着太监服的小丫头说,“快点,再不赶紧回去,就让父皇母后知道我偷溜出宫了!”

这样一种刻骨熟悉感的袭来,同时也让夜魅感觉到通身冰凉,甚至有些后怕。

难道……

北辰奕对她的过去,真的知道什么?

甚至,她就是北辰奕想象中的那个人?

她感觉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,这时候都起来了,有种阴森森的感觉,这是生平第一次,她有这样的感受,以至于她脚步都忍不住顿住了。

就她脚步顿住的同时,北辰奕心中有了一丝喜色。

他回头看了一眼夜魅,却见夜魅脸上的,并不是怀念或者是仇恨,而依旧是一脸冰寒,使得他眼底的喜色,也被冻结。他沉声问了一句:“夜魅姑娘站在原地不动,可是因为愿意想起什么了?”

夜魅很快收敛了心神。

好在即便她心中即便有异,但她到底面色冰寒,不会让北辰奕看出什么端倪。

她眼神四下一扫,盯着北辰奕的眼睛,冷声道:“愿意想起什么?奕王的意思是认为我记得什么,但是假装不记得吗?奕王多虑了,我停下来,只是因为看见这墙壁上,有许多蜘蛛网,想必里头也是久年无人打扫,说不定更加脏乱,所以我不愿意再继续前进罢了!”

北辰奕眸光冷沉,语气倒是讳莫如深:“这里原本是应该有人顾守,但在本王的坚持下,这座皇宫皇上赐给本王了。本王想将它随同记忆一起尘封,所以未曾派人来照看!”

这话,倒是让夜魅皱眉看了他一眼。

堂堂皇帝怎么可能将已经攻破的国家皇宫,赐给自己的臣子?要是臣子真的搬进去住,两座皇宫里都住了人,到底谁才是皇帝?

除非那时候,皇帝是受到一些胁迫,不得不做出妥协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