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2 突如其来的大姨妈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心头已经是一阵乱麻。

电光火石之间,许多想法已经掠过她的脑海,如果她就是阿曦……如果死掉的就是她的父母。

那么……

一旦让北辰奕知道她真实的身份,她也许立即就会被北辰皇朝的人追杀,要想报仇,就很难了。

是的,报仇。

如果这一切,这所有有关于过去的记忆,全部都是真实。她一定要报仇,这样生生将人心脏绞碎的痛处,不该只是她一人承担。

她不能……绝对不能让北辰奕看出来端倪。可,她要怎么解释,自己摔了这一跤……

只是片刻,她就已经思考了这许多。

看着北辰奕带着几分喜色的眼睛,她心头更慌。这一下要是避不过,她接下来的处境,会非常艰难。

就在她心头万般慌乱之刻,她顿时感觉到自己下腹,有一股暖流。

下一瞬,她心头一颤。

低下头一看,自己黑色的衣摆上,似乎被什么东西打湿,因为衣服是黑色,所以看不分明。她顿时松了一口气……

抬眼看向北辰奕,面色尴尬,似有什么难言之隐,声线倒依旧冰冷:“嗯……一直觉得自己今天气力不济,原来是来月事了!害得我刚刚都没站稳……”

北辰奕眼角一抽。

原本满怀喜悦的心,顿时沉入谷底。所以,她忽然摔倒在地,并不是因为情绪的变化,而只是因为……来月事了?

女子来月事了。

这是他人生里头,第一次有人这么毫不害羞,还一片坦然地对自己说出口。他……

正在他迟疑之间。

夜魅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摆,让他看见黑色衣料上,染湿的那一块。冷声道:“你也看见了,我也那啥……挺尴尬的。月事布我是不指望你有了,所以咱们去下一个地方之前,先去买身新衣服,还有月事布?”

北辰奕沉默了几秒钟,额角甚至有青筋在跳动。

心情从期待狂喜,到瞬间跌入谷底,甚至还十分无语。无言之中,他深呼吸了一口气,盯着面前这张脸,沉声道:“好吧,夜魅姑娘自己站得起来吗?”

“不敢劳王爷搀扶,王爷带路便是!”夜魅还算是客气,说完就自己起身。

北辰奕也实在不愿意,继续跟一名女子,站在这里讨论月事。听完她的话,他便拂袖转身,率先离开。

在他转身的同时。

夜魅心头一松,一阵酸涩用上心头,眼角险些泛出泪来。还好,上天终究公平了一次,帮了她一次,若非今天正好来了月事。

她找回记忆的当日,就是她落入追杀之时。

她不能死……

也不能被人追杀。

她需要夜魅这个身份,来彻底弄清楚当年的事。来彻底的,为自己讨回父母和弟弟的血仇。

弟弟……

对了。

也就是这一瞬,她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襁褓,奶娃娃稚嫩的小手,笑嘻嘻的抓着她的食指。

那是她弟弟……

可,父母惨亡,那弟弟?

弟弟去哪里了?

不知是否情绪波动太大。

在她心绪越见紧绷的瞬间,她顿时后脑勺一阵剧痛,意识一松,便晕了过去。

北辰奕听见身后一阵响动。

回头之间,便见夜魅的身体,软倒在地。

他眉心一跳,飞速走到夜魅身前。眼神再次落到了她衣摆处,那一片湿润之上。

他站在原地,默了片刻。

眼下这里除了他们两个,并无旁人,清歌和车夫这时候都守在宫门外,没有进来。

盯着夜魅那张冷若冰霜的面孔,他轻叹了一口气。

弯腰将她抱了起来。

抱着她往宫外走,温软的身体就靠在他怀中。却令他感觉到冰冷,仿佛夜魅这个人,从身体到心都是冷的,如何也捂不热。

他低下头,静静盯了一眼她那张与宗政曦一模一样的容颜。

心情更是絮乱不止……

她摔倒,甚至晕倒。到底,真的只是因为月事,还是他猜测的那样?

可,这个女人的面容,永远冷若冰霜。即便是他,也窥不出丝毫破绽。思虑之间,他便已经抱着夜魅,走出了宫门。

清歌看着这一幕,顿时愣了一下。

不敢置信地盯着北辰奕,询问:“王爷,这……难不成,真的是……”

真的是曦公主?

否则为什么会晕倒,为什么会被王爷抱着出来?

正在他思虑之间。

北辰奕睨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她来月事了。”

清歌:“……”

“哦!”清歌默默地转身,无语地将马车的车帘掀开,内心默默地思考。这夜魅姑娘平常看起来,无比的强悍,怎么地今日来个月事,竟然还晕倒了?

算了,他是个男人,没有来过月事,所以不评价。

毕竟自己这辈子也无缘体会啥叫痛经。

北辰奕抱着夜魅上了马车,清歌看着这一幕,这一瞬间倒是有几分晃神。仿佛时光会到五年前,王爷和宗政曦初见的时候,那一日,王爷也是抱着昏迷的她,上了马车……

怔忪之间,北辰奕已经上车。

马车的帘子也落了下来,将清歌的眼神,隔绝在外。

清歌也顿时回过神,往里头问了一句:“王爷,接下来去哪里?”

“去找成衣店,还有。她的月事……”北辰奕说到这里,似乎已经感到难以启齿。

作为一名贵公子,皇室贵胄,他实在是说不出来,去找月事布这样的话来。

清歌到底不蠢,立即顿悟了。

点点头:“属下明白!”

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夫,开口道:“走吧!”

……

山林之中。

追杀钟若冰的那一群人,已经尽数被小官拿下。

小官看了一眼钟若冰,开口询问:“钟姑娘,我们四皇子妃呢?”

小官最近办事情虽然经常出问题,但是脑子运转的速度还是可以的,所以对夜魅,他直接就称呼四皇子妃了。

钟若冰当然知道他是在问谁,立即回话:“她被北辰奕拦截了,说要带着她去几个地方……”

“什么!”小官顿时慌了。

钟若冰安抚了一句:“你且不要紧张,瞧着那样子不会有事。”

“我怎么可能不紧张!我们家三代单传,就我一个小官。我们全族的香火,先走可都寄托在夜魅姑娘的身上!我不跟你说了,我走了!”小官说完一挥手,带着众人就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