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1 被北辰奕看出破绽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心头已经是阵痛不已,还要应付眼前的强敌。

真是生平第一次,夜魅感觉到了力不从心。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将那些奇诡的想法和念头,以及那样令人心惊的画面,尽数甩出脑海之外。

让自己以最为冷静,最为无情的神情,看着北辰奕,冷声道:“宗政皇朝的帝后?”

她语气里面,好似带了几分玩味。

声线更是冰冷:“难不成奕王这话的意思,是我与当年宗政皇朝有什么关系?或者,这是奕王殿下为了除掉我,想出来的新主意。嗯……就是将我和宗政皇朝的事情联系起来,我身上要是有个前朝余孽的罪名,那么……想名正言顺的处理掉我,也会简单很多,对吧?”

她这话一出,就莫名感觉到自己心头一阵抽痛,仿佛她的话这时候就正说中了某些点。

仿佛……

她说得话全部都是真的,她就当真是……跟前朝的人,有什么关系。

帝后……

殁了。

那个小姑娘,真的是她吗?如果就是,如果一切如她所想,如果她心头的痛感全部都是真实,那么……

那么。

她低下头闭上眼之间,清晰地回忆起来,那个已经在下人的带领下,逃出宫门的小姑娘,那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上,挂满了泪水。

凄厉而又充满怨恨的喊了一句:“母后!父皇……”

怨恨!

她再一次抬起头,看北辰奕的眼神,也顿时更加冰寒。怨恨,怨恨是因为谁?

她当时为什么会有怨恨?

为什么会这样恨?

不,不仅仅那个时候,甚至是此时,她已经能感觉到,那样一股不共戴天的恨意,已经在她胸腔之间,逐渐盘旋而起,将她整个心脏都彻底填满,这其中除了仇恨,不剩下其他。

怨恨。

是怨恨北辰皇朝灭掉了宗政皇朝,还是怨恨……其他的某个人?

看着夜魅若有所思的低下头,又忽然抬起头来,面色却还是冰冷如常,看不出丝毫破绽来。

这令北辰奕心中也开始迟疑,她是否当真……跟宗政曦没有丝毫关系。

否则,若是阿曦。

出现在这个地方,想起来自己的父皇母后,曾经在这里惨亡。尤其是她眼睁睁地看着对自己宠爱有加的亲生父母,被人活生生的打死,她不可能这样淡定,不可能这样,依旧是让自己看不出丝毫端倪。

这甚至已经不符合人之常情。

思虑之中,他悦耳的嗓音,依旧低沉:“即便是这里,夜魅姑娘也想不起什么吗?”

“是啊!”夜魅点了点头,眼神四处一扫,冷声问了一句,“我该想起什么吗?”

北辰奕盯着她顿在门口的脚步,沉声询问:“那夜魅姑娘,为什么不敢进来?”

“我有什么不敢的。”

夜魅冷声应了一句,举步就走了进去。

也就在进去的同时,她脑海中那血淋淋的一幕,也在这一刻更加分明。一切都仿佛重新发生在自己面前,一切都仿佛还在昨天……

曾经死在这里的,是宗政皇朝的帝后。

那她当时喊出来的称呼,是母后……

所以,她到底是谁?阿曦,阿曦……是谁。司马蕊当初也将她错认成自己的朋友,是否也是同一个“阿曦”?

或许,她应该回去查一下,有关于宗政皇朝所有的事情,那么她今日所获得的记忆,也许便都将会被收拢,全部串连起来,让她的记忆,归于完整。

她思虑之间,脚步在寝殿之中寻梭,神情看起来无比淡然。

单单从这样子来看,实在是看不出任何端倪来。北辰奕看着她将整个屋子都走了一遍,最终站在自己面前,他心头也感觉到微微的凉意,还有……失望。

她真的,不是阿曦?

看出了北辰奕眼中的失望,夜魅心里明白,自己已经伪装成功。她冷声开口:“看完了,奕王殿下还有什么其他的花样吗?若是有的话,请尽情表现,毕竟除了今天,我想以后,我应当没什么心情再来陪奕王殿下起舞了。”

她语气中满是不耐烦,丝毫没有北辰奕所期待的情绪存在。

北辰奕沉着一张脸,看了她一会儿,倒忽然笑了。沉声道:“嗯,既然是夜魅姑娘最后一次,陪着北辰奕起舞。那么,便还剩下最后一个地方,请姑娘陪我一起去了!”

罢了,如果她真的不是阿曦。

其他更多的地方也没必要再去,只是……他还想带她去当初他和阿曦初见的地方,既然她不是阿曦。那么,就利用她这一张和阿曦一模一样的脸,带他重温旧梦吧。

就当做是时光重演,就当做……

他此生最后一次,看见阿曦。

只不过……北辰奕的眸中也顿时掠过一缕深思。也许……并不将所有的地方都带着她走完,他才能在未来真正明白。她眼下的镇定到底是真实,还是装的。

夜魅当然不知道他心中有这些想法,只冷声道:“既然这样,奕王殿下就快点带路吧。天色已经不早了!”

“请!”

北辰奕说了这么一声,便转身往寝宫之外走。

夜魅跟在他身后,当他背对着她,不用再面对他那一双可以透视世间一切的双眼,这令她原本就一直紧绷着的神经,在这时候忽然一松。

而早就已经软了的腿脚,竟然顿时没有站稳。

在跟随他出门的时候,忽然一脚绊在了门槛上,直接便摔坐在门边。而也就是这一幕,如此的熟悉……

记忆飞快的闪回。

当年母后惨亡,她在宫人的带领下,逃出这个房间的时候,也是在这里,就在这门口,绊到了门槛,摔了一跤。

这画面如此真实,以至于她竟然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跪坐在地上,没有用自己应变能力第一时间站稳,甚至都没有站起来。

母后。

是的,这一跤摔下来,她已经清晰地意识到了。那个画面中惨亡的人……的的确确,就是她的母后。

北辰奕霍然转过身,盯着跪坐在地的夜魅。

他心头顿时掠过欣喜的情绪,是她吗?当真就是她?她终究还是还是没有忍住,在这时候露出了破绽。

他沉声问:“夜魅姑娘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夜魅心头一凉,心知他已经看出了破绽,抬眸看向他……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明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哦,大家有月票记得投上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